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騷亂】兩男一女暴動罪罪成 不准保釋

2017/3/16 — 12:45

去年農曆年初二凌晨旺角騷亂,兩男一女向警方投擲玻璃樽等物件,共被控一項暴動罪,法官沈小民今早於區域法院裁定三人罪成,為旺角騷亂案中首個 「暴動罪」定罪的案件,三人不准保釋,案件今午再續。

沈官指,當晚的暴力行為已達嚴重級別,構成破壞社會安寧,裁定當晚有發生暴動。

三名被告依次為港大女生許嘉琪(23歲)、學生麥子晞(20歲)及廚師薛達榮(33歲),他們被控一項暴動罪, 控罪指3人於去年2月9日在旺角豉油街一帶參與暴動,三人否認控罪。主審法官沈小民裁決時表示,作出裁決時要考慮三個問題:

廣告

1 當晚是否發生暴動 ?

2 被告是否暴動參與者 ?

3 他們於暴動中曾做過什麼?

沈官指,「非法集結罪」與「暴動罪」之分別,在於構成非法集結的元素是,集結的人令人害怕他們「會破壞社會安寧」,不需實質破壞社會安寧,是指「未發生的暴力行為」;而要構成暴動罪,則是集結的人有「破壞社會安寧」,「必須為暴力行為」即造成有人受傷和財物受損。

廣告

沈官指,當時有人向警方掟竹枝和玻璃樽,縱然沒證據影顯示有警員當晚有受傷,但當晚的暴力行為已達嚴重級別,不論有否造成傷害,已構成破壞社會安寧。裁定當晚有發生暴動。

法官裁定許嘉琪有掟玻璃樽

法官指,相信第一被告許嘉琪是參與暴動的一份子,而她曾於當晚向警方防線投擲玻璃樽。

法官引述女偵緝探員盧蔚賢供稱,當晚她見到穿藍衣的許當晚掟了兩次玻璃樽,並當場抓著她。但根據現場錄影片段,拍攝到一名藍衣女子共4次向警方掟玻璃樽,盧亦能在片中認出自己,亦能指出片中顯示的女子第一次擲樽,就是盧自己於現場見到藍衣女子第一次掟樽的情況。對於盧與錄影有不吻合的地方,法官裁決時解釋,這顯示了人記憶上的局限,並不能如攝錄機般將眼前的事情一一記下。

法官相信,因片中沒有另一名類似的女子,故相信片中掟樽人就是許。

法官裁定第二、三被告是參與暴動一份子

對於第二被告麥子晞,因為麥被捕前有逃跑,而法官指,若是旁觀者,理應站於行人路等位置觀看暴動,而不會走入暴亂的人逃跑的路線之中,所以裁定第二被告是參與暴動的一份子。

根據判辭,現場錄影片段拍到第二被告向探員陳宏博擲竹枝,陳之後將其壓在地上。而陳亦在六福珠寶的閉路電視錄影中認出第二被告,當時麥將竹擲向陳。法官裁定麥不止參與暴動,亦曾向警方擲竹枝。

就第三被告薛達榮自辯時稱,當晚他於創興廣場唱K後,到彌敦道行人路見到人群在奔跑,為顧及人身安全和為免被誤會為該班正在逃跑的示威者,薛故「見人跑就跑」。但沈官認為,若不想被誤會為參與搗亂的人,大可站到挨近商店的位置,不應與示威者一同逃跑,更何況這樣有可能發生人踩人事件,所以認為薛的說法站不住腳,亦相信他曾向警方擲玻璃樽。

法官引述警長岑偉強作證指,當晚留意到一名男子「零零舍舍」沿行人路衝上來,於近豉油街向警方擲玻璃樽,之後該男子因見警方衝前即逃跑,後被岑制服,這男子就是第三被告。而現場錄影顯示,一名男子向警方作出投擲作後就逃跑,之後被兩至三名警員制服。 岑能在片段中認出自己和薛,他指出片段中的該名男子就是薛,自己就是片中其中一名追捕者。法官相信呈堂片段反映真實情況,片中可見薛逃跑前曾掟玻璃樽,法官相信他有這樣做過。

沈官指,案發當晚確實有20至30人參與暴動,三名被告均是其中一份子參與暴動,而法官指,從第一和第二被告當晚被截獲的位置而裁定他們有參與暴動,而他們分別掟玻璃樽和竹枝,暗示他們是親身參與暴動,即使沒做這些行為,他們仍是暴動一份子。

暴動罪最高囚十年

法官一再重申,被告並非只純粹參與暴動,而是有進一步非法行為,即掟玻璃樽或竹枝等。

區域法院法官2月份裁定三人表證成立,並同時裁定五條公眾媒體片段,即從無線電視新聞網頁下載,及 Youtube 下載的片段不獲接納呈堂,被告許嘉琪及麥子晞的口頭和書面招認,都不獲作呈堂證物。

《公安條例》中的暴動罪已逾10年未見在港應用,罪成最高可判監10年,由於本案在區域法院審理,最高監禁刑期限於七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