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字直播】暗角七警案審訊 七被告全部拒參與認人

2016/10/19 — 9:17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16:30】休庭。審訊明早九半再續,蘇仍須作供。

【16:25】林芷瑩續指,蘇於 12 月 9 日再發信,當中提及仍未排除進行正式認人的可能,亦已作出有關安排,但若疑犯拒絕合作,可安排其他認人方式,包括小組及面對面,均會在有單向鏡的房間進行,及會錄影。但最終,12 月 12 日的認人程序最終取消,2015 年 1 月 7 日蘇收到曾健超一方律師的信,律師質疑蘇偏幫疑犯,之後蘇再於 1 月 14 日向曾健超一方發信,蘇就直接建議進行面對面認人。

廣告

林問,為何蘇於 12 月 9 日的信件仍稱小組認人可行,但 1 月 14日 的信中就突然改變想法,小組認人突然不再是可行選項?蘇指,經過幾個月與被告律師溝通,都得不到被告同意參與認人,因此判斷,正式認人手續成事的機會低,而「未經同意小組認人」,則只用作應付已經約好的正式認人手續中的突發情況,所以他決定通知曾,做面對面的認人。

林認為,「未經同意小組認人」,在此案中,並非不可行的選項。蘇不同意。

廣告

【16:10】林續指,2014 年 12 月 3 日,蘇向曾健超一方發信,解釋若疑犯是現役警員,需要以無關案件的現役警員做戲子,如 12 月 12 日曾健超參與認人,警準備好安排一組與案無關的現役警員,在一個單向可視的房間,讓曾健超進行認人,如小組認人因任何原因不能進行,曾健超可選擇面對面辨認疑犯。

林指,蘇於 12 月 3 日發信時,是打算進行小組或面對面認人。蘇同意。

林芷瑩續指,在 12 月,蘇仍未排除進行正式認人手續的可能,因此向他指出,11 月 28 日的信件他並不是打漏字。

【16:00】法庭現向蘇展示 11 月28 日他向曾健超發出的信件。

林芷瑩指出,在該信中,小組認人是一個選擇。蘇指出,但他留意到自己信件打漏字,打漏了普通認人。

蘇稱,在他與曾健超一方的書信來往中,他發了至少 16 封信,內容大多數是約曾健超參與認人手續,每次提到認人,通常都會寫幾個選項,包括普通認人、小組認人及面對面認人。在 11 月 28 日的信件中,蘇相信自己打漏了普通認人。 但林指,他之後並未更正 11 月 28 日信件的錯漏。

林芷瑩質疑,蘇不是打漏字,而是根本就打算進行小組或面對面認人,蘇不同意。

【15:45】輪到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盤問。第六被告亦反對與直接認人有關的證據呈堂。

林芷瑩指,蘇首次致信曾健超一方時,就邀請他參與面對面認人,當時蘇未知道所有疑犯均拒絕參與認人,蘇不同意。他指 2014 年 10 月 24 日向七名被告取警誡口供的同事,有指示案件主管,問及他們及其律師,是否願意參與正式認人,七被告均表明,不願參與任何形式的認人。

林芷瑩問蘇有否文件書信等記錄,證明他在 10 月 31 日前已知他們不願參與認人,蘇稱沒有。

林芷瑩質疑,蘇於 10 月 31 日向曾健超發信時,仍未得到確認,七人都不願參與認人,蘇稱如果「確認」是指書面確認,他同意。 林續引蘇另一封 11 月的信件指出,蘇在 11 月時,仍認為有可能進行小組認人,而曾健超沒出現在 11 月 26 日的認人後,蘇在 11 月 28 日再發信邀曾,信中仍指正式或小組認人是可能的。

【15:43】鍾向杜官解釋,他希望釐清,在今次的案件中,是否有更公平的認人手續選擇,因為曾健超有可能是根據報章照片認人。

鍾指,當時有六名涉襲擊曾健超的人士照片已見報,安排他們全部參與認人會否是更公平的做法? 蘇指,不認為報紙登了幾多人的相,就要安排多少人讓曾健超去認,安排認多少人,應是根據調查所得。而當時調查所知,當晚帶曾入中區警署的,只有兩個被告。

