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敵人,不如老對手

2015/8/31 — 11:49

民主黨劉慧卿與羅健熙等人,上週與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面後開記者會交代事件(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民主黨劉慧卿與羅健熙等人,上週與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面後開記者會交代事件(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日前,民主黨高層與港澳辦官員會面,事件經報導之後;反應最大的就只有民主黨內部。無論保皇陣營,及泛民均沒有人多發一言。保皇陣營噤若寒蟬,是因為從「主辦單位」的名字,知道是次會面明顯是架空了「西廠」,並由北方直接操盤會面,所以,西廠應該是事後才被通知。至於,傳統泛民及他們的鐵票(不限於民主黨)嘛!一直認為「常設溝通機制」是需要的,既然北方神女有心,今年區議會選舉,又「大局已定」 ,他們與北方來一小段「與郎共舞」,那又何況?

不過,是次會面又是否仗著「梁師姑」一人之力,便可以促成呢?我看非也。梁師姑的江湖地位,當然無人及其項背;但北方自2013年之後,所有對港的決定,除了是「重點人物」 ,例如梁師姑的意見外,還會看看有沒有所謂「圈內回響」。原因是以往的「誰說了算」出了太多形勢誤判,加上這類「誰說了算」往往經過西廠一翻包裝,甚至這位「誰」竟然自甘做西廠發言人,誤導了中央。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方仗登基」。所以,現在當這些重點人物的意見被立案後,北方便會派員測試「圈內反應」。

早在今年兩會之後,北方己大舉派員到香港進行「測試」。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終於非常後悔2009與民主黨會面之後,沒有跟進西廠的後續工作。結果令民主黨「輸突」!民主黨自此不再是泛民「大佬」,失去了大佬身份的民主黨,令中央頓失「主要談判對手」。在失焦的情況下,中央面對香港反對派的互動,便沒有了著力點。直至去年佔領事件,最令中央「梗耳」的一句說話就是:「民主黨不代表我們」。中央的操盤手真的急慌了!因為根據台灣的經驗,當國民黨不代表台灣人時,日後中央對台的主要統戰工作,將會徒勞無功。

廣告

為了得到準確的「圈內反應」,這批「香港巡案」在見面時,通常不會直接說出「民主黨」這三個字,以免出現引導性結論;而是會婉轉地查問:你認為香港的反對派「現在」甚樣了?若大部份圈內朋友都出現「同一個名字,同一個想法」,在最大公因數的邏輯下,便會成為正式「行動建議」。

今年四月下旬,譚美德便得到了一次「被諮詢」機會。當時,譚美德直言西廠現時的幹部太多來自北方,人員調動過快。對香港的民情根本不掌握,消息來來源過份傾向「禮義廉」及「大亨」們,導致經常出現錯判形勢。相比,回歸前後的新華社,幹部大部份來自華南,有些是海歸派,有些更經歷過文革,思想開明得多了!最少,他們說的話,香港同胞是「聽得懂,聽得進去」。譚美德引用當年一位正部級官的分享:「香港最可愛的地方,就是有反對派,也一定要有反對派。否則,對我們便沒有啟示作用了!」今日回想這句話,簡直就是絕響。

廣告

譚美德續說,當下最重要的是,給民主黨生存空間,把他們塑造成主要談判對像。因為「新敵人,不如老對手」。北宋「聯金滅遼」,南宋「聯蒙滅金」最後都是自己「找麻煩」。一位「香港巡案」。隨即打斷我的說話,表示今日的「天朝」是歷史上最強盛的時候,這個比喻不恰當,天朝的官威頓時併發出來。但美德只是輕輕一句,便KO了他,我說:「沒有了民主黨,難道你們打算自己,直接面對香港的本土激進力量,和憤青嗎?道理不就是一樣。」我相信,他們心中有答案。

至於是次被民主黨形容為「摸冰」的飯局,譚美德非常在意胡志偉的出現。有他在,我們整個開明派也心安了許多。因為胡志偉是民主黨內極少數有「黃蓋之勇、姜維之志」的真將才,但願下次「溶冰」飯局盡快出現。無奈,即是出現,這類會面至今仍是「非正常、非經常」地處理。而最讓人擔心的是,中央「敵我」觀念的人是少數,但香港「敵我」觀念的既得利益集團是多數;這才是中央的絆腳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