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東補選】黃成智:新思維同梁振英冇具體關係

2016/1/24 — 13:59

左一:楊岳橋;左二:黃成智(朝雲  攝)

左一:楊岳橋;左二:黃成智(朝雲 攝)

【文:朝雲】

23/1 香港學生媒體 立會新東補選論壇(一)

候選人的真正取態

廣告

黃成智說,當年他還在立法會,不同政黨會一起合作,結成八黨聯盟,成功使董建華和曾蔭權順應要求。他形容當年的情況「成功」和「理想」。

黃形容如今則「你死我活」,「各不相讓」,不符香港的「同舟共濟」。新思維要走中間路線,強調溝通。

廣告

對於水貨客,黃說「水貨客帶貨取酬,係懷疑黑工。我已經要求政府探取行動,但政府遲遲冇做,搞到要踢咇,出現暴力先至做,係政府失責,要追究政府責任。」

楊岳橋質問黃成智,在李波事件上如何「溝通」,行「第三條路」。黃說已經去信中聯辦,一定要同中央「反映」港人的擔憂,「但唔能夠剩係反對,抗議,請願,想咁樣解決問題。」

第三條路就是「將事件分析得清清楚楚。。。了解市民擔憂係邊,同中央政府反映意見。」

論壇上,黃成智與另一候選人梁思豪,都將泛民分為「激進泛民」與「溫和泛民」,參與拉布的公民黨,是「激進泛民」一員。

黃說好多市民,都不滿「激進泛民」的「無理拉布」。但他仍願捍衛其權利,反對修改議事規則。

***

梁思豪(朝雲 攝)

梁思豪(朝雲 攝)

梁思豪常以「體雕大狀」自居,並不避諱自己綽號。他強調反拉布是其主要政綱,促使流會的議員亦「不負責任」。主張修改議事規則,議員發言有時間上限,以抵制「無理拉布」,妨礙政府其他議程。他亦冀望與中央溝通,以解決李波等事件。

梁特別提到新界東北規劃,以沙田新市鎮為先例,支持開發東北,發展成另一個沙田,同時方便內地與香港。

***

方國珊(朝雲 攝)

方國珊(朝雲 攝)

方國珊強調自己強於地區民生,一直跟進堆田區等議題,並不點名地批評政黨的候選人離地,「民生議題冇做功課,剩係做政治表態,民主派建制派都係咁」。廿年來都抱殘守缺,年青人已經厭倦。而立會被政治議題所壟斷,卻忽略民生,「上綱上線,無助解決問題」。

(二)

楊岳橋繼續質疑,「溝通」和「反映」早就存在,但對方充耳不聞,第三條路如何應對。

黃成智反問楊岳橋只識反對,遊行抗議,「諗諗你地果啲行為係咪有用?」,「溝通嘅過程,一次唔得,兩次,繼續要溝通落去。」

黃並否認自己希望政府給予公職。

方國珊加入攻擊楊岳橋,她說楊岳橋等人,在傘運「將學生推到最前,當學生出事先幫佢地。。。點解你唔行去最前?」

(三)

黃成智說,「激進泛民」的拉布太濫,一旦規則被改,就不能再拉布。「民主派人士唔好再咁激,乜嘢求其都走去拉布,好多嘢都做唔到。」

楊岳橋遂要求候選人交代實例,怎樣才願意拉布。方國珊說願為網絡23條拉布,「但唔係(泛民)係唔係都拉」。

黃反對為網絡23條拉布,「你地公民黨唔好夾硬拉布喇。共同希望政府收回方案,跟住坐低傾囉。」

楊岳橋譏刺黃成智,屢說自己「希望」、「要求」政府怎樣怎樣,好像問題靠自己的「溝通」獲得解決,但事實卻是徒然。

「啊,應該要坐低傾,但唔拉又點有得傾?。。。政治必須施加壓力,坐係度空言溝通,其實嘥氣。」

「鼓勵溝通,聽落去非常漂亮。。。根本只係你想同佢溝,但佢唔同你通。經歷左咁多年,你曾經對中國可能有啲幻想。但嚟到而家,究竟有冇善意回應?有嘅話就唔會有831,就唔駛上街佔領。現實就係咁樣。」

(四)

口說反對特首連任,卻請特首為自己撐場,是否虛偽

答問環節,筆者先問黃成智,在商台就說反對特首連任,在籌款晚宴上則找特首站台籌錢。哪怕最溫和的泛民,都做不出這種事。問他的言行是否虛偽。

黃成智回應說,當晚宴會,「我哋作出禮貌邀請」,邀請了所有陣營,既包括劉慧卿,亦包括梁振英。

不過「前黨友」劉慧卿沒來。他尤其憤慨地道:「公民黨一個人都冇嚟!」

肯來賞面的倒是梁振英,「佢嚟到我唔可以拒絕」。

儘管梁振英現身為新思維撐場,但黃說「梁振英冇為新思維籌過一蚊」,「梁振同我哋冇任何具體關係」。

***

筆者繼而問所有主張溝通的候選人,若我喜歡溝通,何不投民建聯?他們的確有背景「上達天聽」,但其他候選人何來本事保證,溝通能有果效?

黃成智說在831前,民主黨曾與中央溝通,但公民黨等激進民主派卻在搞局,「係傾過,但傾唔埋欄,於是就搞局。依個唔係我哋要行嘅路。」

黃批評民建聯沒有和中央傾,不過唯命是從。他重提自己的建議,將提名委員會民主化,但泛民和建制俱不接受。

至於方國珊,也批評民建聯盲目保皇,「阿爺吹雞,即刻跪低」;然而泛民同樣各走極端。她說在菲律賓人質事件,已曾向溫家寶致信,李波事件亦然。如日久仍未解決,會上京上訪,向信訪局求助。

至於梁思豪,則強調自己的專業背景,和工聯會的聯繫。儘管是次參選未經協調,但過去亦曾隨政府與建制訪京,獲王光亞接見,相信可獲北京信任。但他說自己也有想法,所以才自行參選,能向任何人說不。

 

(文章標題由編輯所擬,論壇影片、錄音見朝雲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