蘇供稱,進行「面對面認人」是他的指示,但他無參與。

【15:40】鍾質疑,指引有否說明,未經同意的小組認人,僅在突發情況下適用?還是蘇自己的詮釋?蘇稱指引沒這樣寫,是他自己詮釋。

鍾質疑,蘇是否想迴避曾健超一方對戲子問題的反對,蘇稱看不到有何關係。蘇又稱,曾健超一方律師雖有反對以警察做戲子,但從未說過只要用警察戲子就不參與認人。

鍾指,到 2015 年 1 月 7 日,曾健超一方仍反對使用警察戲子,認為此舉屬偏幫涉事警員。蘇確認曾健超一方有作出這些指控。

鍾認為,避免爭議,是蘇選擇面對面認人的原因,蘇不同意。

鍾指,七名涉案警員,六人已在報章曝光,為何不安排全認七個?蘇稱警原意想這樣做,但在與曾的律師聯絡時,對方堅持只會參與中區警署報案室內曾被掌摑的案件。因為認人程序局限在兩名被告。

鍾指,認人程序的目的是測試曾健超能否認出在中區警署內襲擊他的人,蘇稱是。

【15:30】蘇稱,當總督察準備進行小組認人時,如果疑犯反對,總督察可以有個選項,進行疑犯不同意下的小組認人。 鍾再問,為何蘇作出有關決定。蘇重申,舉例子是想說明,「未經同意小組認人」(non consensual group identification),是在突發情況下使用的選項,而今次案件中,並無機會選擇此選項。

鍾指出,蘇對指引的詮釋是,未經同意的小組認人不適用於今次。蘇稱是。 但鍾指出,2015 年 1 月 14 日蘇曾聯絡曾的律師,稱已安排面對面認人,涉及涉於中區警署報案室襲擊曾的兩警。蘇稱是。

【14:57】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指,蘇振光曾多次向曾健超一方,解釋有關安排是根據既定程序,若疑犯是現役警員,會安排現役警員作戲子,對方不接受解釋並反對,蘇再解釋,認人程序須公平,戲子在年齡身高外表、人生階段等均須盡可能與疑犯相似。使用與案件無關的現役警員,是合理做法。蘇同意。

鍾指出,蘇在安排認人手續上富有經驗,譬如疑犯是 18 歲學生,他會安排年齡相若同為學生的戲子,蘇稱「可以咁講」,鍾又指,很多時負責主管均會因不滿戲子外表而取消認人手續,蘇稱是有發生過。

鍾指,警內部對認人程序是有指引,蘇同意。鍾引述指引稱,正式認人手續是最優先,因為是對所有人最公平,若無法進行,替代做法是經雙方同意的小組認人,但兩個做法,都須經疑犯同意。若兩者都不可行,警可安排在未經疑犯同意下,進行小組認人;如果疑犯不願意參與小組認人,而他的作為令未經同意小組認人,可考慮在不通知疑犯下,進行小組認人,即在疑犯完全不知情下進行。蘇稱,根據指引確是如此。鍾續指,最後,亦可由證人單獨辨認疑犯,毋須疑犯同意,蘇同意。

鍾指出,在 2015 年 1 月 27 日,就涉案兩名警員,安排了直接認人 (direct confrontation),決定者是蘇。蘇解釋,警方曾經向被告律師提出,要求他們參與正式認人。

鍾問,控辯雙方已同意,第五、六被告,均有簽署文件,表明不願參與正式認人手續,除此以外是否有其他原因?蘇稱,根據指引,有指明在何種情況下才可做面對面認人,兩個條件要符合,第一是普通認人無法進行,第二是有同意小組認人亦無辦法進行,而在該案的情況,被告律師表明他們不同意參與任何認人,因此符合條件。

因此蘇認為,適合以面對面形式進行認人。

但鍾指出,仍有一個選擇是「未經同意小組認人」(non consensual group identification),為何不選擇?

