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移民.新選民 3】為你建設一個紅色,新家園

2015/11/18 — 20:47

新家園協會九龍東服務處

新家園協會九龍東服務處

「去年佔中後,中聯辦內部做過一個評估,說未來選舉策略要加大力度在長者身上。當然,長者人數多、容易控制,得票率有保障,那是合理的。」熟悉中聯辦的阿勤(化名)透露。

「但我會問,十年後,當老人家都去世了,又怎樣呢?」

「於是你可以看見中聯辦的部署:他們既然認為跟這一代年輕人完全溝通唔到,最終只能埋手新移民。」

廣告

圖一:未來香港人口年齡中位數

圖一:未來香港人口年齡中位數

廣告

如何埋手?在云云專業領域中,有兩個特別與社會意識型態相關。一直以來,這兩個領域堅守香港核心價值,無論中聯辦如何操縱,立法會功能組別也從未輸過,香港才不至兵敗如山倒。

這兩個界別,就是教育界和社福界。

因此,中聯辦若要組織新移民,也就理所當然是向這兩個界別埋手。在這一集【新移民 ‧ 新選民】,就讓我們看看,中共如何嘗試利用社福機構作政治機器,在今天以至可見的將來,嘗試把新移民化成一張又一張的選票。

*   *   *

「叫佢拎埋單程證來報名啦!」

新家園協會在香港有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和新界西五間分區服務處,分別位於筲箕灣、觀塘、深水埗、上水和天水圍 — 全是新移民聚居的地方。一個下午,我推門進入九龍東服務處。門外招牌印有新家園協會的標誌,新細明體的字型顯得特別搶眼。服務處內,約四五個婦女,正湊著孩子,用普通話聊天。舉目四顧,只見林林總總的海報貼滿大小不一的壁佈板。

其中一面大大隻寫著四個字:「會員福利」。

海報寫明,新加入會員可獲贈價值 $80 元的電話儲值卡

海報寫明,新加入會員可獲贈價值 $80 元的電話儲值卡

會員福利包括醫療優惠、牙科保健優惠、中醫養生優惠、眼鏡優惠、迪士尼門票優惠、海洋公園門票優惠、家庭電器優惠、超市優惠、飲茶優惠、百貨購物優惠……其中一幅牆上有一張海報,介紹家園保險(會員免費送一人一份中銀集團保險);另一張海報則是「會員招募禮品贈送」,人人入會都會獲贈中國移動電話卡一張。除此以外,還有不少海報介紹服務處的活動。這些活動以班組為主,如兒童英文小組,6 堂,收 50 元。

接待處的姊姊抬頭看見我,問:「先生,你來幹甚麼的?」我說,有個親戚將要從中國來港,想看看有甚麼幫到她。姊姊向我大手一揮,拋出一份入會報名表。「叫佢拎埋單程證來報名啦!」她說。

報名表上,一家五口互相簇擁,樂也融融。下面寫著「平等.關愛.尊重.團結.卓越」,置頂的則是兩行大字:

榮譽贊助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
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張曉明先生

新家園協會會員申請表

新家園協會會員申請表

新家園協會:不搞政治的社福機構?

在一份《文匯報》的報道上,中國地產公司世茂集團主席許榮茂稱新家園協會為「香港最大慈善機構之一」。

五年前,許榮茂聯同幾位商界人士,在香港成立新家園協會,自任會長。協會聲稱理念是「致力於服務新來港及少數族裔人士」,五年間在港一共設立了五個地區服務處、十六個小區指定服務點和兩間少數族裔中心。會員人數號稱十萬,服務人次號稱五十萬(據一名員工透露,數字摻有許多水份,真實情況不得而知)。一名新家園內部員工透露,每家服務處平均有十數名員工,其中包括三至五名社工,內地來港社工比例約佔一半左右。(《立場新聞》曾去信「新家園協會」及該會服務總監陳義飛請求訪問,但未獲回覆)

