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工作者應該首重自省,多於批評學生

2015/9/1 — 21:29

曾瑞明老師

曾瑞明老師

【文:朝雲】

對於港大副校事件,曾瑞明有雙重身份可以說事,他是港大哲學系博士,也是中學老師。

問:現在掌權者色厲內荏,學生處於劣勢。作為老師你會怎樣看?

廣告

曾瑞明:凡學生挑戰權威,都會帶來紅衛兵的想像和標籤,以下犯上,質疑教育是否出現問題。

但掌權者不曾反思,他們就是教育制度一部份。平時有幾多學生關心學校的行政會議?學生不會無端端衝入去。別先說對錯,要先去理解。

廣告

但當權的教育工作者似乎不擅長這樣思考,只會沿用「小混蛋」的思路,反映他們背著上一代的教育框架,學生乖乖聽話,才算教得好。

當權者有沒有省思,當學生如此關心學校,為校獻身,他們有沒有相應的付出?

手法是否聰明,是否俠義,可以評價。但宜先反思,再作討論。教育工作者應該首重自省,多於批評學生。

 

問:筆者多少明白學運的處境,有點不衝不可以服眾。你怎樣理解?

答:我是中學學生會的顧問老師。就算老師本身多勇武也好,也不便教學生勇武,去衝,這是老師的包袱。

從老師的身份出發,我一定會教學生,是否窮盡其他手段?有沒有談過,用其他方法施壓過?

如果對家始終愛理不理。作為老師只有兩個選擇,給予建議,或者從長計議。若自己也沒點子,又勸學生千萬別輕舉妄動,不過給學生假選擇:要麼放棄;要麼自理。

問題不盡在學生,責任還在於對家的反應和態度。

若果是自己的學生衝進去,我會慨嘆事情何以至此,而不會一下子指責學生。要判斷學生賢愚,要先看爭取的歷史,但媒體不會在意,有沒有留意過他們做過什麼?

其實老師也因合約制等問題,面對很多壓迫。如課程受到干預,必須依官方的說法教書,到最後老師要不要衝?重點在於是否最後手段。

勇武與否,端視乎情況,受壓迫多嚴重,和有多少資源去做。若果「一開波」就衝,固然為勇武而勇武;但拆你間屋,沒理由不衝。

同理,和理非非失敗,不一定等於和理非非沒用。邏輯上不宜這樣解釋,而是正常的互動已經失效,在上者不為正常的途徑所動。然而會出現弔詭的結果,抗爭者追求一再升級,而事態就更加嚴峻。但此形勢再難逆轉。

教育工作者往往抱著「我教你地喎」的心態,身處安穩位置,風花雪月,指點江山,毋須任何行動。但就算自己不便上場,也應該常抱同情理解的態度。我認為這是教師和知識人的責任。

問:會否出席1/9畢業生會議?

想參加,但我們這邊有合約制的氾濫,國教的陰霾,多條戰線,窮於應付。已經授權給信任的朋友,代我出席。

***

利益申報:訪問後不期蒙曾先生致贈詩集,由衷感謝。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