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事件的平行時空 — 英國法院輕判學生暴動、台灣撤告太陽花

2017/9/5 — 11:59

社會出問題,無法解決,導致社會有人抗爭,是普世現象。示威往往都不是絕對和平。過程之中,出現武力突破、損毀財物、佔領、拒捕,也是經常出現。但如果不想社會矛盾加劇,理應不作重判,甚至可能因為政治決定而撤控、特赦。以下的例子來自英國和台灣。

學生主導的2010年英國暴動

廣告

2010年12月,英國議會表決將大學學費上限大幅增加三倍,令學生極為憤怒,無法承擔,而且新制等於將窮人子弟拒諸門外。學生開始遊行、集會、示威。

在倫敦各處,都有大規模的學生示威,與警察衝突,甚至有人包圍王儲查里斯的坐駕,令其受驚。持續約一個月的大小抗爭,也被形容為「學生暴動」,student riot,造成半個倫敦交通癱瘓。

廣告

由於通過政府緊縮預算的政府是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的聯合政府,示威隊伍開入西敏區的Millbank Tower,直搗英國保守黨的總部。

和平抗爭演變成暴力

初期有份組織抗爭的英國「學聯」(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表示,不同意有關行動,但群眾索性自行其事。群眾衝擊警察防線,約二百人突破進入大樓,將大樓佔領,打爆玻璃、燃燒海報、大肆搗毀,甚至有學生在天台朝地下的警察擲滅火筒。

防暴警察來的時候,學生朝警察擲蛋、爛生果、玻璃碎。最後警察清場,拘捕五十四人。

英國法庭因社運背景作輕判

出奇的是,這五十四人多數沒有被判以重刑。造成如此破壞、觸犯法律,被捕者的收場包括:因為證據不足,而法庭直接撤銷案件;有罪成而緩刑;有社會服務令、罰款、守宵禁令、戴追蹤裝置等。

當然案情嚴重者也會入獄,刑期最多的一個亦只是十二個月。雖然外界會用「學生暴動」形容這一系列佔領,但英國法庭動用的罪名,是 「暴力擾亂公共秩序」(Violent disorder)、刑事毀壞(criminal damage)等。

即使英國警方的處理亦遭受濫權和濫告批評,但無論如何,同樣使用有破壞公物、與警察衝突,甚至還佔領了別人的大廈,英國學生卻未至於要付出像旺角審判的受害者那樣,動輒監禁數年的慘重代價。

學生主導的2014年台灣太陽花衝入立法院

同樣,台灣學生在反對兩岸服貿條款一役,發起太陽花運動,學生甚至教授乘夜衝入立法院;趕來增援的學生打爛玻璃窗,突破警方防線,由側門突入;在衝突過程中,也有警方受傷。有警察心肌梗塞發作昏迷、有警員手臂撞到欄杆導致手骨折。佔領過程中民眾和警察受傷者不計其數。

台灣政府尊重社運判無罪

事件中,有廿二人被控違法集會遊行、煽惑他人等罪,法庭卻認為,由於他們的行動是因為公共事務,而立法院對公共事務政治意見表達予以容認尊重,所以判他們全部無罪。

另外在運動中,行政院也曾被短暫佔領。 2016年5月20日,行政院長林全決定,對126個被告撤回刑事公訴,理由類同,就是政府認為此乃政治事件,於是用政治解決,而非單純用法律條文就可以解決。

港共錯用暴動罪 強加重刑壓制民憤

香港特區和北京政府乃至一般的政客,一味強調法律、法官、法治,其實恰恰是不了解政治事件,要政治解決。等於佔領期間,用法庭禁制令來清場,只會製造更大矛盾,而沒有解決事件。對於否決普選, 中國直接管治香港,各種殖民政策一日不改弦更張,民憤不息,就算動用多少法律條文,人大釋法多少次,都無法消解真實的社會矛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