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化侵略論

2016/3/8 — 19:22

TVB 由 2 月 23 日開始,J5 頻道的普通話新聞、財經,天氣報告與新聞檔案節目,字幕全部簡體。

TVB 由 2 月 23 日開始,J5 頻道的普通話新聞、財經,天氣報告與新聞檔案節目,字幕全部簡體。

【文:蜂蜜綠茶】

今年是二零一六年,算起來香港回歸也快十八年了。十八年間,特別是最近幾年,變化許多,再也不像以前的香港了。當香港回歸為中國一部分的那一年,掀起了一陣移民潮,他們都害怕中共而離開了香港,到了外國展開新生活。面對政權交替,走不到的,留下來的香港人也只好默默接受。為了安撫港人,一九八四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表明香港回歸後享有一國兩制,而且五十年不變。

至今過了快十八年了,大家有沒有感覺到已經再也不像以前香港了,小孩子不再說廣東話了,多了大陸人來港居住,公共資源被略奪,甚至有點赤化的感覺。最近幾年,中共似乎等不及了,不斷從不同途徑企圖侵略香港。你可能不以為意,因為沒有戰爭,對吧?這就是文化侵略的可怕之處。

廣告

甚麼是文化侵略?正所謂「得民心,得天下」。歷史告訴我們,用武力吞併的回來的土地,民心不會歸順,只會不停發生內亂,元朝國土雖廣,國祚可不長,只是武力不夠,還需智力。民心歸順,國祚才會長,地方才會容易統治,很有道理對吧?文化侵略正是一樣這麼恐怖的武器,像寄生植物一樣蠶食主體,主體最後慢慢枯死。清朝一開始的愚民政策實為最佳例子,將邊疆民族愚化再灌輸專清思想,民心自然歸順。在二百多年後的今天,愚民政策依然存在,香港也是其中一個受害的地方,只是變成次等文盲而矣。

你試想想,香港到底是不是被文化侵略中?到底這是不是筆者所提出的一個陰謀論?

廣告

先講講教育,教育乃最佳途徑向下一代灌輸知識和思想。有人說,不是不教育人民才是最好的愚民政策嗎?絕不是,二百多年前的方法甚能與今相提並論?提高人民識字率是培養當代愚民(次等文盲)的第一步。在今天的香港,人人都享有讀書的權利,培養公民讀書識字當然是第一步,識字的人民能充份接受訊息,可是他們只是識字批判能力卻完全欠奉,因此他們容易接受好的,壞的,甚至扭曲訊息,被大眾傳謀(CCTVB)所蒙蔽最嚴重的就是這一群人。北韓這一個獨裁國家,竟然是全球識字率最高的國家,人民都對金民家族千依百順,還有納粹德國的人民對希特拉的狂熱,不知覺中被控制的人民就是這樣。

二零一二年,政府希望推行國民教育,試圖以教導中國的所謂偉大之處提昇學生對中國的歸屬感,同時不斷推行內地交流團,望本地學生多到大陸作交流。

這是港共政府比較失敗的一招,太明張目膽了,把名號打成「國民教育」,結果引來一大班人反對,最後更擱置了。一直有任務執行在身的港共政府最近推出了普教中政策,不用廣東話改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目,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的通用語言是普通話(Putonghua/Mandarin),而香港的通用語言是廣東話(Cantonese),這語言障礙實為將香港同化的一大問題,推行普教中的確有其隱含的政治目的。有人說,用普通話教中文的話作文會有幫助,結果當然是沒有關係啦,甚至有研究指會倒退呢!其實除了口裹講的語言之外,文字和詞語的使用方式也會隨之而改變,早前網上已經流傳,港孩只知西紅柿,而不知甚麼是蕃茄的可笑事情。普教中除了影響學生的中文水平外,更會令學生誤以為普通話口語是書面語從而取代香港的口常用語,日後買魚蛋記得要跟老闆說:麻煩,給我一串魚肉丸子!所謂的文化就不知不覺地慢慢被侵略了。除此之外,推行普教中還有一個大目的,就是確立普通話在港的地位,當普通話的地位慢慢提高,人民就自然會放棄原本的語言,後代也不再學,會轉移學習新的語言,例子多不勝數呢,廣東是中國的較南部地區,也是通用廣東話的地方,中共廢粵推普政策的受災地,廣東近年增設普通話頻道將普通話普及化,再加上外省人多講普通話,因此工作地點也需要用普通話溝通,普通話地位提高,同時也成了廣東人工作的必須,現在年輕人都不講廣東話了,畢竟普通話才是最重要。台灣本來也不是一個講國語的地方(國語與普通話有少許不同),台灣有台語,可是近年來會講台語的台灣人也日益減少,畢竟國語才是最重要,人民自然開始放棄次等語言,次等語言最終我看也難逃失傳的劫數。香港為廣東話最後的把關,一但被攻陷,博大精深的廣東話不出一百年將式微甚至滅亡。

不只廣東話,繁體字一直都是中共的絆腳石,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是用簡體中文(Simplified Chinese),而香港是用繁體中文/正體中文(Traditional Chinese),它們雖是中文但字的寫法雖不同,簡化字乃近百年的產物,而正體字卻源遠流長,一心執行任務的港共最近方便學生閱讀的旗號推行簡體字教育,望學生能加深認讀簡體字的能力,以擴闊學生的閱讀面,及加強與內地、海外各地的溝通。其實掌握了繁體字,要明白簡體字並不難,推行這項政策只有政治目的,廢繁推簡。最近幾年,其實簡體字的應用對以前多,比如說為了迎合大陸人的餐廳所設的餐牌,店舖又加了簡體字以吸引大陸人入內消費。跟普通話一樣,確立文字地位,加強普及化,藉此全面推行普通話加簡體字教育,全面同化。

