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東補選】做少數,真係唔係咁可怕

2016/2/19 — 18:11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文:林善(劍橋大學政治及國際研究院哲學碩士,主修性別研究及國際關係 )】

我個人雖然好天真好傻,但好有記性。

上屆直選,我投公民黨。2012年自宣佈名單開始全世界鬧公民黨兩女自私、妄顧盟友,最後晒左幾萬票。我冇怪公民黨,因為我記得好清楚,余若薇話,投俾公民黨嘅每一票都唔會係浪費。

廣告

余大狀話,唔好信配票,信自己,議席從來唔屬於任何政黨,政黨嘅責任就係尊重選民。支持建制同支持民主嘅人,最唔同嘅地方係支持民主嘅係有意識咁去投票,因為每一個候選人都係獨特,每一個選民都係獨特。一張票就係一把聲,點都唔會係浪費。我係好理想主義,但我係咁樣相信,到呢刻都係。而我有呢個意識,全因為公民黨。我宜家睇番呢條片,都仲會眼濕濕。再倒帶到2004-2008年間,公民黨創黨到參選,被當時係「傳統」嘅民主議員鬧佢地分薄票源,余大狀慨嘆泛民自己人打自己人。

廣告

今日時移世易,公民黨成為泛民第一大黨,希望公民黨身邊嘅「軍師」唔好任意幫公民黨搬龍門。

作為曾經死忠投公民黨嘅選民,我想講周圍自以為客觀理性分析嘅「軍師」係幫倒忙,現實政治係點大家有眼睇,選民冇你地諗得咁蠢。如果覺得暴力抗爭嘅問題在於以暴易暴會令我地呢邊變成同暴力政權一樣,失去正當性令民主運動蒙上污點的話,咁含淚投大黨而喪失選民嘅自主性,同民建聯配票機器,甘願受主子控制有乜分別?投票,講到底其實只係表態,楊梁兩人擺明路線唔同,選民各取所需,表態明志,先係民主。如果你問我,我住新東的話,會投楊岳橋,但我絕對支持本土嘅朋友投梁天琦。

議事規則的危機

如果大家係咁著緊張個議事規則,我就理智地同大家討論下:其實都幾肯定餘下立法會會期冇可能改得到。扣除暑假休會個任期半年都冇,而且仲有財政預算案,先唔好講根本冇時間推,曾鈺成做主席冇得投票,所以都係平手。

「湯家驊昨日宣布退出公民黨並辭去議員一職,對於有指湯的辭職令泛民在分組點票時失去否決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今早回應時,認為這似乎把問題誇大了,因為目前在直選議席中,泛民對建制的比例是18對17,即使補選後議席為建制派所佔,而他作為主席不會投票,建制派與泛民都只成17對17的平手,而平手仍等於否決,因此如果泛民主派齊人,其否決權未有受到影響,沒有起實質變化。」(立場新聞 23-6-2015) 

「曾又說,即使可以就修改議事規則作辯論,都會考慮作為立法會主席的承諾,投票再辭職是否值得,「在政改時欠我一票,投票辭職都值得」,但若表決修改議事規則,投票再辭職就要另選立法會主席,「在今屆會期只餘幾個月的情況下,再補選主席是否值得?」」(明報10-1-2016
唔止曾鈺成,仲有講過唔會支持改議事規則、而且好憎梁振英嘅田北俊

我就當曾主席同田大少會一齊反口,建制派咁難得上下一心搞議事規則,大家知唔知拉布嘅本質意義係咩?係作為議會少數派,用不斷質詢嘅方法(以前係提修正案,宜家變左點人數)令議案不被佔多數嘅議員暴力地、無理地通過,修改議事規則要過議事規則委員會,再過大會,兩個會都可以拉布,大可以拉布阻止修改議事規則,以拉布阻止一條杜絕拉布嘅惡法成立,以展示拉布最本質嘅意義。

關於拉布嘅討論,最弔詭嘅地方係:如果大家真心相信拉布呢個政治行動係有效的話,照計係可以以少數人阻止到,杜絕拉布嘅惡法成立,所以係唔應該害怕成為議會分組點票嘅少數。我唔知大家點諗,但我就真係想全體泛民議員拉一次布俾我睇,如果呢屆任期咁短,建制議員咁都通過到議事規則修改議案,立會內議事規則有冇空間俾大家拉布,其實已經唔重要。說穿了,「好擔心保唔到個席就以後冇得拉布」係非常自相矛盾,因為如果你真心同意並且相信拉布,就唔應該擔心。係,再講白點,其實好多人心底裡知道,拉布係香港呢個畸型議員裡面,其實冇用。

