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斯諾登律師:受港府及大律師公會壓力 被迫離港

2018/11/29 — 21:59

斯諾登(Edward Snowden)、加拿大人權律師提普(Robert Tibbo)

斯諾登(Edward Snowden)、加拿大人權律師提普(Robert Tibbo)

曾幫助斯諾登(Edward Snowden)脫險、在香港執業的加拿大人權律師提普(Robert Tibbo)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稱受到來自香港政府、香港大律師公會和法律援助署的壓力,決定離開香港。提普指出,大律師公會正調查針對他的匿名投訴,指控他公開協助斯諾登難民的身份,對當事人不利。他又稱,被「當值律師服務」(由港府與兩個律師專業團體合作)及法援署拖欠律師費,無法繼續在香港工作,被迫離開香港。

美國中央情報局前人員斯諾登 2013 年中,向英國《衞報》及《華盛頓郵報》揭露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跨國竊聽計劃「稜鏡」,爆出美國史上最大洩密事件,震驚全球。當時斯諾登遭多國通緝落難香港,為躲避追蹤曾居於三個難民家庭的家中。這三家人,包括一對有兩名孩子的斯里蘭卡夫婦、一名斯里蘭卡男子,以及一對菲律賓母女,他們向港府申請酷刑聲請,已滯留香港逾十年。

主力幫助難民申請居留的提普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稱他因受來自港府和大律師公會的壓力,去年 11 月 30 日離港返加,曾暫居法國南部。他稱,過去一年未有透露移居的消息,主要是擔心會影響他曾協助的難民個案,尤其是那三個曾經收留斯諾登的家庭。

廣告

大律師公會收匿名投訴   批評評斯諾登合照

提普稱受到來自香港大律師公會的壓力,公會突然重啟一宗涉及提普「對檢控官無禮」的投訴,之後提普又被通知,公會接到來自「一班憤怒的大律師」的匿名投訴信,信中提及斯諾登事件,指斥提普公開難民身份是把他們曝露在危險中,「可恥」為自己提高知名度(disgraceful touting),並且斥他與斯諾登這「國際逃犯」合照,傷害了大律師公會聲譽。

廣告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向《紐時》指,其他曾協助難民的成員,並沒有對自己聲譽「自我擴張」(self-aggrandizement),稱事件無關投訴者,而是與他的行事有關。他指,公會將調查提普,有關他讓三家人公開身份的決定。提普曾去信回應,指對大律師公會願意處理匿名投訴,令人感到厭惡(appalled)。提普在訪問中解釋,電影《斯諾登風暴》在 2016 年上映前,導演奧利弗‧史東(Oliver Stone)告之,片中提及斯諾登的逃亡和有關的難民家庭,於是他決定公開他們的身份,認為在公眾目光下會令他們更安全,可惜事與願違。

「無國界律師」總監 Pascal Paradis 稱,以大律師公會這樣的法律界監管組織,會接受匿名投訴是「聞所未聞」,他認為提普「被欺侮」(pushed around)和受壓,是因為他所代表的客戶。

為法援處工作  任當值律師   稱被欠律師費

來自蒙特利爾(Montreal)的提普,自 2004 年開始在港工作,主要為法律援助署,以及由大律師公會監管的「當值律師服務」工作,為無力負擔律師費的市民提供服務。他稱,法援署自 2016 年 9 月起,只肯付他從前律師費定價的一半,而「當值律師服務」則仍欠他近日的律師費,又向公會方面投訴他。法律援助署方面稱,除非獲提普允許,否則不會回應,當值律師服務則指不會討論個別個案。

另外提普又稱,入境處處處刁難,以提普在2016年、2017年兩度將案件延期為由,試圖令他不再代理多宗案件,包括三個曾幫助斯諾登家庭的案件。提普解釋,在這段時間,他手上多個個案又突然重啟,工作量大增,他認為種種情況似乎刻意向他與三家人施壓。

聽聞有警察上門    遷到朋友家「避風頭」

提普接受加拿大《國家郵報》訪問時提到,香港和北京政府針對他們不無原因,因任何一個擁有秘密監聽計劃的國家,都會把斯諾登和幫助他的人視為威脅。去年 6 月,他說服太太帶同三隻貓狗赴加,就在離港前一個月,提普聽說有七名警察到他們大嶼山寓所找他,於是決定到朋友家中暫住「避風頭」。離港那一天,那三家人有到機場送別。他稱除非能肯定不會被囚,否則不會回港,「我不想回來,也不能回來。」

「我差不多已沒有錢,我和太太活在貧困中。我在港的事業已經完蛋了。」他說。提普提到,他與這三家人跟斯諾登的揭密行動有關連,因而遭港府針對,「香港政府只想他們消失。」

「如果你檢視所有證據,這明顯反映香港和中國政府,不知哪個政府-對這些『斯諾登的難民』感到尷尬(uncomfortable)。」他說

他又提到,港府 2016 年中斷這三家人的援助金,當時社工曾問他們有關幫助斯諾登一事。由於難民不能在港工作,現時他們主要依靠加拿大關注難民組織「For the Refugees」(FTR)的援助。

斯諾登質疑美國在幕後發揮「扯線」報復

以紐約為基地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今年 6 月去信加拿大政府,呼籲批准這三家人以難民身份到當地居留,FTR 亦發起網上籌款支援他們。FTR 指,這三家人若在港上訴失敗被迫回國,他們會因曾收留斯諾登而增加被酷刑對待的機會。其中一人,為斯里蘭卡前軍人Ajith Debagama Kankanamalage,他曾因作逃兵而被軍方施以酷刑,他若被遺返可能要面對死刑。

被美國政府以「間諜法」檢控的斯諾登,現時在俄羅斯居留,他以訊息回覆《國家郵報》查詢,批評是「最厚顏無恥」(brazen)的報復,指國家機器扯下了面具,他質疑美國在幕後「扯線」。

 

相關報道:《紐約時報》《國家郵報》《Der Standar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