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哲學新在那裏 老問題歷久常新

2018/3/6 — 10:34

2018年2月28日,陳茂波發表財政政預算案,同日參與多場記者會,解釋財政政策。

2018年2月28日,陳茂波發表財政政預算案,同日參與多場記者會,解釋財政政策。

政府的財政政策,應該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政策工具,為民紓困及投資未來,本來就是應有之義。除此之外,如何利用政府可以調動的公共資源來解決社會面對的問題,為長遠的需要作出籌劃,及透過政府的資源分配策略來舒緩社會出現的矛盾及不均,都是財政預算安不應該迴避的課題。剛於上星期三發表的新一份的預算能夠滿足這些期望嗎?

在千多億元盈餘的情況下,政府決定不派錢,但有善加運用鉅額的盈餘來處理一些過去不斷重提的老問題嗎?就算不派錢,也應該要令市民相信,政府會善用在過去短短一年之間突然多出來的過千億財富,令市民長遠得益,令一些長期沒有處理好的問題有機會見到曙光。但從頭都尾重看一次財政預算案,就是看不到所謂理財新哲學對這一點有任何着墨。

不要再向香港人開這種低水平的玩笑,如果為中學生支付投考文憑試的考試費,就可以算是為年輕一代開拓更多機會,那年年為投資性擁有非自住物業在手的豁免差餉,又算是為投資物業的人士開拓了什麼機會。

廣告

出現如此龐大的、意料之外的盈餘,除了應該以更長遠的視野來善用這些錢之外,把部份回饋社會本來也是無可厚非的。因此,一如既往向基層市民的派糖,向納稅人退回部份稅款,也是非無不可。但既然財政司長也指出意料之外的大額盈餘不一定保證年年出現,那政府就算要派糖,也不應該削弱香港長遠的財政基礎。由此看來,退稅不是不可以,但減稅便是一個重要的政策轉變,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政府不應該因為今年盈餘多了,便把往後稅務收入的穩定性及財政健全都押上去。利得稅及入息稅是政府最主要的兩個稅收項目,是否過度倚賴這些稅種,又是否應該開拓新的稅項以擴闊稅基,這些問題都可以討論,政府也確實多次提出這些說法,又警告說香港長遠有結構性財赤的風險。既然如此,減稅便是一個十分重大的政策轉變。

廣告

新政府上任不足一年,把利得稅分為兩級,對不少企業已經是一個實質的減稅。隨着通脹及收入水平的整體上升,把稅階適度擴闊還算合理。但把每一級的稅率都削減,便實質上是一個連入息稅也作出了實質的削減了,而且這一種稅務承擔的寬減並非一次過。現在政府財政收入的基礎不但沒有擴闊,而且是進一步收窄,這對香港長遠的財政健全有什麼好處?這與今年盈餘多了過千億又有什麼直接的關係?這算是什麼理財哲學?

如果政府沒有利用多出來的收入對長遠的民生需要及問題作承擔,只願意派糖加甜,那政府又憑什麼理由因為出現了不能保證年年都有的大額盈餘而削弱自身的財政基礎?這一種做法不是很矛盾,也有違公共理財的應有原則嗎?以後政府又憑什麼說因為有可能出現結構性的財政赤字,而要研究擴闊稅基或開徵新的稅種?如此理財,政府豈不是永遠都可以用「不能保證財政上可以長遠持續」這個理由,來廻避一些需要作長遠財政承擔的政策?

財政司長在其演辭的第47段說,「非常認同」行政長官提出「新一屆政府的理財新哲學」。但究竟新在那裏?原來說來說去,還只是兩點,就是要「善用盈餘,為香港投資」及「為民紓困」。只要回顧一下過去多年的財政預算案或施政報告,這兩句話有那一年不講?講了這麼多年,特區政府為香港人投資了一個怎麼樣的未來出來?所謂「為民紓困」,政府近幾年連續出現超額盈餘,可以謂實力雄厚,但除了那一些例牌的派糖或加甜之外,今年又有什麼有看頭的新點子?

現任財政司長陳茂波去年接任這一職之前,從來沒有處理公共財政的經驗。如果香港社會只要求財政司長繼續做一個大掌櫃,或許他的會計師背景也沒有什麼需要質疑之處。從這一份新的財政預算案看來,他也似乎只能謹守這一個從來不會讓人有驚喜的角色。所謂理財新哲學,也只是時重拾前人的牙慧而矣。

由不斷迴避政府的財政及政策責任,到只知有錢便派糖,甚至可以說是派糖成癖,完全失去了政策的想像力。這不是什麼理財哲學上的新或舊問題,而是政府在財政政策上的苟且及懶惰。所謂理財新哲學也只能淪為舊瓶舊酒。很多以前不斷重提的問題,看來以後還是不斷要說下去。
莫說這一次因為派糖措施的粗疏而不能做到雨露均霑,香港人就算一時有糖可吃,還是要有心理準備,以後還是要繼續承擔因為政府短視及不作為而造成的長遠苦果。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