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界東選舉結果之啟示

2016/9/7 — 14:55

新界東點票結果塵埃落定,非建制維持六席的優勢,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張超雄、林卓廷及作為梁頌恆成功當選。

新界東點票結果塵埃落定,非建制維持六席的優勢,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張超雄、林卓廷及作為梁頌恆成功當選。

【文:手水】

二零一六年立法機關選舉中,芸芸眾多政治人物中,除了棄保的幾位外,新界東泛民議員主要有兩位候選人,展現出卓越政治家的風範。他們從新界東瀕臨於大規模攬炒的浩劫中扭轉乾坤,為新東這個泛民橋頭堡奪回著六席。楊岳橋和梁國雄,泛民陣營號召力聲譽最隆者。

廣告

他倆分屬不同的政黨,本可各自為政,輕易自保高票當選,但他們在香港三權分立處於前所未見存亡邊緣之際,將香港社會褔祉居首,置個人利益為次,展現出香港政壇上罕見之遠見,勇氣和領導協調能力,楊先生和梁先生由始至終一直全力為整個泛民陣營至同區少四個不同政黨的侯選人拉票。問到會否告急,梁國雄如是說:

「我們要對人民有信心。最重要的不是告急,而是所有相信民主、人民的人,告訴睡火山(即是只投過一兩次票便沒有投票的人)、死火山(即是從來沒有投過票的選民)出來投票。」

廣告

這簡直是整場選舉的最振奮人心中的文句。一流的演辭,須簡單明瞭,意象生動,此段演辭放在現時香港政治之脈絡,氣魄堪比古羅馬時西塞羅捍衛共和制度時演說。歷史的路向不一定連貫漸進分明,機緣巧合,一場顛倒眾生的演講,能在關鍵時刻影響深遠,改變一座城市百萬眾生的命運。二百二十萬選民,逾六成投票率,可以是偶然,卻絕非必然。梁國雄演說,會名留千古。

楊岳橋相較長毛,口號樸實無華:「一齊贏先係贏」。年輕人應容易接電。楊岳橋幾乎在所有選舉論壇皆竭力幫陳志全和張超雄拉票,而在選舉當日更與張超雄一同站台。這是優秀政治家氣魄,是香港從政者之典範。

另一位我印象深刻的政治人物為張超雄。

雖面臨無休止抺黑,卻在難民問題上寸步不讓,忠於自己對公義之追求。須知難民非選民,香港民粹政治而言,說穿了,幫難民不單是無利可圖,更可謂蝕本生意。香港需要像張超雄如此擇善固執,有原則的代議士。他整場選舉絕口不提告急,如工黨副主席鄭司律所言:「從政本應是一份志業。」從他黨友張超雄身上,我看到了信仰。

新界東是個很奇妙的選區,觀乎全港選區,新界東是最反共的選區,同時坐擁最多出類拔萃,議政能力甚高,且政治品格優秀的進步派泛民議員。整個選舉結果唯一的瑕疵,是港共成功利用鄭家富𠝹死范國威。若看看范國威落選後如何回應記者,仍然教人尊敬。他雖深知其落選為中聯辦派來刺客鄭家富所為,卻對之絕口不提,只說「我要定當躬身自省。」這絕非示弱或缺乏自信,觀其儀態辭令,這實是極為克制的悲慟憤怒(self-possessed anger),突顯范先生是位甚有承擔的出色人物。

一落選便老羞成怒,諉過於配票,民調,雷動計劃的泛民議員,應好好反省。

中共精心設計的比例代表制下,泛民選民或多或少需策略性投票,這是制度先天設定,無何奈何。然而當眾人皆告急時,政治人物需知選民之取捨多少跟政治人物本身行為往績有關,為何選民會取羅冠聰而捨何秀蘭呢?除民調外,也跟兩位信念之差異和香港當前選民對政治人物年齡取向相關。范先生政治修養甚佳,亦見承擔,及其本身在地區政績斐然,我希望他能捲土重來。

何解港共要針對范先生呢?

此其中主因為范生生是在泛民中罕有具組織力的議員,在其領導下,新民主同盟在過去區議會選舉大舉殲滅了港共傀儡新民黨的勢力,故共產黨必需除之而後快。泛民新東選民被譽為配票天才,真不為過,成功與泛民領袖協調,讓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和張超雄皆以均匀票數當選。只可怕未能打敗港共的內鬼鄭家富,救不了范國威。

若然新東沒有這幾位不同黨派的泛民議員團結一致,加上選民呼應號召,創出極高投票率,後果將不堪想像。以今次立會投票率創歷史之高,若非范先生遭政治暗殺墮馬,新東本泛民應從九席取七席,現在只能勉強守著六席。今次新界東選舉結果對香港民主運動發展之重要,繫於泛民議員展現出眾領導和協調能力,讓香港泛民支持者知道,儘管面對黨國體制下的挑撥離間,大規模種票,黑金政治,泛民是有能力團結一致,將選票化最多議席,進入立法機關制衡政府,抵抗港共政權,這足垂範全港其他選區。

若然其他選區的泛民議員有此視野和協調能力,如新界西的馮檢基,港島區的何秀蘭,九龍東的譚國僑,今次立會非建制議員的數目,會直逼一半,與港共政權談判抗衡籌碼將會更加凌厲。須知道香港眾多選民排隊到至清晨仍堅持投票,其中主因實為大部分非建制派的元老在香港民主憲政存亡之秋,依舊各至為政。選民意識到自己香港終究只能自己救,只能自行盡力民間配票,將香港從全面極權的鬼門關救回來。這是香港政治的悲哀。儘管議席增加,依然是不成比例,非建制派應該深深檢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