不時網上都會流傳關於洗腦教育的相片,幼稚園的功課要抄寫我是中國人,也有功課問小朋友,你是甚麼人?我是香港人竟然是一個錯的答案,老師的紅字在旁邊寫不是香港人,是中國人。英殖時期的港人所授的是英式教育,剛剛回歸的港人授的是變了質的英式教育,現時的小朋友所授的是中式洗腦教育。如何培養一個斯巴達戰士?當然是自小開始灌輸戰鬥的價值觀,訓練他的作戰能力,培養成為一個在戰場上殺敵的勇士。如何培養一名二戰時期的日本皇軍?當然是自小開始灌輸要對日本天皇絕對忠誠的價值觀,以及武士道精神,培養成為一個為天皇賣命也在所不惜的戰士。幼兒教育是教育中重要的一環,人的性格和價值觀就是在這段時間形成,幼童沒有充分的思考能力,只會將老師或學校所教的照單全收,深深植根在心底的觀念,基本上除了遇上嚴重心理衝擊之外,成長後也不太會改變,北韓人民就是最好的活生生例子。現時香港的小朋友就是第一批所文化侵略教育影響的受害者,自小灌輸愛國價值觀,他們正在走一條和北韓人民相同的道路,成為一個被控制的愛國青年。再加上普教中,簡體字教育,簡單來說,香港人的下一代再不是香港人,是一個完完整整的中國人。

你有想過這些嗎?教育是當權者利用的工具。

香港本來有兩個免費電視台,分別為亞洲電視和無線電視,不過前者根本沒人看,政治價值也自然不如後者高。大眾媒體的政治價值絕對不比教育低,電視能慢性改變人民意想,試圖塑造符合當權者利益既意識形態,以意職形態監管人民既思想同行動。這樣講有點深奧,換容易一點的例子來說,在你看東張西望節目的時候,例如節目是關於無良僱主,其實已經由節目組剪裁下來的片段影響思想,從而激發起打工仔真可憐,無良僱主應該要入獄等思想,政治事件如是,CCTVB報導新聞的時候,多播放警察的克制,暴徒的激進,再加上旁白的深情演出,自然就輕易控制人民(特別是次等文盲)的思想,激發起暴徒激進,破壞社會應該入獄,警察盡忠職守等觀念,進而改變政治態度或加強觀點。再打個比喻,筆者早前看過北韓電視台的直播,整天就在播金語錄和金主席有多麼偉大,民眾(次等文盲)的意識早就被侵蝕了,這就是大眾媒體的恐怖之處。

除此以外,大眾媒體也擔當起改變文化的任務。大家有沒有留意有些奇怪字詞近幾年越來越常見?例如:失聯,拜金,小三,高富帥等等,這些字詞廣東話不曾使用,由其失聯電視新聞極度常用,現在我看也沒有人再說失去聯絡,只會有人說失聯。電視新聞也多了一些新名詞,例如:費爾普斯和埃博拉病毒,原來是游泳運動員菲比斯和伊波拉病毒,為甚麼跟日常用語不同?因為電視用的是大陸譯音,用普通話講一次就明了。這不是香港電視台嗎?話說,最近TVB也多引入了中國大陸的電視劇放在九點半黃金時段,簡直與以住一反常態,星期六、日又多引入了中國大陸的綜藝節目,更新設J5頻道,我本來也不知道甚麼是J5,原來是普通話頻道,播的是中國的綜藝節目,中國的劇集,中國的紀錄片,新聞字幕更用了簡化字,沒有了右上角的三色台標誌,我還真的以為自己在看CCTV呢!反觀,一直希望獲發牌的香港電視卻一直被政府拒絕,亞洲電視一直有紅色資金注支以維持牌照,霸佔著牌照,目的是甚麼?簡直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有想過這些嗎?大眾媒體是當權者利用的工具。

除了教育和媒體,還有一種文化侵略叫同化。大家都知道香港每日都有一百五十名大陸人士持單程證來港,每天一百五十,以年計其實也十分驚人,這就是同化政策。越來越多大陸人來港,利用香港的資源並落地生根,新一代就是新.香港人,他的確是香港人,但跟你認知的不同。久而久之,大陸人在香港佔的比例越來越重就真的指日可待。澳洲的原住民是澳洲土著,但他們反而是少數,白人才是多數,這就是殖民同化的可怕之處,現在土著反而是二等公民,是不是十分諷刺?中國香港市指日可待。

的確,文化的相遇、交流、甚至互相影響是一件十分正常不過的事,但是今時今日香港面對的可不是這麼簡單,而是一個充滿政治目的的計劃,是一個有意圖的取代,甚至消滅。希特拉曾經說過:「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相信看過這篇文章之後,你會充分了解到這一句的意思,其實近幾年香港已經變了很多,也令人有種被大陸化的感覺,再不去捍衛香港,免受文化侵略,我們真的看不到將來,甚麼五十年不變?我看也捱不了十年,文化一去即逝,糊塗的港人該保護自己的文化,而不是被慢性腐蝕。你和我講的都是廣東話,寫的都是繁體字,不訪由你我入手,少寫簡體字,少用簡化語句,多講廣東話,你也是香港的一份,不要以為不關你事。你要知道,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政治、政治都深深影響我們的生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