對外,新家園協會多次表明只做社福,不搞政治,既無政治取向,也不會在選舉中為建制派造勢。不過去年協會就曾被揭發在「保普選反佔中」遊行當日舉行「親子探索遊」,團費 20 元,行程包括參觀歷史博物館、十道菜海鮮午宴及「反暴力、反佔中」遊行。

協會又多次要求社工花大量時間參與「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設立的街站,向市民收集反佔中簽名。當時有社工不忿,向《明報》投訴,指同事被逼每周花十二至十六小時參與反佔中活動,正常服務反而無暇兼顧。《立場新聞》得悉,最少有一名員工因此憤而離職。

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擺街站反佔中是高層開會決定的。」一名員工向《立場新聞》透露。「好多同事不明白為何要做。後來在一年一度的員工大會上有人重提此事,(高層)說法是,簽名與否,同事可以自行決定;不過擺街站就是工作一部份,一定要你擺。(高層)又講清楚我們的背景是建制派的,員工無可能不做建制的事,正如有宗教背景的社福機構,都會宣傳自己宗教啦。」

然而新家園協會方面,則重申三點:一、沒要求社工擺街站;二、亦未聞社工不滿,三者,街站屬會員自己發起政治活動,協會管不了那麼多。

社福機構的政治任務

誰是誰非,誰講大話?現在讓我們再湊近些,看看新家園協會的機構背景:該會會的董事會由十九人組成,會長許榮茂為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今年 3 月,民建聯籌款晚會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一幅「駿程萬里」書法,以 1380 萬元售出。投得這幅字畫的,就是許榮茂。連同他在內,整個董事會一共有十一人持有政協職銜,當中包括恒基副主席李家傑(政協常委)及恒大主席許家印(政協委員)。

據熟悉新家園協會內部運作的人士透露,協會甚至特別聘用與中聯辦關係密切的人士,為該會工作,專門搞「國民教育」和「中國遊學團」項目。

熟悉中聯辦的阿勤則如此解剖新家園協會的「真正」成立目的:「第一,吸納國內來港讀書社工;第二,真係為新移民服務,因為好多本地社工雖然工作上要幫他們,其實唔係好想做,暗地裡覺得他們是蝗蟲;第三,你知道,香港有兩個界別,選乜輸乜,功能組別又輸,任何有機會做代表的都輸,那就是教育和社福。所以在社福界,(中共)需要借助新家園協會佔一席位。」

在【新移民 ‧ 新選民】專題上篇文章,阿勤雖然提到新移民組織票目前仍未是中聯辦選舉策略,「新家園都係 2010 年成立,第一批客仔分分鐘都未係選民」。不過,他相信這只是時間問題。

「如果你問新家園有無選舉功能,那是一定有的。」他說。

新家園協會九龍東服務處

新家園協會九龍東服務處

福利多 開支大 錢從何來?

到底建制派是如何嘗試把一個個新移民兌換成一張張選票的呢?我們找到該會現職員工家怡(化名)為我們現身說法。

家怡於去年初加入新家園協會。像許多協會員工那樣,她數年前從內地來港求學,於本地大學畢業後,投身職場,最終在新家園找到落腳位置。

她透露,新家園協會工作的第一步,由招募會員做起。新會員主要從四個途徑接觸協會(一)該會在中旅社設立的攤位;(二)經由位於廣州、深圳及泉州的三個服務中心轉介;(三)友好團體介紹;(四)新來港人士直接向該會的服務處或街站求助。

入會當然是免費。之後等著新移民的,就是數之不盡的福利。新家園協會的會員福利部,源源不絕向會員輸出各種著數,小至送麵包、送奶粉、送演唱會門票,大至送電話卡、送保險。稱為「家園保險」的服務為所有中國來港會員提供身故或殘障保障額達十萬元、意外保險一萬元、住院津貼最高達六千元等。一名保險業界從業員估計,「家園保險」服務的每年保費支出可超過 1500 萬元。

新家園協會九龍東服務處牆上海報

新家園協會九龍東服務處牆上海報

還有專為新移民而設的獎學金。獎學金於 2010 年設立,至今有超過 2000 名學生得獎,每人獲得的金額由 4,000 港元到 80,000 港元不等。以 2014 年度為例,單是獎學金金額已達 200 萬元。

