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敬業,樂業,專門作孽

2015/10/14 — 14:07

一直處於港大副校遴選風波中心的智鴻、寵茂和我最鍾意的Arthur均為醫學界翹楚,難怪「杏林」在眾多專業中率先「覺醒」…! (圖左到右為港大校委梁智鴻、盧寵茂、李國章;資料圖片)

一直處於港大副校遴選風波中心的智鴻、寵茂和我最鍾意的Arthur均為醫學界翹楚,難怪「杏林」在眾多專業中率先「覺醒」…! (圖左到右為港大校委梁智鴻、盧寵茂、李國章;資料圖片)

【文:王非】

港大學生會、港大教職員會、港大校友關注組以及18個進步專業團體於上週五 (十月九日) 在香港大學校園舉行了一個名為《Don’t Mess With Us》晚會,表達反對政治干預大學自治的訴求。會前會後聽到不少衝著專業團體而來的控訴,內容大概是:「港大自家嘅事,跟專業團體有咩關係?咪又係喺度政治抽水!」

Well,是否抽水,公道自在人心。港大百年來開辦不少專業學科,重視專業知識及道德培訓,一直備受社會尊重,現在這位德高望重的百年人瑞光天化日下被人侵犯,大是大非前你問專業團體出來發聲支持是否政治抽水,我會好有禮貌地回應:「講呢啲?」,然後得啖笑。

廣告

有趣的是,聽到這些指控後,我發現香港人,不論前中後左中右,都相當關注一個人是否專業,即係「pro唔pro」。我作為一位會計師,更加不用說。專業嘅definition係咩? 專業知識自是當然,但還有兩個fundamental的概念:

專業操守

廣告

這概念可以寫成一篇一萬字的論文,but let’s put a long story short,我認為專業操守的精髓在於,當一位專業人士遇到困難的時候,他懂得判斷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法律明文禁止,你當然唔做得(起碼令你唔敢做); 但有些情況即使法律允許,出於專業操守你亦唔應該做。

獨立性

社會對專業人士的信任,很大程度基於其獨立性,可以作出公正無私的報告或建議。所以只有當專業人員的工作能夠真正獨立、不受干預,專業工作才會公正客觀和可信 (objective and reliable)。

港大校委會中的「十二門徒」 (唔好問我是哪十二位仁兄,請看校委會就任命副校長動議的投票結果),有醫生有律師有會計師,專業身份不容挑戰,而且幾乎每位都是自己所屬專業領域裡面的權威。你challenge他們的專業誠信? Arthur會好似我一樣咁好有禮貌地回應你:「講呢啲?」,或者會多補一句“don’t mess with us”,然後又係得啖笑。因為你simply not at the same level,你永遠不會明白「十二門徒」所處的層次對專業的理解以及他們「敬業樂業」的精神。

I am serious。點解咁講? Come on … 第一,他們專業的地方在於知道要對其委任人負責,即係對校監負責。所以他們懂得判斷「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亦好了解「甚麼人該當選,甚麼人不該當選,甚至令甚麼人不敢參選」。縱然遴選條款沒明文規定做大學副校長要有博士學位,但道德上當寵物醫生跌倒,Johannes (陳文敏教授)有否問候亦應加作為考慮要素 ─ 這是在體現「專業操守」的至高境界。第二,作為independent trustee (獨立委託人),他們又真的能做到獨排眾議,不理會陳教授的能力及他對法律界和港大法律學院的貢獻,純以google search數據來論斷他的學術成就,「出眾」的獨立思考能力可見一斑。最後,「十二門徒」決定用暗票一致否決任命,事後亦強調討論內容需要保密,而且一切均與特首校監無關,使港大校委會保持高度的獨立性。有一班「咁抵讚」的校委會委員坐「震」港大,梁校監豈有不「爽歪歪」之理 ?

話分兩頭,社會普羅大眾,尤其成千上萬的港大師生校友,包括我,固然期望校委會成員係對港大及社會負責,可惜當發覺港大校委會「十二門徒」的專業與否原來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大家無可避免會認定「呢班友」其實只是一群「專孽人士」。But who cares? 朋友,認真你就輸了。你若真以為寵茂和Arthur他們會為你的憤怒和控訴而稍為動搖,sorry,you are just too naive。因為港大校委會「十二門徒」除了「專門作孽」,他們亦已達到「敬孽樂孽」的境界。

相信各位80後朋友中學時期都拜讀過梁啟超先生的《敬業與樂業》,其中有幾段完美地解釋了一眾港大校委會成員於副校遴選和任命工作時的心態:

敬業,即責任心,對工作專心致志;樂業,即趣味,樂意去做某件事,從中領略出趣味來。
唐朝有一位名僧百丈禪師,他常常用兩句格言教訓弟子,說道:「一日不做事,一日不吃飯。」

我立刻恍然大悟:由「插水」,到「小混蛋」、熱衷被「問候」,至近期的「200倍impact factor」,這班「專孽人士」真是「一日不做事,一日不吃飯」!可能「上哂岸」的他們平日沒事可做,所以當梁校監一落「柯打」,做起事來自然特別有責任心,而且相當專心致志,by all means 把事情辦妥。

也許你會質疑:「喂,啲咁low class 嘅嘢,嗰班自命社會精英嘅人士點肯抛個頭出嚟做先?」 Good question! 要測試一個人是否具備「超然」的能力,當然要看他在面對tough situation 時的處事才能和態度。剛才已提及,港大校委會「十二門徒」在「敬孽」層面已是無可挑剔,而在「樂孽」這方面更盡得梁先生真傳(別誤會,並非指689梁先生,而是梁啟超梁先生!)

引用《敬業與樂業》的話:「有些事分明不能不做,卻滿肚子裡不願意做。不願意做逃得了嗎?到底不能。結果還是皺著眉頭,哭喪著臉去做。這不是專門自己替自己開玩笑嗎?只要你肯繼續做下去,趣味自然會發生。」我不禁驚訝,原來這群「專孽人士」,全是梁先生敬業論的忠實支持者。他們對姓梁的,竟都如此唯命是從,實為年輕人的典範!

I am really impressed.

By the way, 最後真心想抽一下水:

一直處於港大副校遴選風波中心的智鴻、寵茂和我最鍾意的Arthur均為醫學界翹楚,難怪「杏林」在眾多專業中率先「覺醒」…!

 

(係呀,覺得港大校委會會議室比他面對的手術室更恐怖的朋友,個波踢咗俾你喇,接實!)

 

進步會師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