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聞自由風燭搖曳 港澳雙城殊途同歸

2016/5/30 — 1:54

明報職工會主席曾錦雯(左)與新澳門學社周庭希(右)

明報職工會主席曾錦雯(左)與新澳門學社周庭希(右)

【文、圖:朝雲】

27/5 銅鑼灣 富德樓 國際特赦組織

***

廣告

明報職工會主席曾錦雯說,2002年香港的新聞自由仍位第18,到如今已跌至69。

曾還記得入行之初,政府對記者的審查尚不嚴峻,走訪官員尚算輕鬆,但如今由圍欄到採訪區,則處處制肘。張德江來港,記者根本無法靠近,見到的其實只是一點,記者要用長炮方能拍攝。媒體上的近鏡,要麼是由政府發放;要麼是特闢環節,只容攝記趨前拍照,卻不許提問。

廣告

***

明報員工不料兩年之間,俱因「莫須有」而失去兩位高層。他們想過自願放棄福利,以戮破節省開支的托辭。結果公司另請老同事(梁享南)頂替以平憤,可見財政果真是藉口。

她說明報的同事不想走到樓下,成為報道對象。然而近年明報屢遭橫逆,梁享南已嘗言不會久留,只做一年。她擔心很快又會再遇波瀾。

***

現時明報的編審機制,下午五六點舉行編審會議,四五位編輯職級的員工,都會提出意見,評議什麼新聞值得成為頭條,交由總編輯拍板,是集體決定。再由執行總編輯監管落實,檢視標題字眼等等。

明報新總編鍾天祥,曾擅將六四密件的頭版,改為阿里巴巴。爭議在於當日編審會議,大家早有共識,得出定案,頭版才如常付梓。鍾有什麼意見,在編審會議大可直言。但鍾臨到深夜才推翻公決。

***

網民不斷抨擊明報工會沒有行動,如留言譏刺他們「聽日照常返工」。曾說工會商量過有何行動,不同方案都徵詢過員工。

她解釋按章工作其實不痛不癢,至於罷工則要大家冒被裁的風險,是終極一戰卻可能一無所獲。公司即肯收回成命,安裕也未必願意回來。

現在公司起碼已表歉意,另一方面,過去公司只願形容她是「副採訪主任曾錦雯」,而不願視她為工會代表,今終承認工會地位。

她強調明報員工,並非礙於代價而怯於行動,只是罷工所引發的反應,未必恰如他們初衷。他們的底線,就是捍衛明報,維持一個平台,讓他們能盡記者的責任做好報道。

***

筆者和聽眾都很有興趣,想知道記者跑樓梯的始末。她說當日其實有兩位記者,一位負責持機,一位負責文字。在大堂追問佘英輝時,沒料到他想行樓梯撇甩記者。負責持機的同事一直緊跟著佘,結果佘上氣不接下氣,持機的記者仍行有餘力,繼續質詢。文字記者則一度墮後,稍後亦追上來。所以記者要有強健體魄。

***

資訊爆炸,民眾恍身處大海各端,各自圍攏,難以溝通。即時新聞已經搶佔發布消息的前線,究竟讀者還有何需要,要在明天再買一份報紙?曾認為現在媒體應該分工,由前者發佈消息,再由後者專責分析,與讀者互動。

現今資訊實在太多,我們看似吸收很多,其實都流於淺薄。後者要提供更深邃的框架,建議讀者挑選什麼資訊,值得深入閱讀。

曾推薦衛報正有一系列報道,分析衛報有哪些作家屢遭網民攻訐,再邀他們現身說法,探討仇恨言論,網上欺凌的問題。

***

周庭希解釋,愛瞞日報其實已成立逾十一年。他自06年加入新澳門學社,當年惡搞圖剛剛興起,新澳門學社發行刊物時,裡頭會夾帶一頁惡搞圖,那就是愛瞞日報的前身,2010後始轉戰社交網絡。

周說愛瞞的擴展,純然是誤打誤撞。愛瞞的同事,獲聘時本非請來辦報,但他們建議發展網上平台。他笑言很多人的本科非自己強項,倒在其他地方發揮所長。發布新聞前,周看不出哪些新聞會受矚目,但同事就料到哪些新聞會爆,結果愛瞞大獲成功。

愛瞞上軌道後,市民期許它有媒體的操守,愛瞞遂倣效報館,建立編審機制,如涉事者不能撰寫報道,文章刊登前亦須經人過目。過去也有新澳門學社議員,認為愛瞞既屬學社旗下,自有責任為其宣傳。愛瞞亦頂住壓力,拒當傳聲筒。

