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既是專業,何來特事特辦?

2016/6/28 — 16:4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梁兆昌(IT 呼聲成員, 資訊保安專業人員)】

前有「行李特送」,近有「瘜肉打尖」,「特事特辦」讓職業操守和工作彈性兩者變得模糊。到底是否在專業運作裡也難以分辨?還是份屬中港融合的必然發展?幾位專業人士的分享,反映了現時的香港狀況。

金融界:依法特辦,才是隱憂

廣告

「金融業界的監管,向來十分嚴格,沒有特事特辦的餘地。」思言財雋召集人葉旨崢表示,銀行業確是有按業務大小而對客戶訂出服務的優次,甚而提供為客戶尋找學校等度身訂做的服務,但所有有關的金融產品和服務,均受証監會及金管局的監管。

「雖然業內一些前線工序,如核對帳戶資料等,或有出現灰色地帶,但目前的監管權力很大,「過火」定會被譴責。」葉認為:倒是目前中資比外資和華資也擴展快,北上發展的取向正影響相關法例的更新。若日後依法也可特事特辦,才是最大的隱憂。

廣告

建築界:豁免申請,要求嚴謹

「不需依建築條例施工的豁免申請,也需符合嚴謹要求。」思政築覺成員關兆倫說,建築業內簡單如樓宇內的消防系統,像警鐘花灑等少不了。但遇上如機場大堂的高天花,花灑就難以發揮作用,建築師需附以電腦模擬其他防火設施的可行性,才能申請豁免。

「屋宇署要求嚴謹,建築漏洞不易鑽。」他說就如早前有建築商把屋內所有大窗台計入樓宇面積裡,即時有相關法例的修訂建議。至於早前鉛水及城大塌頂事件,他認為屬個別情況,與既有的用料及圖則審批程序無關,相關管理層是沒辦多於特事特辦。

法律界:有法可循,行業底線

「在外人看,同是偷竊,何以這個判社會服務令,那個坐牢?幾時輕判,幾時重判,都摸不著頭腦。」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認為,這都是因公眾不了解法庭會因應個案情況,裁決量刑起點及刑期,但無論差距如何,都有法例和先例可循,絕非特事特辦。

「客人要律師代理法律事宜時,律師除了是他們的代表外,也是法院組成的一部份,有把關的角色。」他認為,現時大部份從業員對此極為重視,不會也無需為一時利益把前途作賭注,業內依然堅持行業底線。

資訊科技界:版權私隱,仍然重視

「香港的IT業界非常有彈性,只要不超過預算,還是願意額外為客人多次修訂產品。」不過前線科技人員成員黃浩華強調,就一些技術問題,特別是牽涉私隱資料的處理,例如醫院的醫療紀錄,同業基本上都非常小心,就是客人未多提及亦然,不會特事特辦。

他補充,本港業界對於版權的尊重,也是非常一致的。「竊取別人的成果,賺自己的錢,好多人都反對。」他認為,這也是國內和本地IT人最不同的地方,這份堅持也令本港IT業界被其他地區認同,是業界可以面向世界發展的實力。

由此可見,所謂「特事特辦」的情況絕非香港常態,社會一向是依賴「以法為本」為基石,但愈來愈多的「以人為先」事件是令人憂慮的,更有甚者,有些把關者不但沒有做好把關工作,反而合理化在上位者濫用特權, 說成是常態,破壞「以法為本」的制度,影響管治的有效性和制度的公信力。各個專業以後將如何面對從「人」而來的壓力,還是要看各從業員對專業精神和核心價值的執著和堅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