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東補選的 90 後

2016/2/28 — 11:27

新東補選候選人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

新東補選候選人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

【文:赤紫】

我是剛大學畢業的90後,身邊的朋友大多在煩惱畢業後的選擇,像是工作行業的選擇,還是回去comfort zone向專業學者之名繼續進修、又或者在煩惱到底該選哪個國家working holiday的時候;當大家攘著什麼Quarter-Life Crisis,究竟要忠於自己為自己的夢想奮鬥或是為了所謂的’安穩生活’向現實低頭甘心當體制下的被剝削者,覺得人生在這個時刻每下一個決定都極為艱巨的時候,有一位和我們歲數相約叫梁天琦的青年,出來參政。

廣告

也不是說參政有多偉大,但撫心自問你有想過參政嗎?

我害怕。

廣告

我深知道參與過和理非非的非暴力抗爭等等運動後的沮喪和無力感,當所有方法都用盡,政府依然不聆聽不溝通,除了勇武抗爭,真心請教請問還有其他更高明的手段可令政府正視民意嗎?可是我害怕,我害怕因為勇武抗爭而留有案底坐牢,留有案底會影響’前途’,我還想要出國,我還有很多人生計劃,絕不能為了這個家而毀了自己的前途啊,到時候誰會可憐我誰能夠幫助我啊?;好,就算我不怕留有案底不怕坐牢,畢竟如果因為作對的事而坐牢,在不公不義沒有自由的社會行屍走肉,不是形同坐牢嗎?我自己被政治迫害沒有關係,可是我害怕,我害怕李波事件會因為我個人的政治立場而發生在我家人身上啊,到時候誰能把我家人帶回家?

也許這就是梁天琦所說的無底線,為了民主為了香港,他願意犧牲所有,不懼怕以上種種。他願意放棄所有,承擔起本是每一位公民應有監督政府的責任,甚至嘗試推翻一個極權的制抓。

暴力、暴徒等等的字眼總會出現在他身上。

實在非常好奇標籤者,對他們來說,何為暴力?

只有留血的視覺畫面稱為暴力?那無形的暴力呢?

權力的暴力呢?鏡頭無法捕捉極權的暴力就可以視而不見?相對的,鏡頭可捕捉的畫面,又是否完整真實未經剪輯的畫面?然而被暴力對待,相衡對抗,是錯的嗎?

比起口舌之爭,批評辱罵,也許參政才能實實在在去努力作一些事去改變什麼。可是有誰真的想過走出來參政這一步嗎?長輩們也曾經年青過啊,當時你們有想過為香港的未來而從政嗎?

試問有哪個大學生想走上街頭,想被稱為暴徒?

試問有哪個大學生不想每天只顧玩耍,快快樂樂地過著’安穩生活’?

問題是我們的生活早就已經不安穩了,不是嗎?

如果每一個人在批評標籤別人之前,能問問自己到底為了香港付出過什麼?為了改變,你又願意犧牲多少?可能就可以少了不必要的仇恨,甚至換來更多能解決問題的建議。

大家常常說出走需要勇氣,我說留下來才需要更大的勇氣。放棄往往比起掙扎容易省神得多。

謝謝你,梁天琦,讓我們這一代人不孤單,228我們也必定不會讓你孤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