新家園協會也搞交流團。今年 8 月,協會舉辦「四海一家.香港青年創新創業交流團」,超過 2000 名青少年參加。旅程包括見中共領導人、見馬雲、參觀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 (China Academy of Space Technology) 。旅程分為 ABC 三線:A 線去北京、南京、上海,9日8夜,800元;B 線單去北京,7日6夜,600元;C 線遊廣東省,2日1夜,100元。《文匯報》形容,生於 2001 年的團員劉倩文,在旅程中「對祖國的成就充滿了自豪感」。

除此以外還有極具規模的大型盛事。新家園協會董事會的年度就職典禮,要在會展租場舉行;七一為慶回歸,他們在添馬公園舉辦「添馬樂.容.融」活動,安排 1250 人一同砌出巨大的 H 字,配合預先準備的「K」字橫幅組成「HK」圖案,打破健力士世界紀錄……

2015 年 7 月 1 日,新家園協會在添馬公園舉辦「添馬樂.容.融」活動(NHA 新家園協會 facebook page)

2015 年 7 月 1 日,新家園協會在添馬公園舉辦「添馬樂.容.融」活動(NHA 新家園協會 facebook page)

很明顯,以上種種都要花錢 — 而且是很多很多很多的錢。

新家園協會年報顯示,2013 至 2014 年度,該會的開支就達到 2300 萬港元,還未計與其他公司、基金會以合作名義花費的開支。

錢從何來?新家園協會日常運作採取自負盈虧。除個別項目外,他們不用收取政府資助。以去年為例,與社會福利署合作及民政事務處合作的項目,分別只有一個和五個。家怡說,由於政府項目的帳目監管非常嚴謹,手續繁複,因此該會會計部員工甚至會埋怨:「唔好再申請 HAB (民政事務署)啦!」

有社福從業員向《立場新聞》表示,「自負盈虧」的運作模式其實不是奇事,但這些機構選擇不接受社署資助的原因,大多出於意識到政府對社會服務設定的框架有所不足,故希望跳出官僚體制,服務在框架外被忽視的一群。而在這理想背後,作為代價,這些機構卻需要不斷以售賣服務、經營政府項目、尋找贊助人、賣旗籌款等形式,補貼開支。

「但是『新家園協會』好似唔憂錢咁……它的 service gap 又是甚麼呢?」

此外,該名從業員也質疑「新家園協會」的財政透明度。以其 2013-2014 年年報為例,報告不清不楚,僅說明 2013 及 2014 年收入分別為 28,229,388 元及 17,171,414 元,卻沒說明錢從何來。每個項目旁邊有「備註」一欄寫上數字,卻翻遍整份文件也找不到註腳何在。報告將贊助人細分為榮譽、鑽石、金、銀、銅四類,但實際紀錄的卻只有兩個榮譽贊助人 ─ 梁振英和張曉明的名字。

建制派與新家園關係千絲萬縷

新家園協會也不設籌款部門,態度上甚至對「籌款」有抗拒心理。許榮茂在接受《文匯報》訪問時,就曾說公眾提到「公益」第一時間就想到「捐款」,他則如此豪言:「單純的捐贈不如自己親力親為。」

正因如此,你在新家園協會的活動中,往往少見社署人員或合作機構的人士前往開幕主禮。取而代之,於該會舉辦的大型活動露面的,盡是政府和中聯辦官員,小型活動呢,則是區議員。

不用說都猜到,全是建制派議員。

新家園協會「愛滿家園」共融嘉年華暨香港島服務處新址開幕典禮,主禮嘉賓包括中聯辦港島工作部部長吳仰偉、中聯辦社會工作部副部長鍾榮熾、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王國興、鍾樹根、郭偉強

新家園協會「愛滿家園」共融嘉年華暨香港島服務處新址開幕典禮,主禮嘉賓包括中聯辦港島工作部部長吳仰偉、中聯辦社會工作部副部長鍾榮熾、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王國興、鍾樹根、郭偉強

