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政治化 語言偽術化

2018/4/22 — 10:06

資料圖片:楊潤雄、蔡若蓮

資料圖片:楊潤雄、蔡若蓮

特區政府常警告市民,特別是反對他們的人,不要將政治帶進校園,無論是小學、中學、甚至是大學(相信也包括幼稚園在內)。但往往將政治帶進學校教育的便是特區政府。

國歌法即將成立,要求學校內唱國歌,教授國歌的意義。這是一件應該的事。不過,教授國歌,不只是要求學生唱國歌時有尊敬的態度,而是能從心底內對國家的愛。當然,學生愛國家,也要執政者也要愛國民,尊重國民的人權和自由。國歌的寫成是在中日抗戰時期,國人不願做外敵的奴隸,我們也要教導學生,不要做執政者的奴隸。

教育過程其實難以離開政治,只是偏頗的政治灌輸,才是將教育政治化。最近有線電視《新聞刺針》的報道,高中歷史科的書,在評審過程中,若干內容或字句,過去在評審過程中曾獲得通過,而且也是學界的一致共識,但今次評審,則被教育局要求修改,指出部份內容「用語不當」、「概念不清」、「措辭不恰當」等。個人除擔心所要求的修改,除將教育政治化外,更鼓吹語言偽術化。

廣告

「近代歐洲的崛起⋯⋯造成今日西方優勢的基礎」,評語是「觀點值得商榷」。雖然今天的中國已成為大國,「一帶一路」舉足輕重,但「西方的優勢」曾在歷史中發生,有甚麼「商榷」之處?教育高官是否怕貶低中國的強盛,得失中央領導人?

「1949年,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評語是「事件沒有直接因果關係,容易導致錯誤理解」。中共取得政權後,香港人口不斷增加,不少人是冒生命危險逃難或偷渡來港,句子只是事實的陳述,高官們是否害怕這會暗示中共的專權,作出了如此評語!

廣告

「1937年第二次中日戰爭爆發」,是「用詞不當」,明顯是與習近平推出「十四年抗戰」,從1931年918事變計起有關。這明顯是要追隨內地的教育材料。教育高官真的懂得當官!

「香港位於中國南方」,這句話「措辭」有甚麼「不恰當」?有線新聞也特別訪問立法會議員,他們也不覺得問題,也不知道問題發生在哪裏。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作出解釋,雖然他沒有提及「港獨」,但明顯地,他實在擔心這句子會令人認為香港不是在中國之內,就好像說「新加坡位於馬來西亞南方」那樣。但20年來,甚至是殖民時期,人都不會認為這句子是指香港不是在中國領土之外。

「中國收回香港」、「中國堅持收回香港主權」和「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內地」,這三句說話又是「措辭不恰當」!楊局長解釋,《基本法》有提及「收回香港」,所以真不明白第一句有甚麼問題。楊局長認為中國一直擁有香港主權,所以「收回主權」或「移交主權」是不當。當然中國領導人認為中國一直擁有香港主權,所以97之後,只是「恢復」行使主權。沒有失去,何來「恢復」?「認為」與事實是兩回事。無理你是否承認滿清政府所簽訂的條約,香港過去百多年,中國對香港可以主宰甚麼權力?

「中共一黨專政」,是「用字不當,概念不清」。中國憲法有訂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但人人都知道,中國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最近人大修改憲法,將「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加上去,更明顯表示中國要實行「一黨專政」,就連尊貴的人大常委譚耀宗也深明這道理,指「喊結束『一黨專政』」有違憲法,不能參選立法會。縱然使用冗長文字來遮掩,也無法令人相信,中國不是一黨專政。

北宋雍熙年間,有不知名的僧人寫過一首題為《宿山房即事》的詩:「一個孤僧獨自歸,關門閉戶掩柴扉。半夜三更子時分,杜鵑謝豹啼子規。」詩看來文字流𣈱,音韻和諧,但仔細看看,發現廢話連篇,很多字或詞是重複的,二十八個字其實可簡單用十二個字便表達了:「孤僧歸,掩柴扉。半夜時,杜鵑啼。」

中國文字當然可重複來表達詩意,但簡單直接,人容易明白。當然我們可以學術性的研究歷史,但歷史也屬於普羅大眾,用簡單直接的文字將事實陳述便可。教育局高官要求出版社修訂的字句,多年來均沒有異議,簡單直接,人人明白,沒有誤會。或許我不是歷史學者,所以覺得摸不着頭腦,覺得畫蛇添足。但教育局所要求的修訂,將政治凌駕史實,將教育政治化,更甚者是一種「語言偽術」,人人深知肚明。或許,學生學習語言偽術,才能有機會當高官和政要。

不過,聖經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五37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