現在愛瞞日報的 fb 有逾六萬 likes,盱衡澳門的人口,愛瞞已躋身成澳門一最具影響力的媒體。儘管愛瞞的傳媒身份,時或掀起爭論,然而政府對愛瞞的重視,甚或勝於一般媒體。一般官方記者會,愛瞞都暢通無阻,官方亦從速回應其質詢。政府公關甚至會勸愛瞞按下不表,留待官方回應再作報道。

為何情況與香港恰恰相反?周解釋很多人想爆料,卻無處可爆。一般媒體皆已受箝制,難以揭露黑幕,唯有愛瞞可以披露。

***

澳門的市場太小,沒有媒體能以商業方式自足。除了公營的澳廣視(TDM),只有一大陸資本的電視台兼報澳門新聞。其他紙媒都是蝕本生意,靠老闆注資方得以維持。它們想要的其實是影響力,迎合上意助政府管治。

澳門媒體一直有套潛規則,當記者下筆開放,問題尖銳,冒犯到權貴,就會遭雪藏。如屬電視台記者,就會被調往採訪文化藝術,再無機會訪問官員。批判的報道會被迫偏居一角,被刪至七零八落,記者對文章刪剩小半,已經習以為常。

另一方面,媒體只會派新入行的實習記者,訪問民主陣營和社會運動,礙於經驗難挖到深入題材。報道民主派人物,亦避免具名,不明言他們屬何組織,姓甚名誰,只會說「有團體表示」云云。

***

政權更迭後,澳門的英葡媒體有過一段安樂日子,權貴尚未插手干預。但及後屢有英葡媒體揭發問題,再由中文媒體鬧大。儘管葡文讀者愈來愈少,影響力弱,但經轉載亦有莫大影響,潛規則開始彌漫到外語媒體。

有葡文媒體記者,報道議員可能涉黑,被控誹謗。澳門的誹謗罪,社長與記者會同列被告;即使尚未入罪,被告已需拍照打指模備案。儘管澳門至今未有記者被控誹謗定罪,但只要權貴肯花錢,就可動輒告人誹謗,利用司法程序打擊對方。

另一位葡文媒體記者,在崔世安落區之際,追問到他無言以對,結果崔落區不過三分鐘,即掉頭回去。是為「三分鐘落區事件」。記者隨即遭雪藏,此後一年都留在辦公室,被調往翻譯外電,再無機會出外採訪。

澳門民眾多覺得,前任何厚鏵與現任崔世安,作風有很大分別。前者頗有江湖大佬的氣概,不太介意坊間輿論,嗡乜無妨;但「笨忍」的自尊心則弱得多,多遣爪牙活動。自他上台後,記者被拒入境的次數愈來愈多。

***

隨新興媒體取得突破,政府的打壓亦層出不窮。

傘運前澳門亦發起民間公投,有司警拍下證件一角,向愛瞞投稿明志,有參與民間公投。

警方為找出「內鬼」,誘騙愛瞞記者接洽,再而「現行犯」的罪名,刑事拘留愛瞞記者和實習生,沒收他們的手機電腦,欲藉此查出司警身份。結果時至今日,官方仍未正式檢控。

因應勢態,現在澳門已經學乖。一些隱藏背景的網上平台,平日報道大多持平,小罵幫忙,不露痕跡,但到要事就一起現形。例如崔世安左手交右手,捐錢到暨大的醜聞,它們便扭盡六壬為政府護駕。所有撐政府的文宣都獲贊助置頂,直到遊行為止。

五毛的手法亦已見諸香港澳門。最近愛瞞推出分析報道,發現澳門才是警察佔比例最高的地方。一大堆留言都似模似樣,謂澳門是旅遊城市,為應付遊客,自然要更多警察。眾多類同的留言只求表態洗版。

周感嘆澳門不同香港,頗有點「閂埋門打狗」,難獲國際注意。唯有嚴重至因公投被捕,才得到外媒關注。其他問題和打壓都難上國際新聞,他們關心的只有賭業。澳門的公民社會遠不及香港,愛瞞不能如香港的網媒募捐,捐款者都擔心後果,力求保密。

然而曾錦雯認為,近來香港媒體更多關注澳門,正得力自社交媒體,兩地消息更容易流通。周亦同意兩地文化早已合一,澳門人認為是否屬大事的標準,就是香港的報紙會不會報。他冀兩地一起努力,才能抵禦強權壓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