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革的起點和動機

2016/5/17 — 14:29

中國1966年爆發文化大革命,數億人響應批鬥狂潮。

中國1966年爆發文化大革命,數億人響應批鬥狂潮。

今年是文革爆發50週年。香港人應該不忘暴動和反抗中共,中國人應該深徹懺悔和刮骨療傷,全人類應該明辨歷史和粉碎暴政。大家需要知道:文革從未真正結束,獨夫從未真正垮台,中共從未真正鬆綁,群眾從未真正覺醒,文化從不可能革命。中國要走出文革,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除此之外,專制的中國加上附庸的香港,只會令香港人繼續遭受中共文革餘毒侵凌。如果不思改變,不談獨立自主,不談積極反共,甚至連打倒習近平這個毛魔傳人與文革餘孽都不敢說出來,香港只有等死的結局。

一、文革之始

關於文革歷史以及中共歷史,注意細節,多讀專著,相當重要。麥克法夸爾與沈邁克合著的《毛澤東最後的革命》是一本很好的入門書籍。如果讀書需要追根溯源,或者從縱橫不同角度理解毛澤東,麥克法夸爾的《文化大革命的起源》三卷本、張戎與哈利德合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同樣相當值得參考。

廣告

眾所週知,混世魔王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運動(1958-1962)導致3000萬人以上餓死,亦即所謂「非正常死亡」。毛澤東矢口不認罪。1962年「七千人大會」多數與會者反戈一擊,導致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當權,鄧小平、陳雲、彭真等人各據陣地,控制了黨國機器,雖然依然敬奉毛澤東,甚至也在之後的「社教運動」和「四清運動」中配合毛澤東的旨意執行,但是毛澤東覺得大權旁落,政治權力不在自己手上,認為有人陽奉陰違。畢竟毛澤東是個心胸狹窄、器量極小的生物,精神虛弱,權力慾強,常有幻覺,嗜殺無度。毛魔心中認為劉少奇是「中國的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之首,但是啞忍不滿,裝扮瀟灑,似不理事,實際上卻縝密部署,構思陰謀,沙盤推演,矢志奪權。

以林彪為首的解放軍、以周恩來為首的國務院(不包括下屬部委領導幹部)、以江青、張春橋、姚文元、康生、陳伯達等流氓痞子為首的中央文革小組(處於黨組織以外),正是毛澤東的「奪權三寶」。至於他的「奪權手法」,不外乎由下而上逐層剝離,真正目標令人難以捉摸,然後搞些掩眼法,說些空洞詞,不斷收集情報,伺機煽動群眾,即可完成奪權。到了最後,你會發現,毛澤東不但要奪回權力,而且要永霸天下。

廣告

一般認為:1966年5月16日的《五一六通知》是「文化大革命」(毛魔奪權行動)的起點。事實上,早在毛澤東在1965年1月在新一輪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呼籲「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開始,已經初見端倪。及至1965年2月,他派遣江青到上海執行秘密任務,讓他組織張春橋、姚文元等人,假借姚文元的名義撰文批判吳晗的《海瑞罷官》。整個奪權計畫已經開始逐步實行,先打吳晗,再打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彭真。說北京市委是獨立王國,說中宣部是閻王殿,指責它們不刊登姚文元的批判吳晗文章。由始至終,根本就是毛澤東自己大鬧黨國官僚。《五一六通知》正是毛澤東針對這些黨內「敵人」的「判決書」。

當時,只有17級以上幹部才有機會在1966年5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時讀到《五一六通知》,可謂相當機密。及至1967年(翌年)5月17日,《五一六通知》才被《人民日報》公開刊登,並被描述為「吹響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軍的號角」,標誌著運動「強有力的開始」。回顧當時,1966年5月21日,周恩來引用毛澤東的說法,重申「重點放在內、在上」。共產黨高層多數領導望文生義,以為《五一六通知》主要是為了批判《二月提綱》,以及鬥垮「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所謂「四大家族」和「反黨集團」。

在《五一六通知》後不久,這四人分別換上了李雪峰、葉劍英、陶鑄、汪東興取而代之,黨內高層還以為這就是《五一六通知》的終極結果。當時劉少奇聲稱這正是「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甚至把垮台的四人比作妖怪,還說「階級鬥爭是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他們為甚麼要搞,是他們的階級要他們搞」。鄧小平也說這次清洗是「正常的現象、健康的現象」。殊不知以毛澤東為首,起草《五一六通知》的成員包括:陳伯達、康生、江青、張春橋、姚文元、關鋒、戚本禹、王力、穆欣等人,早已遵從毛意,磨刀霍霍。

