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丁100日】不滿泛民議會表現 徐子見思考應否選立會

2016/4/12 — 15:16

徐子見

徐子見

由去年突然決定出選區議會,挑戰民建聯鍾樹根,到爆冷當選,再到當選後租不到房署單位作辦事處的風波,徐子見一直是傳媒焦點。上任已百日,街坊口中的「徐仔」雄心壯志,希望短時間內為社區帶來改變,又加入區議會轄下內所有委員會,龐大的工作量已令他連連稱累。不過,看見泛民在立法會的不團結,令他大感忿懣,以至認真考慮是否需要挺身而出,出戰九月的立法會選舉,認為反正泛民冷待「雷動」**,令「攬炒」局已成。

*   *   *

前車可鑑,徐子見選擇做個勤力的區議員,對地區工作未敢鬆懈,每周工作6、7天,其中兩天街站嗌咪,加上排滿時間表的區議會會議,令他身體出現警號,耳朵附近皮膚開始長出濕疹。訪問這天是周末,正在辦事處工作的徐子見呷着一杯滿滿的黑咖啡,直言「攰嘅,係攰嘅」,笑稱最高鋒1日飲7杯咖啡。

廣告

他說,確實需要把每周工作日數重新調整至5日,除考慮辦事處兩個職員的工時問題,也因工作囤積,令自己的效率漸低,「有人都提過我,用咁嘅速率去做,你好快會死㗎。所以要放慢返啲工作,(辦事處)做返5日。」

徐子見坦言,該區大議題不多,如果攤開4年做,可做得很舒服,但他為人性急,想在短時間內令社區產生大變化。可是,經常事與願違,政府做事緩慢,令他很勞氣,小小的公園維修工程也可以拖沓1年也未完工,「我希望同房屋署,係合作關係,多過『丙』佢哋,但咁做嘢法,你想我點?真係嘔血㗎喎對住佢哋。不過,可能過去咁多年,佢哋都係好『hea』咁做」。

廣告

徐子見位於金源樓商場1樓的辦事處。

徐子見位於金源樓商場1樓的辦事處。

除了政府部門態度不積極,區議會的因循和陃習,都令這位新丁感到十分無奈。

既然與政府部門多番交涉都未能解決,某些地區議題就要放在區議會的層次,去信或當面質詢官員。但對區議會的職能和議員角色,徐子見同樣感到無力,主要由於在東區區議會中,泛民議員比例太少,是10比25,建制派完全壟斷,「舉手(投票)都基本上唔使舉」。

建制議員壟斷區會 泛民無力只能監察

他指,建制派早已修改議事規則,若想參選小組委員會主席或副主席,以前在會上舉手提名人選即可,但現在卻需在開會前1小時把名單交給秘書處,令泛民不能突襲。因此,他們能做的只有監察,盡量增加議會透明度,讓建制派不會做得太過份。

不過,就連監察的權力也被削弱了,徐子見舉例,「譬如譚公誕,有個數叫我哋批,飄色,14萬(元),咩嚟呢?唔知喎。(他們會說)『咁你批唔批吖?我哋上年批開㗎喎。』咁即係點?即係批囉!可唔可以唔批呀?唔得,我哋唔夠票。」他瞪起眼控訴,「如果呢啲嘢發生喺私人公司,個老細應該會殺晒啲人!breakdown呢?冇喎,但而家區議會就係咁」。

沒有最恐怖,只有更恐怖。徐子見續稱,譚公誕有兩個活動,包括做大戲和飄色巡遊,兩個負責人,一個是區議會有關小組的主席,另一個就是委員會成員,「佢哋係搞呢個活動,佢哋向區議會申請錢,但(開會)唔使避席,申報咗(利益)就得。全世界有邊度做公職可以畀你咁做?」

「你話裡面冇古靈精怪嘢,我點都唔信囉。但係咪去到犯法層面?我又唔知。但係好唔透明,唔應該咁唔透明!係公職嚟㗎!」

聽著不難感覺到徐子見的無奈,因此他寧把希望放回社區。他對地區工作有很多「亂咁諗嘢嘅構思」,例如該區有兩個街市,他就希望和菜檔稔熟之後,與NGO合作,把他們賣剩菜收集起來,再分派給有需要的街坊,等等。他亦期望任內可把大議題帶入社區,包括全民退保、選民登記,甚至拉布等。

