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特首應學做貓店長

2017/2/20 — 12:20

背景圖片來源:忌廉哥家族 facebook

背景圖片來源:忌廉哥家族 facebook

歷經梁朝之亂,不論港人還是北京當局也希望百廢待興的香港社會可以重拾正途。亦正因此,下任特首上任前,必定要準確理解香港民情及民心所向,方能對症下藥轉危為安。惜觀乎近日坊間的討論焦點,似乎較集中於候選人的個人性格或能力之評價與人脈關係,及其選戰策略,較少從香港社會需要的角度進行析述,有見及此,本系列將分為上下兩篇,嘗試從文化角度出發,分析未來特首該擁用哪些特質及要怎樣做,方有機會達致有效善治。

作為頭炮,筆者欲以本地歷史為切入點,嘗試分析特首應如何在一國兩制的獨特環境下為香港重新定位。眾所週知,香港由邊陲小漁村蛻變成為國際大都會的故事,仗恃的其實是由民間由下而上的有機發展而非長官意志或國家計劃。回顧英人管治年代,最為港人認同的竟然是積極不干預政策而非後期大灑金錢的玫瑰園計劃,正好說明一切。

無可否認,早年英人的管理絕非單純的無為而治,因應國際及區域地緣政治的變化,英人亦曾嘗試進行社會及制度改革,甚至派出警察及軍隊重手鎮壓亂事。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個人心懷雄才大略,絕大部分港督也不會主動急於進行大型改革,反而習慣因應民情變化或實際需要而作出回應。即使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麥理浩十年改革,若經細心分析,亦會發現當中不少內容其實源自上任港督戴麟趾之觀察及醞釀。

廣告

驟眼看,港督只是代表英方殖民政府的圖騰,一切重要事項皆由港督會同行政會議決策。這種做法的最大好處,除了確保殖民地政府不會自組山頭權力過大,更重要的是透過地方望族、商界領袖或社會菁英的加入,組合成兼備不同聲音的管治聯盟,加強政府的認受性,除能確保民情可以準確上達,更可減少因政策推行過急而可能出現的社會震盪。

可惜,回歸後的特區政府或主事香港事務的國內官員似乎並未明白在港推行善治之要旨,反以傳統華人父母官的心態及形象,配合由上而下行政主導的姿態,急急推行大中小新法,以圖展示個人之大能或團隊之架勢,卻無視或矮化源自民間之潛力及動能,終致社會嚴重反彈階級撕裂民心散失,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亦從此荒腔走板。

廣告

或者有人會以為,特區首屆行政長官董建華開局之初,中央還不算放心不管嗎?結果還是出現了零三零四年超過50萬人上街的情況,可見中央放手不理只屬綏靖政策只會帶來更多危機!值得留意的是,當時導致社會不滿的源頭其實正是諗頭多多卻錯誤判斷港情及形勢的董班子。董老先生常以老好人自誇,但觀其施政之冒進,卻和血氣方剛的黃毛小子無異。房屋八萬五,教改大躍進,中藥數碼港,一時三刻,千帆並舉,看似有為,卻是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

相信不少親共建制中人,會將上述問題歸咎於公務員多做多錯不做不錯之官僚文化積習,但值得注意的是,香港已為社經發展相當成熟的地區,市民早已有自己安身立命的策略及信念。可惜的是,港人重視自由意志的公民社會形態業已成形,亦與國內社會主義習慣長官意志的政治模式南轅北轍。大有為與超無能之別,不單是個人才具及識見,更多其實是情勢使然。民意向來可用但不可恃,民情縱是虛妄卻要虛心細閱。惜董班子之所謂大局觀僅限於個人或團隊之認知、志向及榮辱,未能走進歷史洪流準確辨識香港民間社會之水文特質,行事莽撞自然有如逆水行舟費時失事。如可準確掌握潮汐漲退,定能時來風送;硬要緣木求魚刻舟求劍,灰頭土臉又豈非必然?

回顧曾蔭權在任期間,也許其個人德行節操有所缺損,甚至有違法行為,然客觀的事實是,其支持度反而是歷任之冠,首3年的民意支持度極高。更有趣的是,從民意走向角度看,其民望與工作積極程度似乎關係不大,反而可能和其任內需要推銷的「產品」,包括政改,本身未必受廣大市民歡迎有關。難以否定的是,曾氏任內並無大風大浪,儘管仍不時有示威抗議活動,但社會整體並無出現大型衝突!

猶如武林傳奇楊露禪「鳥不飛」的經典事蹟一樣,要成功與手中燕子共舞,靠的未必是雷霆萬鈞的剛猛之勁,只要準確掌握鳥的特性及節奏,輕輕鬆鬆便可以讓可愛的小鳥留在掌心,並可以一代宗師自居。

總括而言,我們可以自港英時代到回歸之後一直以來備受老中青三代港人寵愛,而近年愈來愈廣受社會各界吹捧的舖頭貓(貓店長)作為港人理想特首的原型分析。

首先,舖頭貓的最大功能不在勤務工作,而是建立形象鞏固民心。最理想的情況,是其正面形象可以吸引眼球之餘,能帶起坊眾之憐愛之心而自動自發為其出謀劃策補完未完之香港故事,出心出力拆解未解決的社會矛盾。尖東忌廉哥之空前成功,正好啟發我們,貓店長的實力在於其凝聚力,有錢有橋的粉絲甚至會自組俱樂部自建生產線及品牌副線,真正的主人根本是少勞多得悶聲發大財。

小平同志早年一句「不管黑貓白貓,懂捉老鼠便是好貓」本是管理人員的金句,但在香港,當個貓店長可能更加簡單。較早前,筆者曾看過一個有關舖頭貓的攝影展及其相關報導,當中最有趣的發現,是原來舖頭貓一般都不太需要捕捉老鼠。因為鼠輩只要嗅到貓味或感應到貓的存在,自然不敢越雷池半步。引申到港情,只要能登大寶者儘管保持自重,避免終日與鼠輩小人為類,只消定期或不定期展示一下仍有捕鼠能力及決心,困擾香港社會多時的官商勾結及其衍生之利益集團問題自然可以不費吹灰之力迎刃而解,而近年香港社會的戾氣亦有望消解。

事實上,特首要學當貓店長的最重要理由,亦是特首本身的最大職能,正是作為海內外垂範的戰略意義。近年地緣政治波譎雲詭,如特首能在國際舞台建立具有香港特色的正面形象,不但有助提升國際形象增加軟實力,更能向內展示從容自如又兼收並蓄之氣魄,絕對有助增強向心力。

可惜的是,觀乎回歸以來中央選人的策略,或因社會主義主張政府干預之思想本質,或受大中華地區父母官意識形態影響,似乎一直傾向尋找忠誠為先的「汪星人」而不喜擅於逗趣的「喵星人」,而未能真正理解並善用港人喜好自由自得其樂之天性的後果,自然是更長的磨合期和更多更大的矛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