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會應該棄席嗎?(二)

2015/8/16 — 18:21

經過三篇對港式侯派的評論,我們就可以更清晰的回到有關教會應否棄席的議題。

特首選舉是一場矛波。這是我從不否定的事實。關鍵的問題是:面對一場矛波,教會應該怎樣回應呢?參與還是不參與?我先前已經用了四篇文章來說明參與這場矛波在神學上的合法性。所以,剩下來的問題是:從實際的果效來說,「參與」會讓事情好一點?還是「不參與」會好一點?這正是我先前所謂的「權宜性問題」。

廣告

首先,教會不派人上場,不代表矛波會因此而終結。「不參與」這舉動,大概只告訴這世界兩個「沒啥用」和「係人都知」的信息(見證):一、「哼!這實在是一場矛波!」。二、「教會不認同打矛波!」然後,教會離場了,教會杯葛了,教會棄席了,但是,這場矛波仍在,不,這場矛波更因此可以肆無忌憚地矛躉下去(試想像基督教十席全都落在親中建制派手中)。最後,教會擁有一個「聖潔」的光環,並且作出了一個招牌式的「見證」,但是,這社會只會加深被矛躉王寢食。

或許你會說,教會棄席不代表不行動,只是選擇在另一個場所以另一種形式行動而已。對此,我會說,為何不可以兩者同時進行呢?我從來沒有認為參與矛波是教會的唯一行動。甚至,它也不需要是教會最重要的行動。只是,它實在是教會可以嘗試盡力的行動——教會可以嘗試盡力打好這場矛波。最少這是一個嘗試。你可能會說,這十票根本不能改變甚麼,教會根本沒有指望在這場不公平的比賽中獲勝。但是,最少,它可以減少矛波肆無忌憚的寢食,也能在這場矛波中幫助增強泛民對抗的力量。最少,這比棄席更有意義。

廣告

更重要的是:任何抗爭行動都是從「看似無法改變」的現實做起。十票微不足道,但是,這是改變的種子。任何抗爭行動都是向着一條遙遠卻是踏實的路徑走。若然當下暫時未能改變選舉制度,我們就嘗試從十票中開始。你覺得很難嗎?你覺得不能改變嗎?那麼,我要問:既然你曾懷着勇氣與盼望參與雨傘運動,並且嘗試在自己微不足道的參與中盼望改變現狀,為何你會覺得這十席很難呢?為何會覺得它是宿命性的不能改變呢?除非你從來都覺得上街遊行和雨傘運動只是一種教會自我感覺良好的基督教儀式,不然,在一場矛波中嘗試尋求改變,永遠是教會可以作出的合法選擇。

寫到最後,我知道,仍然會有許多人不認同我的看法。但是,我只希望你再三反思:棄席不是教會抗爭的唯一出路。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