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施政為民的領袖?

2017/3/24 — 14:55

林鄭月娥、胡國興、曾俊華

林鄭月娥、胡國興、曾俊華

【文:王建成】

香港特首選舉明天揭盅,港人近期熱衷於「估領袖」遊戲。筆者與舊同學相聚,少不免也討論起了領導人選問題,除了月旦紅燈、綠燈,何者機會較高外,朋友之間也討論起更深層的領導問題:如何才算好領袖?談論之間,卻發現何謂「不稱職領袖」昭然易見,遠比定義「稱職領袖」容易。

心理治療師阿寬先說了「熱氣球故事」作提綱:熱氣球上的一個人迷失了方向,於是他徐徐降下向地面的人查問自己身在何方;地上的人回答:你在氣球上。發問的人認為答案完全沒有用,接著再問另一人:「如何去北京」;該人回答:你一路向北就可以了。氣球上迷路的人,更氣得抗議回覆內容籠統,沒有為他的問題提供準確解決方法。

廣告

 阿寬說:「路人的第一個答案是準確的,但上面的人卻抱怨不夠宏觀,而路人的第二答案則夠曬宏觀,但佢又認為唔夠具體,最終即係〝佢講曬〞」。阿寬認為有很多「領袖」就如熱氣球上的人,只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卻不知道要如何到達,荒謬到連本身的位置也不清楚,卻高高在上在指責下面的人!

三個領袖的集體經驗

廣告

牧師阿款認為,熱氣球上的人似乎多了點無知、又少了些自知!這是一個平衡的問題,懂得反醒的領袖應可以憑學習而改善,但如鐵板一塊的頑石則只會演變成終日苦口婆心,處處持老賣老的「為你好」,講你如何未夠世故、未達老鍊之境。這種領袖的常見缺失,係時常力排眾議,意見接受、行動照舊。其人的存在感似乎建立於行使否定權之上。就如哲學家尼布爾(Niebuhr)的提出一些宗教聖人上身,形象十足救世主,行事婆媽,堅離地之餘又叫人煩厭的「愚蠢的光明之子」。

商人阿偉卻說,熱氣球上的人不是一事無成,起碼有些遠景,而那些毫無目標,只有「推銷員」意識的人如走上領袖位置,更令人憂慮!推銷員的心態就係「做Deal」為最高價值,他們不計成本、無視原則,只求開單,交數、篤數為終極目標。這種管理方式顯而易見會帶來災難,而最壞的情况並不是開單後的虧本,而是用同樣的邏輯去表現出来的行政怠惰,即是以「唔做唔錯」的心態,用盡所有方法去保持現狀。這是典型的水鬼升城隍的荒唐 ,企業如得此人,極量關門倒閉,只是幾十或幾百人失業,但當一個地方又或國家得人如此,則不堪想像。「推銷員 」如出身基層更可能終日巴結富商、藍血貴族以提升及補償因出身帶來的高度遺憾。

AO阿斯係舊歌歌迷,話題令他想起了林振強填詞,郭小霖主唱的一段歌詞:

「打打打       亂去打尖馬背部
用我"陰濕掌"推出我路途
又再假假假   用個假身掩眼部
用我口水花   飛鏢似浪濤
大笑哈哈哈   用我笑聲敲腦部
用我奸手指   挑剔你命途
又再叉叉叉   用個尖叉馬背部
任你輕功好   始終無路退」

他說更可怕的領袖是行事愛弄權,而且精於語言偽術,媚上欺下,做事只講自身的集團利益,為主子當然奮不顧身,時常前言不對後語地打倒昨日的我。同樣地,其身邊同時也滋養著大群打手做幾近相同的行徑,這些「政冶買辦」會被直接授權、又或間接以精英互選的委任出現,從而形成一種勢力,當人多勢眾的時侯,這種領袖說話更理直氣壯、大有眾人皆醉的氣勢,當然內裏是怎樣?大家只可以靠估!

阿偉卻接了上来說,「唔使估!睇佢屋企就知!」阿寬也說:「猶太 Torah 就講 Judge a man by his wife !

阿斯再講 : 「我諗淨係佢唔知咋!佢笑騎騎就係人都知放緊毒箭啦!」

在這個三月的晚上,選領袖這個嚴肅的議題,我們都只能無奈地用這種嘻笑的形式去買醉議論。無論怎樣,筆者還是希望星期日之後,我們有施政為民的特首出現,如果當選人少點「不稱職領袖」的特性,已是我佛慈悲,祖先庇佑,哈里路亞,滿天神佛的保佑和恩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