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旗幟飄飄歌聲揚揚而民心惶惶……

2017/11/7 — 13:39

中國國旗 l Prachatai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中國國旗 l Prachatai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據筆者粗淺的認識,不少國家對於國旗和國歌的解說和應用都有一定的規範和守則,不過,卻未必一定透過立法程序,甚或附設嚴苛罰則以期收阻嚇作用的方式處理。  事實上從正面角度看,國旗和國歌代表每一個不同國家的特色,具象徵意義和禮儀性質,也有一定的實用效果,以至產生感染民心的滲透力。  為此,筆者對於內地通過《國旗法》和《國歌法》,以及本港特區政府的本地立法跟進等事宜,其實並無特別反感,一直以平常心視之。 

不過,在當前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影響下,掌權當局以高規格和高姿態立法處理,附庸者更以高步伐高聲調和應,當然事出有因。  如今中國共產黨銳意開拓威權局面,香港特區那些為求「政治正確」和「寧左勿右」必不惜奉迎唯上的奴才和投機份子實在太多,說話總要講盡以示絕對效忠愛黨,加鹽添醋的演譯,甚或幫腔之餘還刻意捲起衣袖落力插手,只嫌得不到主子歡心和讚賞而罔顧香港社會的現實,把一宗本來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事搞弄得「大義凜然」的沸沸騰騰,以至網上傳媒、坊間社交媒體和茶餘飯後的場合中掀起熱哄哄話題,戲謔諧說有之,嘩眾取寵有之,嚴肅討論有之,煞是好笑和好看。  本來旗幟飄飄和歌聲揚揚的尋常事,便因為那些「好事之徒」和「無恥之輩」的一言一語,包括馬恩國傳「聖旨」的宦官語氣、葉國謙借喻「聞國歌便須企定定」的恫嚇口吻,以至羅范椒芬嘴甜舌滑卻暗藏殺機的「執生論」,引致民心惶惶……。 

對於國旗和國歌配合適當場景的使用,筆者的確無特別意見,遑論不安情緒或興奮感覺。   體育活動頒獎時升國旗唱國歌,國際會議或接待國家元首時懸掛國旗和演奏國歌,以至葬禮上棺柩覆蓋一面國旗和以國歌作背景音樂等等,筆者以為都是特殊場合禮節和儀式性質的附麗和裝置而已,心底總是沒有泛起多大的波瀾。  不過令一方面,筆者仍然記得抗日戰爭淞滬會戰時女童軍楊惠敏給守護上海四行倉庫國軍送國旗的事跡,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最後在六層大樓上飄揚起來;太平洋戰役中琉璜島山頂上樹立起的一枝星條旗,既象徵攻克勝利的喜悅,也標誌著驅逐侵略者的決心和意志;激昂的法國馬賽曲鼓舞民心反專制抗暴政,傳播「自由、平等、博愛」訊息……。  凡此種種國旗和國歌在不同場景所引發的聯想,往往收到激勵軍心和振奮民意的效果。

廣告

可是,在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治下,黨國不分,愛國扭曲成必須忠黨,綑縛式的政治現實就是讓人把國旗和國歌聯想起共產黨禍國殃民的孽,難以分割。   說真的,筆者對於國旗上那顆標示中國共產黨的大黃星,以及那四顆階級分析的小黃星所展現的象徵意義並不完全認同,國歌中「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民……」所說的對象更恐怕不是當年日寇鐵蹄下被踐踏被殺害的國人,卻是時下新時代紅色王朝下被壓服被噤聲的蟻民。

說得坦白一點,在當前威權政治氛圍下,升國旗唱國歌都是「雞毛蒜皮」的事,以至於在適當場合保持一般的莊嚴和尊重態度也可說是無可奈何的「應有之義」,因此,筆者在有無立法規管的情況下也沒有太大的迴響!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