蘇解釋,該種認人手續,是讓負責警員,在正式認人時若有突發情況出現時可用的選項。

蘇舉例,譬如程序手冊提到,雙方同意的小組認人(consensual group identification),會在以下情況出現,就是當在警署一個預約好的正式認人環節,各方包括疑犯證人戲子均到齊後,但證人在該刻覺得恐慌,不想參與普通認人,總督察就可安排小組認人,氣氛會很不同,令證人沒那麼恐懼。

【14:40】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續指,該宗投訴涉及一些警務人員,而新聞有報道他們的身份,證人蘇振光同意。

鍾向蘇展示剪報,為 2014 年 10 月 16 日《蘋果日報》,報道暗角事件的剪報,上有六個人的大頭相。鍾指,2014 年 10 月 16 日,蘇知悉有關報道被刊出,蘇同意。

被問到報上照片是否本案被告,蘇稱「我唔知道」。

鍾向蘇展示另一剪報,為 2014 年 10 月 17 日的明報,即事發兩日後的報道,上有六名警員的照片。被問到其中一幅相中人是否被告,蘇稱「我唔知道」,又指自己「冇乜印象」之前有看過明報的這個報道。

鍾偉強問到,調查有關投訴時,其中一樣要處理的是身份證供,關於此問題,蘇一直與曾健超的法律代表保持聯絡,11 月曾嘗試安排認人,第一次是該月 7 日,警邀曾進行涉及七名警員的認人程序,但因溝通問題無成事。 蘇稱,該次無成事非關溝通問題,而是對方無給予正面回答。

鍾指,第二次是 11 月 26 日,所有涉案警員均有到達安排地點,即荃灣警署,蘇更正,應為新界南總區警署。鍾指,曾健超無出現,蘇同意。

蘇指,第三次是於 12 月 12 日,曾健超沒有回應。蘇指,曾原應允 11 月 26 日會出席,但到頭來沒出現,但 12 月 12 日,他本身沒應承會到場。

之後在翌年 1 月 27 日,再進行認人,但只涉及兩個涉案警員。

鍾指,這幾個月間,曾的法律代表,一直堅持要進行正式的認人程序,他們曾提出使用戲子的問題。蘇供稱,曾經向曾健超一方通知,會以不涉案的警員作戲子,但曾的法律代表反對,甚至指控調查人員偏頗。蘇指,曾一方有作出指控,但他有作出書面解釋。

【14:31】庭審恢復。 現傳召證人(PW51)出庭。證人為警司蘇振光,駐沙頭角分區指揮官。 主控無問題,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盤問。 鍾指,2014 年 10 月,蘇擔任港島投訴警察課主管,10 月 15 日有參與曾健超作出投訴的調查。該投訴由特別職務一隊負責,由蘇督導,蘇同意。

【14:31】開庭。繼續審訊。

【13:02】休庭。兩點半繼續審訊。

【12:50】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反對「直接認人」相關證據呈堂,認為有關證據是在不公情況下獲取,因為在案發後、認人前的時間,傳媒曾廣泛刊登被告照片,這些資訊或會影響曾健超認人。

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亦反對有關證據呈堂,指警員未有確保曾建超的法律代表沒有干預認人程序。林亦指,「直接認人」程序只應在其他認人程序不可行時進行,但警方未有確保這一點。

【12:26】控方宣讀一份控辯雙方同意事實 (admitted facts),內容是關於案發當日各被告所駐警署及職級、當日被指派職務等。

案發當日,第三被告曾於觀塘警署,獲發十二支警棍。十二支棍警事發後交予法證檢驗,上找不到任何血跡,但在其中一支上發現一男子 DNA。法證將該 DNA 與曾健超的 DNA 樣本比對,結果不符。

控方將 2014 年 10 月 15 日早上曾健超的驗傷報告,以及由醫生拍攝的傷勢照片呈堂。

控方指,2014 年 11 月 26 日,第五、六被告被捕時曾拒絕參與認人手續。二人均於 2015 年 1 月 27 日,在荃灣警署認人室參與了「直接認人」 (confrontation),過程被拍攝照片及影片。

