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界傳統是龍門,搬來搬去只為錢

2016/9/17 — 15:05

新界鄉議局今年2月的撐警遊行(鄉議局圖片)

新界鄉議局今年2月的撐警遊行(鄉議局圖片)

百年新界已無牛,河涸山移變高樓。
棕地荒田皆善價,土丘池塘襯低收。
宗廟祠堂雖有主,郷紳子侄盼無憂。
靈座先人且讓位,他方有路莫回頭。

這一班新界鄉紳,動輒依恃「新界原居民」的身份,打着捍衛鄉郊傳統的招牌來敲竹槓,彷彿香港人永遠虧欠了他們,而且不只是虧欠一時,而係欠了佢哋千秋萬代。

但說到尾,講來講去都只是利益,特別是新界土帶來的利益,沒有窮盡的潛在利益。政府要發展,他們就把口口聲聲說要捍衛的祖宗產業善價而沽。賣了地,嗗了水之後,還可以拿着子孫萬代的丁權把利益世世代代延續下去。就是因為佢老太爺在新界某處住了下來?九七回歸不是把這個問題一併解決了嗎?為何還要分開對待?某些在歷史上因為租約及割讓造成的差異處理,不是以收回整個香港作為劃一的方式處理了嗎?否則,是不是只有新界才應該回歸中國才乎合邏輯?

廣告

從頭到尾,這都是一個歷史的錯誤。港英為了盡快平息反抗,也因為英國人講法治,租借地就是租借地,對新界採取懷柔縱容的政策。到中共奪取政權之時,已經宣稱港香那三個條約問題性質相同,一概不承認,只會在適當的時機一併處理這個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到了回歸談判過程中,因為要籠絡香港人,新界的鄉親及鄉議局又是一個最容易被收買的對象,因而在基本法中留下了尾巴,養肥了盤據鄉效的惡黑勢力,也為「官商鄉黑」勾結埋下了種子。

這個梁振英政府,更以鄉黑勢力作為鞏固自己權力的籌碼。港英時代從未聽聞過總督身邊的親信會出席黑幫飯局;更未曾試過在眾目睽睽之下,由江湖人物為領導人出頭維持秩序;更沒有出現過懷疑由警察包庇江湖人物來協助掃盪示威者。由高舉捍衛傳統的鄉郊惡勢力出來破壞來之不易的施政傳統,不愧是對回歸政治新局面的最大諷刺。

廣告

這些高舉新界傳統的鄉紳,幾年前就曾經說過,如果「價錢合理,祠堂都可以賣」。這說法已經道盡了一切。他們口說要悍衛新界人的權益,所說的更不是傳統的鄉郊生活及田園牧歌,更不是對先人的緬懷或對所謂袓業的愛惜。反之,他們恨不得馬上把所有農地夷平,把牛牛殺盡,祖宗祠堂…算是什麼?任這一位侯鄉紳把龍門如何搬來搬去,歸根結底,都掩飾不了錢和利益才是最關鍵!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