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敢問張翔校長,其實你擔心的是什麼?

2019/7/10 — 18:57

港大學生及校友向校長張翔請願

港大學生及校友向校長張翔請願

剛下機打開 Facebook,就見到這樣的一幕,同學帶著二千個簽名來見校長,得到他親自來接信和回應,大大加深了大家對張校長的理解,的確不枉此行。

同學不滿校長日前發表聲明定性 7 月 1 日佔領立法會行動為「破壞性行動」和譴責學生,於是發起一連串「光復港大 守衛我城」行動,說星期五晚有集會,星期六早上有靜坐。

看立場的 live streaming 隱隱約約聽到校長重重複複在說 「so worried about you」,他說很擔心同學在當晚的安危,說恐怕事情的發展會到一個 “point of no return”! 敢問張校長,你其實擔心的是什麼?

廣告

是怕同學會被警察開槍射殺?怕同學被警棍兜頭兜面咁 bok 落去會頭破血流? 怕同學吸入過多催淚彈,身體會嚴重受損?怕同學經過這些暴力的對待,身心靈都會受到嚴重的打擊,留下一生不能磨滅的傷痕和對社會的憤怒?

也敢問校長抑或是怕同學被控暴動罪,隨時坐10年8年,前途盡毀?還有,校長是否也怕同學因為極端憤怒與超級無助,會選擇用生命來對極權提出控訴?還是校長也像我一様也擔心女同學會被人粗言穢語郁手郁腳再被行在地上,衣冠不整,女性尊嚴受損?

廣告

校長從來沒有說過自己擔心的是什麼,我相信作為一個心地善良的人,他的心情大致和我們一様,都是不想見到學生有以上的各種死法,可能他不習慣清楚表達自己的內心,只一味說「好擔心」。

今天見到的這一幕也令我明白校長對世情其實十分了解。雖然他在香港的時間很短,但絕不離地。他一切的擔心(姑勿論內容是什麼)似乎都是基於對這個政權的了解,他對政府施政和處理民情的手法也有相當確實的掌握。校長德高望重,一定識很多人,加上他本人的大陸背景也讓他比我們更了解北京對港人的策略。所以他可能真的比我們更明白青年人反抗就會死得和會點死法,所以才會這麼擔心。

同學對校長的關心,想也十分感動,所以都是乖乖的聆聽。幸好有較為理智的一位發言人也忍不住問一下校長怎麼看警察的暴力。校長一答,大家又更深一層加深了彼此的理解。校長認為需要調查, 校長說如果查清楚警察真的有暴力,也一様會譴責,任何人都唔得,好公道。

所以,我更加想知道,七月一日晚上 (以及其後), 校長是在螢光幕前,還是在現場看的?他究竟選了什麼台,什麼媒體,有沒有看立場新聞,New York Times, BBC 之類?他說很欣賞同學關心社會,他是帶著怎樣的情懷,來看同學表達關心社會的方法,才會下此結論!

對於學生的行為,他能夠很快有非常肯定的判斷:對,這就是暴力,是破壞性行動!而對於警察的「暴力」呢?就要更多的硏究。究竟當晚校長是站在那裡,從什麼角度看,令到他這麼清楚的見到同學的暴力行為,卻不能看得見警察的濫權呢?這段日子,我在London 見些 MP, 搞了多個反送中 forum, 稍一有空就碌電話,看到不同的媒體從很多角度記錄不同日子各處現場發生的事情,看到流涙,校長你是否因為太擔心而不敢接觸你內心的感受呢?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校長實在很理解這個社會的運作,知道學生無論如何都會死得好慘,所以他老人家快快手手把事情定性為「破壞性行動」,讓學生清楚知道自己的處境,嗱!任何人都救不到你,校長也不能也不會救你。今次這批同學都真係死梗,唯有集中火力希望能夠警惕其他同學,不要自尋死路。

當然校長一定還有更多其他的考慮,令他可作以定出對大學整體最好的方針。他從校長室走到 Knowles 樓下接信,然後又要站着發表意見,同學也是站着,大家都尷尷尬尬,很難詳談,為什麼校長不 book 間房邀請同學坐下來,問候一下他們,了解一下他們為什麼成班人在港大、來見校長都帶住口罩呢?

年輕人,你們的學校真的好擔心你,如果你感覺到,也請你說出來,溝通溝通,就可以解決問題。「對話之路」是一條很怪的路,從來都沒有盡頭,今天大家說對話之路已盡,明天又可以要求對話,總之就是要有對話,對話會令到你聽話,了解當權者的 mind set 和難處,總之,都係為你好,oka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