當我見到有大粒公民黨人用呢個理由拉票,其實好心痛,因為大家心底裡其實知呢條係偽命題。整次選舉工程運用一個ticking bomb嘅心理,美國左翼學者係911之後有個出名嘅理論,就係當人民陷入恐慌,政府就可以以維隱之名,去剝削人民最基本嘅自由同自主,而人民因為不安,自願向權力交出自由,所以政府繼續滾大恐慌情緒去控制人民。宜家大家講到冇左一席,個天就會跌落黎,利用已經唔可以再輸呢個心理,說服大家要投上次選舉得利嘅大黨,而唔好理自己真正中意嘅候選人,呢個講法完全違背公民黨一直以來提出的民主原則。

所以你問我,輸一席係咪對議事規則有威脅?我會答,機會好細,細到我覺得泛民用愚民策略黎拉票,做法本末倒置。

是誰的「大局」?

咁辛苦爭取民主同普選,唔係爭黎俾大家每四年含一次淚,係「大局」裡面做隻棋。我身邊好多讀政治讀到好叻嘅人,又多做新聞嘅朋友,佢地好中意拆局,然後覺得「鎅票」嘅人累街坊(或者另有目的),投佢地嘅人唔講理性、唔講團結、好天真好傻,中左共產黨圈套,益左建制派。我又再回多一次帶番2012年,當時所有人都話黃洋達係共產黨派黎鎅走泛民嘅票,而最後佢竟然多票過陶君行,真係人算不如天算,邊個有責任遷就邊個,邊個鎅邊個票,未到最後真係冇人知。我唔係支持熱狗,而係想講,咁多策略、咁多陰謀論,最後係個大制度面前,其實大家都係天真嬌。好多人中意操盤,因為係呢個精神狀態下,佢地可以忘記自己係「大局」裡面,其實同其他人一樣咁渺小。

寫文章叫泛民選民要用理智投票嘅「軍師」、前輩、政治科學家捉住一點:今次係單議席單票制,所以「最高原則」是不讓民建聯得到呢個議席。好,我再同大家理性地討論呢個單議席單票制嘅「大局」。

就當我地真係只可以揀一個,咁應該揀邊個?數字人好中意攞2012年投嘅數字講新東人投票意向,先唔好講呢4年又雨運又魚革所有人意向都反轉再反轉左幾次,最重要嘅係當年投人力、新同盟、甚至係長毛嘅人,唔係代表佢地會呢世都死忠呢幾個黨,佢地投呢幾個,只係代表佢地係「進步」D、「激進」D個批選民,而唔係陳志全范國威呢刻話支持邊個就投邊個,佢地自己今年九月番唔番到立會都成問題。(冇貶義,我非常敬重兩位)

我是quali人,唔信數字,同大家講社運友好中意講嘅「政治倫理」。歸根究底,點解今日會有呢個18:17嘅局面,係公民黨直接造成。首先因為兩女將2012年「浪費」左好多票,令建制派港島新西兩區總共比2008年贏多四席(2012年兩區新增嘅議席都被建制搶左)。「理性」分析,係公民黨嘅「失誤」破左泛民建制六四比(我要用引號因為我打從心底覺得要尊重選民意向)。第二,唔好唔記得今次補選係湯家驊造成,冇病冇痛,一句做得唔開心,一聲唔該,話走就走,懲罰選民。我到呢一刻都唔明點解退黨要辭去議員職務,當年鄭家富退黨都冇辭,點解湯就唔可以以獨立議員身分做佢嘅「民主戰士」?宜家嘅「危機」係湯一己私慾同與公民黨之間雙方未能「協調」而造成。我好同情公民黨家門不幸,但當年湯已若即若離,點解當年名單排第二的係兩女唔係佢?點講公民黨都係有負於選民,所以我唔明點解一眾政治科學家可以肯定上屆投公民黨,補選會繼續投。唔好唔記得,楊同湯上屆係同一張名單。

