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既然做得政治雜種,就唔好扮純種

2016/11/19 — 15:24

盧偉國、郭卓堅

盧偉國、郭卓堅

長洲居民郭卓堅計劃在下周一,入稟司法覆核工程界立法會議員盧偉國在持有英國護照下宣誓,是不忠誠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盧偉國解釋,持有英國護照是工作需要,不認為司法覆核有理據。

(Now新聞台)

愛國唔怕遲,只怕無人知。
口頭說愛國,腳頭往外移。
䕶照藏櫃底,愛國可暫時。
靈欲不一致,政治混血兒。

又要被「認許愛國」,又想留「政治後路」。
如斯謂「愛國愛港」,其實是「政治雜種」。

廣告

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如果真的要保持香港社會的獨特性,尊重香港過去一段時間那一段獨特的歷史,根本就沒有必要限制太多。為何一定要拿著香港身分證的人都要說愛國?不要說那一批長期處於社會較底層的南亞裔香港人,大家去蘭桂坊、愉景灣、梅窩、南丫島那些外國人社區,問一問那一批長年在港生活的西方人,他們也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但他們會不會愛這一副德性的中國?

其實,如果真心誠意承認香港是一個國際社會,真係有意願保留香港社會的特色,對於外國人參與社會事務的限制無須太嚴格。只要在一國兩制原則下承認中國的主權,支持基本法,宣誓效忠香港便應該夠了。有部份議員拿着外國護照也不一定是很大的問題。這正是基本法制定過程中容許立法會部份議員保留外國國籍的原因。

廣告

但隨着近年的政治轉變,「愛國」成為阿爺分餅仔予其圈養著的政治禽畜的重要標準。因此,口說愛國,姿態上要表現得愛國,其實是愛黨撐黨,已經成為了最有回報潛力的尋租行為。在物欲橫流,賺錢至上的假社會主義中國,一日商機仍在,愛國仍然會是一個受歡迎的、人人不甘落後要往自己面上貼的面具。

在香港,隨着本土主義及港獨思潮的興起,以愛國為標榜,就更加是奇貨可居了。除了不需擔心冇得做議員之外,還可以愛國之名打壓政治對手,大義懍然,唔需要講道理,總之就係政治先行,愛國惡晒。

但偏偏正是這類人最清楚當代中國社會政治的殘酷,共產黨手段的殘忍。所以口頭說愛國,慌死無人知,表態唔怕核突,但骨子裏個個都揾定後路,總之到時搵夠就走,着數攞盡,話知搞到香港呢個場爛晒,對佢哋有乜所謂?

好似盧偉國呢一類人,其實繼續做議員都無乜所謂,一日有功能議席喺度,佢哋選得出嚟,唯有接受。而且買政治保險,冇乜值得大驚小怪。在香港這甚至可以被視為一種可以被理解的行為。但最不堪就是唔知自己身有屎,總是要拿起那個愛國假面具,隨着專權者的指揮棒來起舞,以愛國之名來凶人。過去幾個星期,這位盧議員也跟着那一批所謂愛國建制派,以反對辱華之名來製造混亂,自己拿着外國護照,隨時可以鬆人,竟然也甘心情願,面不紅耳不赤做政治嘍囉的嘍囉。今天被人質疑拿着外國護照可能不合資格成為議員,又要砌辭狡辯。

老實講,鍾意做政治雜種係自己嘅選擇,但既然做得政治雜種,就唔好扮純種,仲要以政治純種之名打壓其他人?這才是令這一位盧議員今天的嘴面特別令人厭惡的原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