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移民 ‧ 新選民 1】前言:他們左右香港政治未來

2015/11/13 — 18:20

十一月某下午,雖已近立冬時節,唯天氣仍然炎熱。在陰睛不定的一個下午,我們在觀塘道下巴士,翻到位於平山上的彩德邨。

我們抓住邨內街坊,詢問他們對區議會選舉有多認識。

「禾禾禾……禾唔識講,點識講。哈哈哈。」一個看上去約莫四十歲的姐姐用夾雜濃重鄉音的廣東話說。

廣告

「或者你知不知道今月就是區議會選舉?」

廣告

她耍手擰頭。「禾啱啱至落來香港,唔識呀。」

「或許可以講普通話嘛?」我們變陣。

「哈哈哈,講唔出啊……」

我們讓她離去。

姐姐的態度,可以被視為我們採訪新移民時,大多得到的反應。一些年紀比較大,來港十多二十年的,則大多支持民建聯,而且說得出現任區議員譚肇卓的名字。好不容易我們才找到唯一一個,聲稱支持民主派的姐姐。

姐姐今年看上去五十,實際年齡已達七十。

「我覺得呢啲人(指民建聯人士),出賣香港人,我唔鐘意㗎!」她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彩德,連同彩福及彩盈三邨同位於觀塘平山。九七之前,從這裡可以瞭望啟德機場,因此平山又有機場山之稱。2000 年初,政府開始發展此地。及至 2008 年,公屋大廈相繼落成,先是彩盈邨,然後是彩德,最後是彩福。平山遂成為一幅新落成公屋集中地 — 以及內地來港人士的聚居地。

根據 2011 年人口普查數字顯示,彩德、彩盈兩邨結合的觀塘「雙彩」選區,總人口為 17456 人,當中有 10018 人,即高達 5 成 7 人口,出生地為「中國內地」。即便只計算居港年期 0 至 10 年者,也有 4997 人。換言之,每 10 個雙彩居民中,差不多就有 3 人來港不足 10 年。[1]

大陸新移民在不同文化中成長,就算不是一竹篙打一船人,合理的推斷是,作為一個龐大群體,它對香港大小選舉選情會有一定影響。那麼雙彩的區選形勢又是怎樣的呢?很抱歉,沒有選舉形勢。今年民建聯譚肇卓自動當選。某程度上這是因為上屆民主派輸得太可憐:上屆民建聯譚肇卓奪得 1814 票。其對手社民連黃家樂及民主黨邢永豪僅分別得到 259 及 426 票。

建制派在這個新移民人口眾多的選區輕鬆獲勝。

難怪坊間有種講法叫做「溝淡論」— 即內地新移民表面上是以各種名義來港生活,實際上都是中共政治手段,目的在思想、生活、政治等各種面向上「溝淡」香港人,以便管治。

「溝淡論」的支持者聲稱香港人口政策(以至所有政策)均由阿爺話事。阿爺既不滿港人不聽話,就沒有不摻雜國內同胞消滅異見之理,更何況新疆西藏,均有大量遷入漢人、令當地主流反變少數的先例;反對者則認為這說法有排外心理,而且毫無憑據,終究新移民到現在還是少數,而香港人的自由民主氣息也可反過來感染他們。

「溝淡論」的爭辯總是沒有結果。不過客觀事實是,從內地遷移來港的新移民佔香港整體人口的比例,只會愈來愈重。政府統計處今年年中推出的報告推算出,未來 50 年將有 193 萬新移民持單程證來港,即平均每年有 3.86萬人。到未來數年,人數更會由 2014 年的每日 119 人增加至 2019 年的每日 130 人。

伴隨單程證來港累積人口持續增加的,是香港本土人口繼續老化,估計到 2027 年,死亡人數(57,200 人)將超越出生人數(56,900人)。其後本地人口數字將持續下降,新移民的比例,則愈來愈高。

而內地人遷港方法,還不止單程證一途。根據入境事務處的統計,內地學生在本港畢業後,留港發展而獲批簽證的數字,逐年增加,由 2008 年的 2,653 人,增至 2014 年的 9,714 人。留港工作的內地學生,明顯愈來愈多。

無論用哪種方法來港,新移民的政治面貌,肯定左右香港前途,問題只是如何左右。若把結果就此定論為「中共滲透成功,香港刻日必亡」,或許太簡單也太悲觀 — 這套說法的漏洞,我們將作分析。然而,我們也要追問:比重日增的新移民選民,會否及如何影響傳統泛民和建制派的選情?新移民的政治取向如何?他們的取態受甚麼因素左右?新移民人口如何轉換成選票?中聯辦有否或明或暗針對新移民進行組織和統戰工作?如有,怎樣統戰?香港是否有抵擋甚至反擊的方法?

在《立場新聞》新專題【新移民 ‧ 新選民】中,我們走訪研究新移民的學者、熟悉中聯辦的「建制無間道」、懷疑進行統戰工作的機構人員、學生組織,與及多個在不同時代、循不同途徑來港的新移民,嘗試解答上述問題。

--------

註 1:人口普查未有把居港 10 年以上的人口數字再細分。

(編按:本文原有的資訊圖「1998-2064年香港人口趨勢」忽略了新移民人口的可能變化(遷出或死亡),將 97 年後以單程證來港的累積人口與全港總人口對比,有可能誤導讀者,故現已更新文首圖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