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界東補選的梁楊抉擇

2016/2/24 — 9:35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左);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左);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2月28日,新界東選區將會舉行立法會補選,填補湯家驊辭職而產生的空缺,喚起全港市民廣泛關注,多個造勢晚會更加場場爆滿。一方面,涉及佔中義務律師團發言人兼公民黨成員楊岳橋,以及在旺角事變中被捕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兩人之間較量民意支持。另一方面,涉及他們的較量會否扯散民主派選票,變相送港共集團民建聯成員周浩鼎進入立法會,引致建制派在分區直選議席中,較民主派剛好多出一席,而如果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破格參與投票,加上特區政府巧施計謀調動議程,就足以令建制派在分組點票中大獲全勝,進而能夠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有機會令立法會徹底變成港共政權的完全橡皮圖章。



我雖然不是新界東90多萬選民之一,但如果我是選民,面對梁楊之爭,應該投票給誰,實在費煞思量。這的確是一個艱難抉擇。

從重視選舉結果的角度來看,實在應該把票投給楊岳橋。雖無初選,但楊岳橋的勝算顯然較大,既有民調依據,也有經驗直覺。投票給楊岳橋,足以避免梁楊雙輸而周浩鼎勝選的局面,從而避免立法會議事規則有任何萬分之一機會被建制派為所欲為、肆意篡改。在未來不足半年的任期內,這個風險必須歸零。這項保證肯定比選出一位新議員衝上去佔據和鬧翻主席台來得重要。畢竟我絕對可以等到9月才再欣賞梁天琦的精彩抗爭表現。

廣告

另一方面,從重視抗爭精神的角度來看,實在應該把票投給梁天琦,作為對他在丙申旺角事變中捍衛本土小販擺賣權益而不惜身先士卒的鼓勵,以及實行防禦性合理武力的支持。此外,基於我對未來香港政治大局的展望,我相信「老泛民主派」已成強弩之末,「公投自決派」與「勇武本土派」正是方興未艾,應該給梁天琦一個汰舊換新以及促進整個民主派新陳代謝的機會。

針對這種兩難局面,原本最理想的做法當然是舉辦一場具有公信力的「民間初選」。這也應該是面對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內部在各不相讓時應行之路(當然比例代表制的操作手法,沒有單議席單票制那麼簡單)。可惜的是,梁楊二君既各不相讓,又不辦初選,都要去到盡,結果就是把相對容易的兩輪抉擇,變成了艱難的一次抉擇,然後把政治後果決定權丟給一般選民,令人相當被動。否則,我可以初選投票給梁,一旦梁敗楊勝,然後由楊出選,我在真正選舉時將會投票給楊,毫無懸念。

廣告

如今既無初選,選民難以抉擇,有人問:何不要求二人之中任何一人現在「退選」?首先,立法會選舉根本沒有任何候選人「退選」機制。其次,如果要求二人之中任何一人「事實上」退出(虛名在列,呼籲另投)而另外一人留下,那麼抉擇標準何在?民調?直覺?人氣?我看不出在沒有具公信力「初選」的前提下,可以有任何令某君「事實上退選」的堅強理由。今天不戰而謙讓,當初又何必參選?他又如何跟自己的競選團隊及支持者交代?他如有這種表現,又如何能在下次選舉中取信於人而確保不再謙讓?既然民間初選的關鍵時刻已過,這麼困難的抉擇責任就要由選民現在一力承擔。大家只好面對現實,慎重決定,不奢求任何一人退出。

既然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唯有作出以下盡量兩全其美的決斷:2月補選,票投楊岳橋,任期大約半年,但至少可以確保民主派在直選議席中穩佔大多數,確保議事規則無從修改;9月大選,票投「公投自決派」或「勇武本土派」候選人,絕對可以包括梁天琦(如他屆時願意且能夠參選)在內。

綜觀大局,「公投自決派」與「勇武本土派」的冒起,幾乎已成定局,必將在未來數年,逐漸取代「老泛民主派」。因此,我再等半年也無大礙。畢竟我絕對無法接受民建聯周浩鼎這個黨奴坐收漁翁之利。需知道,這次不是區議會選舉,而是立法會選舉,因此一次機會都不能輸給港共集團,絕對不容有失。

經過反覆思考,我特此呼籲新界東選民這次投票給楊岳橋,不是基於我當年身處佔中義務律師團之中而被這位不辭辛勞的召集人感動,也不是基於楊岳橋是一位善良優秀的大律師,以及其他流於人際關係和矯情濫情的理由,而是基於上述整體政治後果的通盤謹慎考量。如果我是新界東選民,這次可能是我跟「老泛民主派」說再見之前最後一次投票給他們。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大家真誠抉擇,不脫理性考慮;雖說捫心自問,無礙理智決斷。「棄理性、靠感性」之類說詞,可能是男女開始交往的秘訣,但卻絕非政治選舉投票抉擇的應有準則。兩俱善,明輕重,定優次,再行動,恐怕是每位公民行使政治權利的必經磨鍊。順心而為固可敬,謀定而動猶可取!另外,有人說大家這次要「含淚」投票,我卻大惑不解。畢竟這是代議制度,無需一往情深。事前理性抉擇,事後密切監督,才是民主政治生活的常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