鍾樹根同區再開辦事處 徐子見申訴房署「做漏嘢」

談到和區內其他泛民區議員的合作,無黨無派的徐子見認為暫時尚算團結,但畢竟部分議員有政黨背景,往往需要站在黨的立場考慮,因此很多時只能如「復仇者聯盟」般,有事才團結,「有外星人嚟先一齊打」。

鍾樹根在翠灣邨開設的辦事處。

鍾樹根在翠灣邨開設的辦事處。

徐子見當選後,房屋署未有依指引,把鍾樹根辦事署單位讓徐子見優先使用,原因是鍾仍是立法會議員。後來徐子見在鄰近私人屋苑樓下商場,租用了百餘呎的樓上舖位作辦事處,但原來事件仍有後續。

他透露,鍾樹根於今年1月4日,再在同區翠灣邨多開一個辦事處,但房屋署未有依指引,首先詢問當區區議員古桂耀,以及同區區議員徐子見,是否有意租用該單位,若他們均無意租用才能租給鍾樹根,「而家房署係做漏咗嘢,冇問過當區區議員,就租咗畀立法會議員」。

他指申訴專員公署已接納他的投訴,但公署着他先和房署溝通,他遂和房署經理以千字文公函往來。會否擔心與署方拉鋸4年都沒有結果?「都要做,我有冇辦事處唔係最重要,但每屆區議會都有議員冇辦事處用,每次都同房屋署嘈,點解唔整好啲指引呢?」

不滿泛民不團結 或選立會

距離來屆立法會選舉只剩不足半年時間,徐子見透露有很多人找他洽談出選,自己正在思考中,直指泛民在立法會表現不團結,令他覺得不太舒服,亦要視乎他們能否「雷動」。不過,眼見大部分泛民成員冷待戴耀廷提出的雷動計劃,徐子見認為港島區「攬炒局已成」,隨時出現共13、14張名單爭奪6個議席,非建制派可能的8張名單中,除了公民黨陳淑莊吸票能力較高,他相信其他將會「攬住一齊死」,「如果唔雷動,可能泛民喺港島淨返2席,其餘4席都係建制,如果建制出多兩隊,5:1都有之」。

對於是否考慮出選港島區,他指本來非常不願意,因他不想有任何泛民被「打冧」;又指他最大的考慮不是能否當選,而是他入到立法會可以做甚麼,「我同而家啲議員有咩唔同先?如果我入到去,同而家啲泛民做嘅嘢一樣,咁我入去做乜嘢?」可是,他隨即糾結地指,「唉,但係諗到(泛民)班友唔團結,我就好忟......」

除了港島區,有人亦已經在游說他出選超級區議會,但他認為太困難,「喂超區點做呀? 冇諗呀,又冇樁腳。」出選與否,徐子見稱暫未有結論,但確認未來會和其他泛民及提出「雷動」計劃的戴耀廷溝通。

現今流行勇武,若日後有機會進入立法會,一向溫和的他會否響應議會抗爭?徐子見稱,「咩時候做啲咩啦。正如10年前都冇人估到我會瞓街(參與佔領運動)。我都係運動出嚟嘅人,議會抗爭就一定會。」在區議會亦一樣,他強調不會為了適應區議會的遊戲規則而改變,亦會繼續參與社運,「做返自己」。

 

**「雷動計劃」由佔中發起人、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今年2月提出,倡議非建制派在今年立法會選舉聯合參與協調,以搶攻立法會一半議席。戴耀廷指,35席地區直選方面,若非建制派各方若能協調出最有利的參選名單數,有望可取得港島4席、新東6席、新西6席、九西4席與九東3席合共23席。35席功能組別方面,他分析,若果超級區議會保住3席;法律界、教育界、社會福利界、衞生服務界、會計界及資訊科技界繼續保住現有共6席,合共32席。另外3席,則可招攬重量級人物及投放資源,於以個人為登記選民的功能界別,如醫學界、工程界,與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爭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