至為關鍵的是,毛澤東告訴陳伯達和康生,他是特別有意讓某些段落具有「鼓動性」,進而多次修改《五一六通知》的文句,親筆添加關鍵段落,尤其是康生聲稱「真正觸及靈魂」的《五一六通知》之最後一段,全由毛澤東親筆寫成:「混進黨裏、政府裏、軍隊裏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一旦時機成熟,他們就會要奪取政權,由無產階級專政變為資產階級專政。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們識破了,有些則還沒有被識破,有些正在受到我們信用,被培養為我們的接班人,例如赫魯曉夫那樣的人物,他們現正睡在我們的身旁,各級黨委必須充分注意這一點。」

當時,共產黨高層的注意力都放在北京市委被打倒、「彭羅陸楊」被鬥垮。況且,在稍後的1966年6月,還舉行中南海批鬥會,組織北京群眾集會慶祝與效忠中央。當時他們大多數認為:《五一六通知》正是為了打倒「彭羅陸楊」這些「赫魯曉夫那樣的人物」,而如今「彭羅陸楊」既已垮台,即可慶祝「偉大勝利」。當然,事後證明,這種想法大錯特錯,看不透毛魔的深層陰謀詭計。

無論如何,《五一六通知》只是毛澤東奪權鬥爭陰謀的頭盤,當時他正身處北京之外,收集情報,指揮若定。往後半年,形勢大亂,他說大好。發動聶元梓在北京大學張貼大字報和糾集學生批鬥校長及領導、誘導劉少奇派遣工作組分駐各地50天維持秩序、推動形成對抗工作組的造反派和紅衛兵、回京後躲在釣魚台指揮中央文革小組行動、親自撰寫與發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8次登上天安門城樓接見各地蜂擁而來的紅衛兵、策動工人取代學生奪權的上海一月風暴、發動對劉少奇的密集批鬥、假手他人批鬥陶鑄、激起老帥們與中央文革小組對峙的二月逆流、血流成河的武漢事件等。這些史實都已見諸史冊,在此不贅。十年浩劫,揭開序幕。

二、文革動機

古往今來人類的大屠殺不外乎出於下列四個原因,或者它們之間的混合物:爭權奪利、復仇雪恨、消除恐懼、淨化世界。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基本上涵蓋了這四種殺人動機。然而,這四方面在文革當中,還是應該要有層次之別,不應視為同等。

(一)部分香港、台灣、歐美學者和評論人士把文化大革命總結為:毛澤東為了實踐自己的共產主義理想國、創造美麗新世界而發起的政治運動。我認為這只是表面之詞,只能反映毛澤東謊言的表象,以及當時一眾被洗腦的中國愚民意念,但是尚未深入瞭解毛澤東的真實想法和權謀盤算。需知道,「自欺」是「欺人」的最高境界和必要前提。我無法排除毛澤東以「欺人」為目的所產生的「自欺」幻象,幾許「真心」反對赫魯曉夫式「走資本主義的當權派」和「修正主義」,幾許「真心」希望社會主義革命和共產主義理想圓滿成功,但是歸根結柢,毛澤東「自欺欺人」的根本目的,還是在於以膚淺的「淨化世界」口號為號召,來達成為他自己「爭權奪利、復仇雪恨、消除恐懼」的目標。事實證明,毛澤東長期在「自欺」的幻夢與「欺人」的現實之間來回擺蕩,根本就是一個精神病人和混世人渣。當時的中國人真心相信這個精神病人和混世人渣,為他殺人,因他自殺,為他上山下鄉,為他早請示晩彙報,根本全都是愚蠢癡呆的精神病人。

(二)有些人比較清醒,跳出了這個框框,直指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就是為了奪權殺敵,篡黨獨裁,極權統治,亦即從吳晗,到彭羅陸楊,再到劉少奇和鄧小平,再到林彪集團,總之就是殺光所有能夠威脅自己的黨內同輩對手,死前無憂,死後無礙,既能爭權奪利,又能復仇雪恨,試圖消除恐懼。無可諱言,這種理解的層次比較高遠,直達「文革是權鬥」這個核心。然而,這種說法還是有一定缺陷。大家不妨思考以下這個問題:毛澤東為甚麼要發動全國數以億計的群眾去鬥倒身旁區區幾個「政敵」?真有必要嗎?畢竟軍權一直不在劉少奇和各級地方黨委和官員手上,毛澤東還輸得了嗎?而且還要在劉少奇於1966年底倒台後把文革繼續搞下去,長達10年之久,究竟為了甚麼?