所以,公道講句,如果單議席單票制的策略真係要集中票源投一個,在情在理都唔應該係投公民黨,點都應該係讓路俾細黨。但又會衍生第二個問題,就係和理非嘅選民一定唔會支持梁天琦嘅「以武抗暴」,叫佢地因為「大局」而轉投梁咪令佢地好委屈?根本就無可能!係真係無可能,咁唔通令本土派選民因為「大局」而轉投楊就唔委屈?就有可能?何君堯同工聯會小花嘅歷史教訓,並唔係支持鎅票就係敗家仔,而係請大家認清,香港地有好固執嘅本土派票源,好少但好重要,佢地從來冇當過你係自己人,你愈係鬧人鎅票佢就愈係要投,就係要壞你大局,因為佢地有佢地自己嘅大局,呢個先係「政治現實」。而從投票嘅本質意義上,佢地道理上一啲都冇錯,所以公民黨及其盟友同「軍師」,打「大局」牌、打「策略」牌,對選情一啲幫助都冇,反而係消耗緊公民黨忠實支持者對公民黨嘅認同,連累九月真正的戰役。

上屆區議會選舉本土派候選人得票之低,同鎅票論有直接關係,然後支持泛民大團結者再用其結果再自圓其說,進一步邊緣化本土派支持者,令佢地最後用最歇斯底里嘅力量反咬泛民。我覺得讓本土主義信徒投番一個提倡本土主義嘅候選人,其實好重要,起碼令佢地「用正途」去表達自己意願。每次投票都要含住淚屈住屈住投大黨,其實真係會爆炸。大家唔好自己呃自己,本土主義係香港有顯著嘅支持。我本人無辦法支持本土派係移民及退保等議題嘅意見,但我會捍衛佢地表達自主意見嘅自由同空間。

所以我並唔係借呢篇文叫公民黨退選(亦都唔可以),亦都唔係叫大家集中票源投本民前,而係想講,無論係單議席單票制,定比例代表制,投票就係投俾自己想係議會裡面見到嗰個,所有策略性配票理論,都係虛像幻真。

成為少數

會輸?係,其實真係好有機會輸。但我地幾時有真正咁贏過?如果連少少嘅自由意志都唔捍衛,就真係連人都不如。2012年兩女將高票落敗,到2015年湯家驊辭職,我都冇怪公民黨,真係冇,但我覺得真係唔洗為18:17咁執著,唔好做從前自己鄙視過嘅人。贏左,都唔會爭取到任何野,只係攞個彩;輸左,個天真係唔會跌落黎。宜家環境已經好差,再差都唔差幾。投自己真心相信個個,對自己相信的有個交代,先最重要,係公民黨教嘅。如果你話要投楊,係因為唔想送周入議會,呢種統戰思維,同我媽話:「我支持香港有民主,但香港唔可以亂,唔係就俾美國佬得逞。」一樣,係一樣咁低能!可能我天真,但我地爭取嘅民主真係唔應該係咁低能。

我作為一個基佬,可以分享俾大家知,發現自己係制度暴力下成為「少數」嗰一下,其實係真係幾恐怖,所以先咁多人唔出櫃。每個人心裡都有個斷背山,差在你夠唔夠膽上。民主路從來都係難行,將來半年如果直選成為少數,就更加會係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但為左一個唔係真係咁大嘅危機,一個半年嘅議席,放棄一路走來嘅原則,唔值得亦都唔應該。

當年2012年超區三個泛民候選人我都好憎,想投白票以示自己對2010年民主黨民協係政改決議背叛盟友嘅不滿。但當時唔想劉江華贏,就為左「大局」著想,投左涂謹申,成功「投走」劉江華,開心左兩秒,佢即刻做左副局長,唔洗五年,劉江華宜家係民政事務局局長。我投涂謹申個刻唔係唔知佢恐同,但個時覺得其餘兩個係黨主席,好似涂最危,配票心理,就投左佢,心諗橫掂早已經出賣靈魂,就出賣到底算吧。可能因為好多人好似我配票心理,最後反而佢最多票。我作為一個基佬,呢票真係用盡左我呢世人含淚嘅quota,而個「客觀結果」就係我地一齊送左劉江華去做局長。除左犯賤之外我諗唔到第二個詞形容自己呢一票,真係人生污點。

總結

1. 雖然我認同公民黨所做嘅貢獻,瑕不掩瑜,但近期海量嘅策略性文章,侮辱左選民嘅智慧同民主嘅原則。要投嘅人唔應該為泛民大一統去投,同公民黨一直堅持嘅原則相違背。

2. 呢個世界真係冇咁多陰謀,公共競賽,邊個鎅邊個票,都係觀點角度問題。大黨細黨地位同權力嘅轉變,其實比你我想像中快。

3. 人算不如天算,嘅然俾你「投走」嘅人唔一定會折墮,點解唔投一個自己真心支持的?做少數,真係唔係咁可怕。

4. 可能只係因為我好記性,所以先咁天真咁傻。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