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丁100日】轟每月七萬養區議員嘥公帑 9月要再拉葛珮帆落馬 — 專訪陳國強

2016/4/13 — 19:44

陳國強

陳國強

馬鞍山錦豐苑和頌安邨,分別是錦濤和頌安兩個選區,上屆區議會選舉前,兩區是民建聯在馬鞍山的重點勢力範圍。

要在民建聯地盤突破,從來不易。工黨葉榮年前已經在頌安服務居民,有意要搶葛珮帆在頌安議席。無黨無派的陳國強,原來無意落戶錦濤,但他打算參選的選區,撞着民主黨社區幹事。佔領時認識的細黃伯勸他,不如空降錦濤,與葉榮伙住上。於是,選舉前三星期,陳國強始踏足錦濤區,落力做選舉工程,靠好友連絡邨內的人面廣的街坊,他放工落區,擺街站派傳單,日鬧夜鬧民建聯是「Evil Party」。

結果,民建聯楊文銳比上一屆拿多300票,得票2455。至於陳國強得票更多,獲得2592票,險勝137票,與鄰區的葉榮,雙雙奇跡勝出。

廣告

無諗過要贏的陳國強,變了真議員。

「正義辦公廳」

廣告

敗選的楊文銳,顯然沒有撤出的錦濤區的打算。錦濤街坊說,選舉過後,楊文銳反而更積極落區,透過葛珮帆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作據點,搞旅行、做居民服務。楊文銳的Banner依舊掛在區內,不知情的街坊可能還以為楊文銳從未落選。

2月初,陳國強見房署仍未能安排辦事處,決定使用選舉期間的策略,日日擺街站,兼職員工日復日播擴音器,搬臺、掛上「正義辦公廳」Banner,簡陋的辦公廳就此開張。

「正義辦公廳」風雨不改,至今維持兩個多月,陳國強通常不會開咪,有街坊經過,他就主動搭訕,罵民建聯主政期間提出的貴價避雨亭,罵TSA不知所謂,勸家長勿讓子女應考。

選舉前,陳國強在街站派傳單,主動向市民握手,遇上民建聯支持者,會推開他的手。到今天,部分民建聯支持者走過,也會與陳國強會主動打招呼。「因為我們街站感動了好多人」,陳國強露出得意的笑容。

「以前鬧我的街坊,我想有兩成都開始唔鬧,做咗朋友。」陳國強說,「以前他們覺得,我們做不到日日擺街站,但我們做到,星期六,星期日都照開,假日都照開。無我哋符。」

陳國強在街站主動派卡片,上面印着手提電話,辦公聽地址寫「路邊暗角」。這樣的卡片已經派出2萬張,而事實上陳國強的選區,選民數字只有1.2萬人。「街坊搵我最容易,一日(收到)三十個電話,我通常4點鐘放工,開始覆電話,告訴居民,而家喺街站。」但陳國強始終不是地區工作出身,無固定的辦事處的他,又未請全職員工,有時頌安邨的擠迫戶找他幫手,區內爆水渠,「正義辦公聽」處理不到,要轉介給比較熟手的葉榮。

除此之外,他幫得就幫,有居民投訴被追數佬騷擾,陳國強會即場接過電話,大鬧對方。有輟學的少年深夜致電他,說要自殺,陳國強連忙搭的士返來錦豐苑,勸他不要輕生,還叫他考慮加入抗爭行列,「如果係錢的問題,我們有budget,我可以每個鐘畀40蚊你做街站。」

兩人傾到凌晨,結果成了朋友。

議會全部得個吹字

選舉前,陳國強已經預期,區議會議會工作無甚建樹,當了區議員後,就更加肯定,「做唔到嘢,全部得個吹字」。

陳國強眼中,民主派在區議會中,僅能盡量阻止建制派「做核突嘢」,例如制止以議會名義譴責旺角事件,其二就是睇實小型工程撥款。

他認為,區議員職責如此少,今屆新上任的議員,實在不應獲得加薪15%,「下次區議會,我有個議案要提出來,就是所有區議員在下一屆要停止加薪,直至大家有共識為止。」

雖然議案預料不會通過,也沒有約束力,但陳國強依然認為,有此必要提出,「我們(區議員)一方面在選區,批評業主立案法團加員工5至6%,但區議員加15%,就無人講畀街坊聽,直接唔討論。我反對,要攞出黎講,應該停止加薪。」