(三)我認為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的真正目標,在於希望在自己生前與死後繼續永霸天下,確保自己永遠成為天安門城樓畫像的主角,希望日後千秋萬代都對他「不能否定」,奉他為「精神之父」,繼續相信他一手杜撰的歷史真相。無可諱言,他這個目標至今基本上還是得以貫徹,不因中共中央1981年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而有所動搖。習近平現已成為了毛主席的真正「接班人」,七不講,四個全面,兩個不能否定,一臉威風。

質言之,毛澤東當時正是矢志要從娃娃抓起,在北京紅潮中多次會見學生,以文字、報刊、歌曲、畫像、標語、口號、舞蹈、戲劇、早請示、晚彙報、批鬥會、上山下鄉,不斷洗腦,誓死捍衛毛主席,打人鬥人殺人,令他們心生畏懼,而且殺了人後就走不了回頭路,而且長期保持愚昧,沉緬在謊言與暴力之中。即使他們未來可能發財和貪腐,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反對毛主席,否則就是等於否定自己的前半生,掀翻自己的瘡疤。這些人當年於毛澤東在世時,協助他打倒劉少奇、林彪等人,也會在毛澤東死亡後,協助捍衛毛澤東思想和美好歷史形象,抗擊所有批判毛澤東的論述,當然包括這篇文章在內。換言之,毛澤東不只是要報復和殺害劉少奇,不只是要把共產黨內從中央到地方各級官員大換血,也不只是為了重新奪回政權,更加是要在當時全國超過7億人民的「靈魂深處鬧革命」,徹底鋪平他生前與死後永霸天下的道路,把邪惡貫徹到底。時至今日,文革尚未結束。

三、真毛語錄

最後,我希望引述一些毛澤東的真實話語,揭穿《毛語錄》的混世謊言,讓大家深刻掌握真實的毛澤東,把他的騙術公開呈現出來。唯有承認這些事實,才能瞭解為甚麼我一直說中國文革至今尚未結束。瘋漢肆虐,愚民受虐,至今不息,反覆不已。這就是真實的中國。

(一)把愚昧貧窮說成沒有負擔:「中國六億人口的顯著特點是一窮二白。這些看起來是壞事,其實是好事。窮則思變,要幹,要革命。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畫最新最美的畫圖。」

(二)把鬥爭對象說成反動邪惡:「在五十多天裏,從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領導同志,卻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上,實行資產階級專政,將無產階級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打下去,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圍剿革命派,壓制不同意見,實行白色恐怖,自以為得意,長資產階級的威風,滅無產階級的志氣,又何其毒也!」

(三)把奴民順從說成遵守紀律:「我們的人民是很有紀律的,給我印象很深。我在天津參觀時,幾萬人圍著我,我把手一擺,人們都散開了。」

(四)把眾人自殺說成若無其事:「凡是自殺的人,都不要去救他。中國人這麼多,也不缺他們這麼幾個人。」

(五)把廣場接見說成永保江山:「蘇聯把列寧主義丟了,原因之一就是直接見過列寧的人大少。中國的下一代,應當有大量的人直接見到老一代的革命領袖,越多越好。」

(六)把打倒劉鄧說成與我無關:「誰人要打倒你們呢?我是不要打倒你們的,我看紅衛兵也不一定要打倒你們。這一次又做了17天。我看,以後會好一些。」

(七)把先斬後奏說成自古皆然:「總是先有事實,後有概念,可以先斬後奏。」

(八)把馬仔幫兇說成志大才疏:「過去你(陳伯達)專門在我和少奇之間進行投機。我和你相處這麼多年,不牽扯到你個人,你從不來找我。」「還有你這個江青,眼高手低,志大才疏。你眼裏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你自己。」

(九)把滔天罪行說成微不足道:「中央文革小組執行八屆十一中全會精神,錯誤是百分之一、二、三,百分之九十七都是正確的。誰反對中央文革,我就堅決反對誰!你們要否定文化大革命,辦不到!葉群同志,你告訴林彪,他的地位也不穩定,有人要奪他的權哩,讓他做好準備。這次文化大革命失敗了,我和他就撤出北京,再上井岡山打游擊。你們說江青、陳伯達不行,那就讓你陳毅來當中央文革組長吧,把陳伯達、江青逮捕、槍斃!讓康生去充軍!我也下台,你們把王明請回來當主席吆!」

(十)把殺人無數說成越亂越好:「不要怕鬧,鬧得越大、越長,越好。七鬧八鬧,總會鬧出名堂來的,可以鬧清楚。不管怎麼鬧,不要怕,越怕鬼越來。但也不要開槍,甚麼時候開槍也是不好的。全國大鬧不可能。哪裏有膿包,有細菌,總要爆發的。」

瘋狂未已,文革未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