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界有一種造孽的人,叫做「名小學校長」!

2019/3/11 — 17:31

資料圖片:小學生(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小學生(政府圖片)

開宗明義,筆者撰寫此文主要說及香港教育界的小學校長。對於那些「名小學校長」,筆者姑諱其名,以存忠厚,可是知情人士應該心領神會筆者所指。況且說到底,筆者只是陳述教育改革歷史的其中一小段環節,以及那些「名小學校長」所引致相關的後遺貽害,旨在讓教育界朋友,特別是小學老師,知悉來龍去脈而有所警醒,並非刻意針對個別人士。

毫不諱言,筆者對於那些「名小學校長」所作的孽深惡痛絕,因為事實上那些「名小學校長」的言行,是筆者耳聞和目睹,絕非信口開河。一來基於筆者是中文大學第一屆校長培訓班的畢業生,二來多次參加過教育當局舉辦的校長進修講座會和研討會,以及三來參與過校外評核工作。事實上,那些「名小學校長」在教育改革的環境中有著「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因而可以應運而生,當時得令,讓其他小學校長趨之若鶩,爭相學習和銳意仿效,一心希望成為準「名小學校長」甚或偽「名小學校長」,為了躍登名門而在所不惜! 

「天時」是由於千禧年教育改革是翻天覆地的改轅易轍,當年三頭馬車揮鞭策動教改而揚起漫天塵埃,不少附和的人磨刀霍霍,趁機借勢砍削教育界這株豐茂樹木的所謂「殘枝敗葉」。平情而論,筆者對於教改既不會敲鑼打鼓的全面唱好,也不會一刀切予以全盤否定,但是,對於在學校管理方面推介以「商企思維」(Business Enterprise Mentality)為基礎的「管理主義」(Managementism) 絕不苟同。「管理主義」講究權威和效績,與「人本主義」(Humanism) 的管理意念大相逕庭,而且往往將「學校領導」 (School Leadership) 簡單而狹隘的解讀為「校長權威」(Authority of Principalship),當然讓那一群「名小學校長」因而躊躇滿志,沾沾自喜! 

廣告

筆者所說的「地利」是當年在一片縮班殺校聲中,教育界人心惶惶,校園內肅殺氣氛,形勢凶險,前線教師更戰戰兢兢的如履薄冰。正如教育學院的鄭燕祥教授曾撰寫長文指出多項教改政策相繼推行所引致的「樽頸現象」,令教師疲於奔命,但是卻由於生源缺乏,不同校區的小學惡性爭逐收生情況嚴峻。一般校長為求自處自保,以及急於應對學校的存亡問題,便乞靈於所謂「名小學」的先進和成功經驗,移植過來,督責教師百計千方的招徠學生,務求學校得以開班復生。「管理主義」因此大行其道,校長更借此以所謂「強政勵治」手段管治學校,高舉「成績主義」 (Achievementism),嚴重扭曲了「人本教育」 (Humanistic Education) 的本義。

至於「人和」則必須歸因於那些好大喜功的主事高官,尤其是那位剛愎自用的婦人,不僅是其中佼佼者,甚至可以說是始作俑者。那些經常口口聲聲強調「問責」(Accountability)、「教學效能」(Effectiveness) 和「教學效率」 (Efficiency) 的官員和校長往往耽迷於「工具主義」(Intrumentalism),以此種心態檢視教師的教學專業工作,更嚴重的甚或陷於「非人性化」 (Dehumanization) 的思維,毫不信任和尊重前線教師。在這樣的人為培植和造就情況下,那些「名小學校長」便有相當多機會在「擬任校長課程」(Preparation for Principalship Course for Aspiring Principals) 中不斷「宣揚」和「傳承」有關「管理主義」、「校長權威」和「效績至上」的治校理念。

廣告

筆者以為,更為禍至深的是那些「名小學校長」在非正式座談會中,以面授機宜方式,著意分享治校「權術」的經驗。簡明說來,那就是如何應付和處理,以至怎樣「整治」校內那些「不知好歹」和「冥頑不靈」教師的方法。那些「名小學校長」當然深諗靈巧變通的行政手段,以迴避觸犯教育條例的謀略,讓那些教師「知難而退」的「被逼走」。誇張一點說,筆者認為那些「名小學校長」以妖言造孽,遺害於下一輩的小學校長,因為經過他們的耳提面命和教導指引,如今那些參與過培訓課程的擬任校長已榮升校長,相信不少人滿腦子仍然充斥著功利式的教育思維和人治式的學校管理心態。

近年以來,小學的校園生態實在令人深感憂慮,因為筆者曉得不少小學校長行政失當的投訴,以至失德醜聞。筆者以為由於小學老師懦怯退縮的居多,面對威權校長往往不敢「據理力爭」而只是「唯命是從」,那麼好一些小學校長更為囂張跋扈,仗勢弄權。為此,筆者還是必須口誅,更要筆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