【12:09】開庭。各方正就後續審訊日期商議中,或將延續至十二月初。

【11:05】控方完成開案陳詞。法官建議先召兩名曾作「直接認人」手續的證人作供,各方商討中。法官宣佈短暫休庭。

【10:02】控方開案陳詞指,在 2014 年 10 月 15 日凌晨 3 點 20 分,警員 47574 及 34200 目睹曾健超向龍和道灑液體,上前阻止。另有多名警員上前協助制服曾,將其口眼罩除去並使用胡椒噴霧,期間無使用警棍。

之後,案中多名被告將曾押走,過程被傳媒拍下。曾面朝下被抬經添馬公園至龍匯道對開變電站。其後,曾被放在地上,感到拳打腳踢及鈍物擊打,過程約四分鐘。該四分鐘期間,曾健超懷疑被部份或全部七名被告毆打。期間第二、三被告一度離開變電站。

曾其後被帶上客貨車,由第五、六被告帶返警署。3 點 43 分,三人到達中區警署。在報案室內,第五被告涉用右手毆打曾健超臉兩下,當時第六被告亦在場。

約 4 點 51 分,第五、六被告離開報案室。第六被告押曾離開中區警署,前往黃竹坑臨時羈留中心。約 8 點 35 分,曾健超會見其律師陳淑莊,其後向警方投訴被毆。

約 11 點 05 分,警方帶曾往醫院驗傷,發現四項傷勢,包括身體多處地方紅腫及擦傷。法醫檢視後,認為多處傷勢均懷疑是被拳打、腳踢、硬物擊打等方式造成,當中包括前額及兩邊臉頰上方紅腫痛楚,原因可能是頭部受多次鈍重物件撞擊,如拳打、腳踢、打擊、鈍物攻擊、跌倒地上等;左肩及鎖骨紅腫,原因可能是遭穿皮鞋/靴者腳踢、被鈍物攻擊或跌倒地上等。

此外,法醫亦檢視了兩款警棍的設計,認為曾健超身上的 15 處傷痕,與軍裝部警棍可造成的傷害完全一致 (completely congruent)。法醫認為該傷害幾乎肯定是由軍裝部警棍造成。

控方認為,所有七名被告是一同行事 (acting in concert),被告均直接/間接同意,或有意協助或鼓勵,意圖對曾造行嚴重身體傷害。

【09:45】法官及控辯雙方討論審訊所需日數。控方表示完成舉證需時四至五日。各方預期審訊可以約十日完成。

控方將會傳召 32 名證人,今天將傳召兩名證人,內容是有關「直接認人」 (confrontation) 的手續。「直接認人」手續與正式的列隊認人程序不同,並非安排疑犯與戲子列隊認人,而是安排在其他場合,如疑犯到警署報到時認人。

【09:30】開庭。

「七警案」今年 6月開審,辯方星級律師團隊首先「出招」,反對主要證據呈堂,當中包括廣為人知的無綫「暗角」新聞片,希望將有關新聞片和相片剔出呈堂證據之列。在進入正審前,法庭先進行「案中案」程序,處理證據能否呈堂。「案中案」審訊進行約一個月,至六月底有裁決。法庭將案件再度押後三個月,今天正式展開正審。

今早下著大雨,七警在風雨中到庭,其中被告關家豪「反遮」,要其他被告為他撐傘。

正義聯盟黨主席蔡克健帶領10多名聲援者到庭聲援。蔡克健表示:「無論風吹雨打,我哋都會喺度支持香港警察。」 另有穿著印有正義聯盟字樣上衣的女子在庭外稱,「冤案呀,冤案呀」。

聲援七警人士在庭外大叫口號:「支持七警」、「感謝警察維治安、不讓暴徒搞破」,「歪理千次仍歪理、正義永遠是正義」。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

主控: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
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

被告名單

涉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
被控「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 代表律師:駱應淦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 代表律師:清洪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 代表律師:林浩明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 代表律師:蔡維邦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 代表律師:鍾偉強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 代表律師:林芷瑩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 代表律師:羅志霖

涉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被控「普通襲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 代表律師:鍾偉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