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和英國的反「三跑」鬥爭

2015/3/19 — 17:52

行政會議不顧反對與質疑,通過機場管理局以1415億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的計劃,連場抗爭似乎已是不可避免。

日本東京成田機場及英國倫敦希斯路機場的擴建計劃,均曾觸發撼動全國的大規模抗爭行動;最終是持續數十年的抗爭(日本)以及真普選的力量(英國),將當地的「三跑」攔下。

成田機場抗爭持續數十年

廣告

1962年,日本政府提出興建東京第二個機場,至1966年決定選址東京近郊成田市,涉及大量三里塚及芝山町兩區的農地,但未有諮詢當地居民便拍板,兩地農民成立聯盟激烈反抗,後有越來越多的政團及青年加入。農民發起「一坪運動」,將農地分成約3.3平方米一塊售予支持者,盡量登記在不同人的名下,令擁有農地的地主多達1000多人,拖慢政府的收地進程。

但政府於1971年決強行收地,警員終與抗爭者爆發流血衝突。當年9月爆發「東峰十字路口事件」,數千名農民、學生及聲援者阻止機場動工,與數量相當的警員衝突,最終做成3名警員及1名示威者死亡、逾150人受傷、400多人被捕。農民持續抗議令成田機場延宕12年才建成,但在1978年3月機場啟用前夕,有示威者潛入機場控制塔破壞塔內系統,令成田機場啟用日期被逼延後。1985年10月20日爆發成田抗爭中最大規模的衝突,數千示威者抗議機場二期工程,再與警察衝突,有示威者投擲汽油彈;衝突造成數十警員受傷、200多名示威者被捕,是為「現地鬥爭」事件。

廣告

抗爭一直未有平息,雖未能阻止機場興建,但亦逼使政府始終未能將機場興建至原定規模。按原先計劃,成田機場將興建三條跑道,但1978年啟用時僅一條跑道完工,後才興建第二條跑道;然而,因有抵抗政府收地的農戶,一直居於成田機場範圍內,即使要忍受巨大噪音,始終拒絕搬遷,令第二跑道未能按原定方向延伸,飛機降落後要繞行。

一直到1991年,抗爭進行近30年,日本政府始成立調查委員會調停事件;1995年,時任首相村山富市,正式向農民及抗爭聯盟道歉。

反希斯路機場「三跑」殺上國會  計劃終攔置

早於2001年,由工黨執政的英國政府已在考慮興建希斯路「三跑」,並於2003年發表的航空發展白皮書中,正式提出興建三跑及第六客運大樓的計劃,預期在12年內建成。2006年,工黨政府重申支持興建三跑。翌年8月,當地環保團體及受影響居民組織開始在希斯路機場北部紮營抗議,參與示威的人數一度逾千,警方出動警棍驅散。

反三跑示威不斷,2008年2月,更有示威者闖上國會大廈天台,垂下「不要三跑」大型直幅

雖然歐盟亦警告「三跑」啟用將使空氣污染大幅超標,但由工黨主導的英國下議院仍於2009年初正式通過落實興建三跑。綠色和平、世界自然基金會英國分會等13個團體,集合達500萬人支持,以諮詢過程不符程序為由,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強調三跑計劃有違政府早前通過的污染標準,令政府訂立的減排目標無法達成,亦未有詳細評估計劃成本;民間智庫研究評估,希斯路建造三跑,最終會導致50億英鎊的赤字。法院最終裁定,計劃有違2008年氣候法案和英國減排目標,政府須重新檢討擴建計劃。

至2010年,工黨政府在大選中落敗,保守黨及自民黨合組新政府,組閣共識包括放棄希斯路「三跑」,以及倫敦另外兩座機場的擴建計劃。

英國當局推行計劃7年,至2010年由於工黨政府下台,終要宣佈放棄希斯路擴建計劃。反三跑居民組織主席John Stewart 2011年接受港媒訪問時表示,香港與希斯路的程況「明顯相似」。

John Stewart表示,當地七年「抗爭」反映經濟發展不可凌駕一切,即使沒有第三跑道,「只要能改善機場效率,對市民及環境有好處,同時亦不會影響經濟」。他建議香港社會團結一致,探討經濟效益數字準確性、說服不同政黨支持,及詳盡計算環境、社會及經濟損失成本,「不要輕易與局方妥協」。

2011年《星島日報》

不過至2012年,聯合政府又重提擴建倫敦機場,引發新一輪示威;英國社會仍在討論不同方案

參考報道:
衞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