2014-2015 年報上「鳴謝」的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幾乎全版都是建制派名字。

2014-2015 年報上「鳴謝」的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幾乎全版都是建制派名字。

「例如民建聯、工聯會等……」家怡說。「因為要考慮老闆們。你請泛民,捐錢的老闆會唔開心。」當然,建制派與新家園的關係,不是主個禮這麼簡單。合辦活動、個案轉介、福利輸送……正如「西環如何操縱區選」專題中「建制無間道」阿明所言:「佢哋嘅做法,係搵一班有錢佬擺幾億落嚟,你可以去同佢申請。佢哋亦會一次過訂好多蛇齋餅,畀你哋分,日派夜派。」

亦有現職新家園協會社工向《立場新聞》透露:「今年協會與區議員的合作特別多。」那時該名社工還不知道背後乾坤,直至我們提醒他今年年底是區議會選舉,對方才恍然大悟。

*   *   *

現職員工:只要做到嘢,建制都無所謂

如今新家園協會在本地社福界,已可謂聲名狼藉。每當我們向現職社工提到這個協會的名字時,對方回應往往是「親中機構」、「睇唔起」、「唔會去」。有社工系學生甚至直言:「實習派到新家園協會的話,通常同學都會拒絕。」

就連在裡面工作的家怡本人,也直言外人會問她:「為甚麼要在這種機構做事?」有時候,同事在屋邨派傳單,更會被質疑、責罵。

「做服務被人講到咁,會好唔開心。」她有點委屈。

那麼為何仍要在新家園協會工作呢?

新家園協會九龍東服務處實景

新家園協會九龍東服務處實景

在香港接受大學教育的家怡坦言,讀書時代她曾比較支持泛民,「因為身邊同學都是支持泛民較多。」她說。「但出來社會後,看法會有轉變。個人會變得中立些。」

「我覺得政治不很重要……只要做到嘢,建制定泛民都無所謂。」今年區選,她可以投票了。「我投票都唔會 care 係咩政黨,都係睇做唔做到嘢。」

家怡也不認為自己協會的工作涉及政治。「例如獎學金,評審標準真的與政治無關。雖然多數得獎同學由建制派推薦,但也有泛民議員推薦的學生獲獎。」擺反佔中街站呢?「雖然擺街站是工作一部份,但同事如果唔想簽名,可以唔簽。」大派蛇齋餅粽又如何?「我覺得對基層人士,完全唔派嘢又唔得……你俾少少嘢,他們已經會好開心。起初我都會問,怎麼他們連個水樽都可以去搶?後來會漸漸覺得,這也是一種單純和可愛。」至於與區議員合作,甚至利益輸送,「我們都知道有新家園會員去了幫區議員做義工,但那是我們管不到的。」

但家怡承認新家園協會是「建制派組織」。

「其實現在招聘面試時都會同應徵者講清楚,話我們是建制組織……你唔支持可以唔入來做,總好過你入來之後日日唔開心。」

*   *   *

不過,客觀點說,社會福利機構有一定政治立場,其實並非罕事。正如阿勤說:「講句公道說話,其他社福機構的社工咪又係撐民主?這不是政治表態嗎?他們又可以在上班時間去遊行?咁你又覺得無問題?」同樣有服務新移民的社區組織協會 (SoCo) 幹事施麗珊也對我們直言,SoCo 會跟服務對象談及公義和民主等議題,儘管也「會讓他們看到不同意見」。

即便如此,如果你問到新家園協會的資源、體制、組織能力、政治立場,自哪裡來,又往哪裡去?你還是會明顯看到一種由上而下的明顯權力結構。

這權力結構,決定了它和其他社福機構的差異。

阿勤認為,新移民從底層影響香港的政治面貌,只是時間問題。

「最少再過兩年啦。」他說。「新家園協會做夠七年,它對選舉的意義就大了。到時你可以再看看,新移民數字和建制派得票率有無 correlation。」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