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界吳三桂」加封大紫荊 阿爺遲來的肯定

2018/11/5 — 14:39

林鄭月娥向張學明頒發大紫荊勳章

林鄭月娥向張學明頒發大紫荊勳章

秋高氣爽,游老師突然心血來潮,邀約我到大埔,與他一同買海鮮。眾所周知,大埔市政大樓的海鮮價廉物美,款式又多,可謂平絕新界東。對我們這些住在港島區的城外人來說,偶爾到大埔一遊,未嘗不是一件樂事。之後,我們一起到大日子酒樓喝茶用膳。這所大日子據知也是大埔的地標酒樓,聽聞這裡的明爐火肉亦是一絕。周日的午飯時間,酒樓人頭湧湧,好不容易我與游老師才找到一張四人檯,與隔鄰兩位膚色黑黝,手瓜起腱,看上去可能是漁民的男性茶客『搭檯』。

這裡的裝潢尚算是簇新,但茶客的習慣應該還是老派。隔鄰的茶客張開了一份太公報,高聲地說道:「以前殺人放火金腰帶,依家僭建賣丁大紫荊;真係乜野世界,簡直大把世界啦!」我與游老師偷偷地瞄了他那份太公報一眼,原來他們在評論大埔王獲㐂娥加封大紫荊勳賢;但這個加封極具爭議性,其中之一就是㐂娥任發展局局長時,便已經發現大埔王的大宅有僭建而一直沒有處理,加上大埔王把持大埔議會多年,導致大埔簡直可以用落後來形容。

左計右計,大埔王根本不足以得到大紫荊。不過游老師卻有另一番獨特見解,並向我說:「美德呀!難道你不知道大埔王有個綽號叫新界吳三桂嗎?他是功在阿爺呀!這個大紫荊何止值得,實在是遲呀!」

廣告

我非常好奇,游老師早年留學外國,回港任教也不是住在新界,他怎可能知道這些軼事呢?原來十幾年前,游老師曾經協助進行「新界六日戰爭」的研究,與當時一批新界鄉紳結下了不解之緣,遂對大埔王有點掌握。游老師說:「我與這群鄉紳相識之時,他們是非常受人尊重的,甚少會被人叫作土豪劣紳那麼難聽,而大埔王當時也只是一名區議員。」

新社團密謀取代大祠堂    大埔王潛伏多年

廣告

游老師繼續與我分享這個道聽途說的故事,他說不清楚大埔王是否篤信命理,但他一生好像與「3」字結下不解之緣,聽說他真實學歷只有中三,家財大概3000萬,把持大埔接近30年,連他獲得新界吳三桂這個美名,也與三有關。原來阿爺收回香港時,除了要處理港英餘孽之外,亦要處理新界大祠堂這群貪婪的既得利益集團。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前提下,當時的中央政府,無奈地要保障劉皇叔的政治與經濟地位,但暗地裡卻定了「見機篡奪,止於一代」這個方針。所以,這邊廂就在基本法第四十條定下: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保護,但就沒有寫明是丁權,以討好劉皇叔。那邊廂,就成立新社團,密謀取代新界大祠堂。所以新社團的編制與委員會分工,與新界大祠堂是高度雷同,而當時新社團的第一大功臣,就是根正苗紅,潛伏在大祠堂多年的大埔王。

由於劉皇叔一直尚叫「壓得住場」,所以新社團與新界大祠堂一直都並存在一種奇怪的平衡狀態之下。可是好景不常,劉皇叔以大量土地,向從前「中資十三行」借下的巨債,在經歷金融風爆與海嘯後,變成資不抵債,隨時有可能被「call loan」,劉皇叔只剩下表面風光,即使石門大樓的興建,亦要另一位叔父輩「油青冬」出面周轉,才能竣工。但由於回歸初年的西環仍是由嘉菲貓主任做當家,而他私下與劉皇叔關係頗好,所以就下令「中資十三行」不得向劉皇叔追債。以上的秘聞,傳說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其中一位當然就是當時的大祠堂副主席大埔王。

劉皇叔向「中資十三行」借下巨債成關鍵

所謂人去茶涼,劉皇叔自知這些債項將會成為他的弱點,而他最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就是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新界東的環保博士,在劉皇叔的支持下,再次團結新界人出選,力爭一席。豈料到最後關頭,禮義廉的雞胸勤突然打出,劉皇叔全力支持的宣傳單張及錄音。環保博士團隊大亂,及後才知道,有可能是以禮義廉中堅自居的大埔王,帶著「中資十三行」的借據向劉皇叔作出溫馨提示。劉皇叔只能屈服,他經此一役,加上身體日差的情況下,從此一蹶不振;而大埔王的新界吳三桂之美名,亦不脛而走了!

游老師表示,雖然這些都是老人家之間的傳說,但若果屬實;我們這一代相信也可以看到大祠堂的沒落,而作為新界原居民的大埔王,為了阿爺「見機篡奪,止於一代」的目標,大義滅鄉,成就了新社團。這個一等大功,還要延至劉皇叔兩腳一伸之後,才作出加封,實在是難為了新界吳王桂,應該直接加封新界平鄉王呀!我說:「吳三桂死後遭康熙分骨,下場非常悲涼呢!」游老師只補了一句:「天有眼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