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革五十年感言

2016/5/16 — 12:38

當年的「農村幹部」,圍在貼著毛澤東海報的房間,從事「政治學習」。

當年的「農村幹部」,圍在貼著毛澤東海報的房間,從事「政治學習」。

五十年前的今天,中共中央的五.一六通知宣布文革正式開始。昨天應邀到旺角街頭講文革,在座和圍觀的鮮有三十歳以下的年輕人,多是熟口熟面上了年纪的群眾。我絶不奇怪,因為五十歳以下的人文革爆發時他們還未出世,就是已屆花甲之年,當年也只是小孩,没有足够的認知能力了解事件的真相,更遑論作出全面和公允的評價了。

文革十年浩劫,對中華民族和文化的戕害遦害至今,陰魂不散。文革的受害人之一鄧小平復出,打倒「四人幫」,雖然已經宣判文革的錯誤,卻没有深切的反思和批判,尤其是對罪魁禍首的毛澤東之歴史功過只作七三分,因為要認真檢討和批判文革,最終必然批到專政獨裁的共產黨、中國的封建文化和愚昧無知的民族性上。

廣告

一個不懂反省的民族,注定是一個低等的民族,永遠也不會長進,更不要說復興了。五十年後的今天,儘管中國的經濟已經搞了上去,比中共建國後任何時期都要發達昌盛,但人民的思想仍没有徹底改變過來,即使政治上反對共産黨,但思想上和骨子裏其實也是個共産黨,所以五毛思維、民粹主義充斥全國,為文革復辟埋下不㓕的土壤,解釋了意識形態真空的中共,從薄熙來到習近平,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都要乞靈於毛澤東的陰魂,繼續愚民政策。

香港雖然受港英殖民地政權統治一百五十年,深受自由主義熏陶,七十年代以後,在麥理浩新政勵精圖治下,又得享法治和人權,但根植在港人血液裏的傳統封建文化基因,還經常發酵,尤其是教育水平不高的基層長者和新移民,以至在本土主義盛行下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新世代,心態上其實和他們憎厭的共産黨分别不大,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廣告

不過,香港的核心價值自由和法治始終發揮應有的意識形態效用,令香港至今不至全然淪為大陸。昨天在旺角現場發生的一段慣見小插曲,足以說明一切。那個經常踩埸、明顯收錢辦事的八十多歲老翁又來兇神惡煞鬧事,如果在大陸,他膽敢到維權民衆現場撤野,連公安也不怕敢於武力反抗的群衆,一定教他命喪街頭,但這個為討生活而角色扮演的老伯其實也相當専業,按照市場運作的工具理性辦事。我的親身經歷就是最好的證明。我在街頭論壇被他衝撃辱駡不下數次,他一定認得我,去年有一天我早上回旺角工作,剛泊好車便見他迎面行來,當下心中盤算,可能會受襲擊,殊不知他直行直過,連看也不看我一眼。我當場明白,不禁失笑,人家揾食而己,冇錢收,又非與你有仇,當然不會開工,何况隨時要負上法律責任。

香港很多政客政棍,滿口仁義道德,開口埋口「革命」,七情上面,其實都是揾食,與旺角阿伯無異。文革的最大教訓,就是不要受所謂革命狂熱鼓動,任何時刻都要獨立思考,對擁有權力(包括號召群眾)的人批判懷疑,否則害己害人,更不懂反省內咎,罪行不會少於人魔毛澤東和專制獨裁的共產黨。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