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騷亂】用Game Theory分析,阻止暴力升級,你要做的是。。。

2016/2/14 — 0:30

於旺角用胡椒噴霧指嚇市民的警員。(攝:Kris Cheng)

於旺角用胡椒噴霧指嚇市民的警員。(攝:Kris Cheng)

【文:這個 PhD 只是我的負累

在對策論 (Game Theory) 甚至在數學中, 最多人聽過的理論, 可能是囚徒困境 (Prisoner's dilemma), 當中的一個例子叫 "軍備競賽", 正好可以解釋這幾天警民衝突升級的因由, 以及阻止暴力升級的可能方法.

先簡單講解一下如何把 Game Theory 套用在這裡. 首先, 博奕雙方為警方及示威者. 站在警方角度, 他們認為暴力驅趕示威者是必須的, 甚至認為濫用暴力是沒有問題的. 於是你隨意都可以看到警察對和平示威者施襲的畫面, 例如朱經緯對途人無差別攻擊, 就是這個原因.

廣告

假設總有示威者不會因為警方威脅而退縮, 那麼示威者面對警方施襲, 他們的應對方法有兩種: 一是堅持和平理性, 二是還拖. 在雨傘革命的時候, 示威者已經試過第一招, 結果警察肆無忌憚地打得更兇, 打完屈 (從後來絕大部分告唔入黎睇, "屈" 這個字應是恰當的) 示威者襲警, 這說明第一招走不通. 所以示威者 *理性* 的選擇是還拖, 事實上示威者亦走上了這條路.

面對示威者還手, 很容易就能理解, 警方必然加強武力, 現在是對天開槍, 以後恐怕就是對人開槍了. 然而我們假設了示威者不會因警方威脅而退縮, 所以警方加強武力, 示威者亦會加強武力, 形成惡性循環, 直至某一天, 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為止. 這就是數學上的 "軍備競賽", 而 "以暴易暴" 就是這個遊戲的 Nash equilibrium.

廣告

怎樣化解這個惡性循環呢? 教科書上的標準答案是通過談判, 但現實中這不可能, 因為梁振英政府連政改此等大事也不願談判, 而只能重覆一己之辭, 實在不能對之有所期望. 談判之路斷盡, 那還有方法嗎?

有的. 就是阻止這場遊戲 (指軍備競賽呢個 game) 發生.

藍絲式的方法就是要示威者返屋企, 大家應該知道咁係唔會 work, 總有示威者是不會因為威脅而退縮的.

這場遊戲要發生 (至少要) 有兩個條件, 一是有人示威, 二是警方使用過量武力, 襲擊和平示威者. 阻止第一點發生是不可能的, 那麼, 盡力阻止第二點發生, 就是個可行方法.

因此, 如果你不希望見到以暴易暴, 不希望見到暴力升級, 你要做的不是譴責示威者使用暴力, 因為這是他們的理性選擇, 你譴責示威者, 結果只會給予警方信心, 令佢地更加暴力對付示威者, 結果暴力還是會升級的.

你要做的, 是 *譴責警方濫用暴力*. 
你要做的, 是 *譴責警方濫用暴力*. 
你要做的, 是 *譴責警方濫用暴力*.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從旺角夜市第二天風平浪靜可見, 只要警方不率先動武, 根本唔會有事發生. 所以暴力升級的始作俑者, 是警方而不是示威者. 你不能寄望示威者被人打而唔自保還拖.

警方使用武力是有限制的. 當佢地越過呢條界, 你要譴責佢, 等佢以後無咁肆無忌憚越界. 任何盲目支持警察的行為, 或者認為警方只要係執勤, 就可以無底線動武的, 都只是暴力的燃料. 口叫反暴力最響亮的所謂撐警團體, 其實是暴力事件的幫兇.

記住, 你不需要支持示威者, 你只要不希望暴力升級, 譴責警方濫用暴力, 就是合理的做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