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東初選】點爭取本土派選民支持? 十問郭永健

2017/12/26 — 15:48

郭永健

郭永健

立法會四席補選將於明年3月11日舉行,民主派決定在新界東、九龍西兩區舉辦初選,每區最終各有三人角逐。新界東三人包工黨主席郭永健、新民主同盟前議員范國威、學聯前常委張秀賢。

在反對23條、支持普選、主張民主派大團結的共識之外,三名初選參選人的信念、手法、政治路線又有何分別?在議事規則失守的當下,公民社會出現疲態,一地兩檢、國歌法立法即將進行,23條立法也山雨欲來,他們有何對策?

《立場新聞》向三人各提十問,讓他們自述。

:立場新聞記者;:郭永健)

:今次補選的新東議席原屬青年新政梁頌恆,你認為有沒有需要爭取他的選民,或者本土派的支持?

廣告

:所謂本土左翼好多分歧,其實是出於不理解,在互相攻擊之下造成,例如初選論壇當中,范國威形容自己是「務實本土」,提出有關自由行、跨境學童等政策,但在政策立場上,與我們不是相差好遠。我希望本土派朋友能夠清楚,工黨的政策主張,都是解決香港實實在在面對的問題,我們認同香港應該屬於我們香港人,所有政策應該屬於我們香港人。

我們認同政策應以香港人利益作大前題,但需符合普世價值,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會同意。

廣告

:對手范國威是前議員,張秀賢獲部分本土派支持,相比而言,你的知名度似乎較低,你有何看法?

:對上一次新界補選,(代表民主派的)公民黨楊岳橋,老實說,起初他的知名度一般,不算好好。而且2016年立法會選舉、(2015年)區議會選舉都見到港人想變,想多些新世代參選。

:如何說服選民支持你?

:我會告訴他們,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你今日提什麼主張都好,如果你是好善變的人,例如有些政治人物三、五年就退黨、退出組織,到底應該信唔信佢好?我自己立場好堅定,不會避,不會退縮。今次選舉的(建制派)對手是工聯會,我們一定可以做到滴水不漏,在勞工方面、弱勢,我們有抵禦能力,對方無可能話我們歧視新移民,不關心打工仔女。

呢方面郁唔到我哋。

:部分人會批評泛民手段不夠激進、做得不足夠,你作為泛民新一代,是否認為有不足之處可以改善?你會怎樣做?

:過去的確有不足,我承認。在威權的政府下,立法會主席濫權至此,相信再無分溫和或激進泛民。未來民主派可團結一齊去趕盡惡法,回應社會上大家的訴求。面對惡法,在議會做抗爭是應有之義,包括用議事規則所有的方法,去拖延會議或者拉長時間,令到外面有更多時間、更有空間去集結,支持議會入面的抗爭。

至於身體力行,你話要佔領主席台,或是妨礙會議繼續在不合理情況下進行,我都覺得應該要做。

:工黨在上屆立法會選舉失去新界西、港島兩席,是個人因素,還是工黨代表價值未能吸引選民?

:老實講,香港選舉都是以人行先。例如羅冠聰,主張同我哋相似,經濟、勞工政策分別不大。(上屆選舉)所以是否代表某個路線不行,我不是這樣悲觀。李卓人在新界東選區就是人選、協調方面出問題,目前香港光譜四分五裂,我估選民主要是睇人,除了民主黨、公民黨等大黨有品牌效應,其他黨都不太有。

本土冒起   左翼做得不足

:過去幾年,左翼在社運的影響力似乎大不如前?你怎樣看?

:四五年前起,發生針對新移民、簡體字,水貨客等事件。左翼有底線,你話蝗蟲等貶低用詞,我們非常反對。本土冒起往往就是這些詞語、情緒帶動,帶來很大的對抗性,一般香港人未必太為意原則性問題,問題就是政府一直放任雙非,一直唔做嘢,床位都不夠,情緒咪不滿。

左翼不是執政黨,缺少了明確地告訴公眾,我們不同意政府不作為的放任政策,不幸地戰場便去了種族歧視的詞語、言論,變了你班人(左翼)唔幫香港人,只是識鬧香港人歧視大陸人。這就是最大問題。

各個左翼團體的朋友,不妨用聯席形式定期作交流。面對民情,我們可以選擇的,不單是原則性去回應,也可以先了解民情、提出具體政策建議,再去講自己原則。

過去理解民情、提出政策建議等步驟,都做得較差,希望可以做好啲。

:你2009年曾時任學聯常委會主席,現在學界出現本土化趨勢,關注議題、對中國看法都與當年很不同,你怎樣看?

:近年的趨勢就是中共不停打壓香港人,將港人爭取應有權利剝奪,傷害人民感情,令年輕人反感好正常,民主空間愈來愈少,本來說好的雙普選、全面普選仍落空,過往我們都是針對中共,但可能因為無力感,變成針對內地人、大陸人,這不足為奇。

我們希望大家學界朋友,放開視野,睇闊啲,包括國際層面,全世界都是中共帝國主義壓迫。內地人都在反抗當中,好多維權律師被捉,希望大家把視野放在如何反抗中共獨裁者。

:你過去強調自己強項是政策,但現有政制下,議員專注政策研究,能否帶來實際改變?

:我自己視政策研究是一個工具,當推動社會改變,我們要有社會行動,要有議會代表,要民間支持,政策是其中一環。政府機器成日講政策行之有效,或者政策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你點梳理得到呢?點樣話俾人聽係 work 呢?

例如全民退保,一年都有三十四十次行動,跟住有具體政策主張,有精算師計晒數,迫到政府要回應,而且配合長者貧窮等大形勢,政府就要提出改良主張。即使最後推出的是高額長生津,但點都有些少幫助,改善到長者的處境,這是政策研究可以做到的事。

:議事規則通過之後,還有什麼方法去阻擋惡法?

:剩下來可以用議事規則的手段好少好少,要肢體抗爭?學范國威所講,找體力強壯的人入議會?保安人數又多,甚至好多以前做警察,你同佢鬥咩呢?議會只是一個橡皮圖章,幫政府保駕護航的地方。你見到政府又好,立法會主席又好,都非常霸度,有咩可阻到佢呢?對方不會因議員而驚你,而是你背後有幾多人支持,如果03年七一不是50萬人,田北俊都不會轉軚,所以議會只是其中一個戰場,議員可透過議會提早向市民指出問題所在。

其中一個(阻惡法)的方法是令媒體報道時更加清楚問題。議員責任好要大,不但是代議士,也是組織群眾、運動領袖的角色,可惜過去很少人有這樣的想法。

:什麼條件下可立23條?

:工黨認為,在現有法例下已經好能夠保障到社會安全,國家安全,大家睇返法律,殖民地遺留的公安法或者暴動罪等,已經足夠應付當權者所認為面對的情況。我們認為,無迫切需要去立23條。即使普選之後,是否時機,應該再廣泛討論,23條立法也需要人權公約配合,先可以去做。

:你對政改有何立場,會否認同爭取中途方案?

:未來我們爭取撤回831的決定,在831緊箍咒之下,不存在改良方案。在目前中共的權勢咁大的時候、港人要頂住的時候,我見唔到有空間、有實質可能性出現中途方案或者折衷方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