四年才一次,加15%仍算高?「我覺得區議員唔值呢個人工。三萬蚊人工,差不多4萬津貼,養一個區議員每個月7萬蚊[1],我覺得唔值。嘥鬼晒啲公帑。」

陳國強認為,從政者應該有自己的職業,保持經濟獨立,區議員職權少,主要是幫助街坊,實在不應謀利,「我們(區議員)做的事,其實好邪惡,我們工作是為民請命。但我們收錢為民請命,咁樣做,同黑社會有咩唔同?」

有議員辭掉工作,全職投入地區工作。陳國強不同意,他視正職為從政者之必要。「自己工作不可以停,唔好靠議員薪金供車供樓,死梗架,好似黃成智咁靠議員薪金供車供樓,供細路仔讀書,都癡線。」

陳國強申報職業是「公司董事」。問他做什麼公司,他不肯透露,只肯說是「外國上市公司」。陳國強過去曾經任職嘉士伯、Caterpillar、余仁生,主要是外資,或是不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貪這些工作自由度夠大,「你唔可以全職做政治,你未必選到,你做多四年地區工作,你下一屆都未必選到,你同商界又脫節咗,點維生?」

撇除自己請人等各稱開支,陳國強得到的區議員薪津,全數用來支持其他組織,有些是落選後、仍然投身做地區的年青人,「有些落選的,辦事處唔想停,對政治好有興趣,我咪贊助3000蚊,支持他們繼續做政治工作咪政治工作,直至你放棄,你咪找返長工做。」

全職工作,又要兼顧議員,陳國強也希望,在這一屆可以找到接班人,讓出議席,「你要畀其他人上,你衝唔到一世,衝到第二屆,你都攰。」

希望變成民主派基地

陳國強深知,他和葉榮只是僅僅勝出,搶過來的民建聯地盤,隨時丟失。他希望,把握四年的任期,將錦濤和頌安變成民主派基地,令區內的民主派的支持度達至七成,「以前這裡係民建聯的基地,我們(希望)唔用蛇齋餅粽,將居民拉過嚟。」

陳國強長期在地區觀察,認為民建聯也有弱點,「他們唔擺街站,民建聯的策略,是每個邨(用蛇齋餅粽)買2500票。」

他舉例說,錦濤選區有1.2萬選民,投票率頂多五成,即是大約5000人走入選站,「(民建聯)攞2500票就夠,所以佢唔使做咁多工作,唔擺街站。」陳國強相信,透過街站與選民接觸,利用實際接觸,能夠把對面的兩三成支持者拉過來,另一方面啟蒙以前不投票選民,「這對將來的民主運動有幫助,(民主、建制)來來去去個六四分界,咁多年都係咁,有無搞錯!」

擊潰民建聯,還有靠市民自發佔據組織,有街坊自發要取代親民建聯錦豐苑的業主立案法團,陳國強提供支援,條件是要求對方上任後,做到透明、公開、接受輪替,「好似推翻法團,我覺得都係啱,他們好隱蔽,唔知資金點樣用…法團應該係大家嘅,呢個係正義行動。」

陳國強相信,9月的立法會選舉,就是催谷民主派的區內支持度的契機,「兄弟做緊個計劃,在9月前一齊認真狙擊。」

狙擊的對像就是頌安出身的葛珮帆,陳國強要她繼去年輸掉區議員議席後,再從立法會敗陣,「民建聯原來在新界東一定得取得兩席,如果可以踢走葛珮帆,剩返一席都好。」陳國強的盤算,是故計重施,8月開始就在邨內的街站開咪,在葛珮帆的地盤,針對她狂鬧,集中個「假」字。

「他們(民建聯忠實支持者)唔會反民建聯嘅,日食夜食。」,陳國強認為,策略要針對葛珮帆的個人問題,例如是她在野雞大學讀回來的博士,「要連民建聯支持者都覺得,佢(葛)出來選,都唔會選佢,因為佢太假,乜都假。」

「我哋開始覺得,(葛珮帆落選)係得架。」陳國強哈哈大笑。

 

 

 

--------------------------

[1]  今屆區議員每月酬金增加15%,月薪由2.6元增至近3萬元,連同每月3萬多實報實銷津貼,每名區議會每月獲7萬多元公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