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黑夜,誰笑到最後?

2016/2/10 — 12:48

2016年大年初一晚,「旺角黑夜」,警民對峙。(圖片來源:朝雲)

2016年大年初一晚,「旺角黑夜」,警民對峙。(圖片來源:朝雲)

年初一,本應喜氣洋洋。但卻發生任何香港人也不願看到「旺角黑夜」。

外國有傳媒用「魚蛋革命」來形容是次事件實在有點兀突,難道事件真是因魚蛋而起?又,革什麼命?不過,至少令我慶幸是外國傳媒不說是「魚丸子革命」。

我至今仍認為,是雨傘運動不是雨傘革命;魚蛋革命,亦沒有魚蛋,亦沒有革命。香港仍是老樣子,否則怎有旺角黑夜的發生?

廣告

事件的果,眾說紛紜,但我堅信,事件的遠因近因則相當清楚。

廣告

政府的選擇性執法

近因清楚不過了。在沒有產生任何混亂之際,差人可以突然強硬挺軍旺角?另邊相,屯門良景,政府旗下的領展商場,卻又突然聘用一班兇神惡煞、全戴口罩的「管理員」,施以不知從何法理根據而來的武力,對付小販,為何其他面對同樣問題的私人商場,卻沒有這些「管理員」?事有湊巧?由屯門、桂林,至旺角,突然的「同氣連枝」究竟背後有什麼動機?

最重要是,差人突然硬起來對付小販的同時,卻仍見滿街違例泊車,新界眾村仍是「今夜煙火燦爛」?這是選擇性執法!你有選擇,自必有依據,一個政府何以執法,何以不執法是重大的政策決定,這是一定要交待清楚,絕非一句依法辦事便能了結。

再者,執法?那麼請問有什麼理由、理據,把一個正在正常採訪的記者按在地上狂揪15秒?這是怎樣的執法?

社會怨氣的爆發

遠因不用多說,社會怨氣日積月累,根本任何風草吹動,都能引發,何況是差人的突然主動提供「火藥」。689上台以來,其行事莫不是以挑起社會矛盾為首任,你最反對的他偏要做。想看香港電視,他以「一男子」的莫須有理由否決;極度剋人僧的劉江華落選立會,年輕選民慶祝之際他卻委之做官;同樣,九成師生反對的李國章,689偏要委任他出任校委主席;還有那些建制派,高鐵、新界東北、港豬噢,只要「敵人」反對的,建制派務必支持,政策如是,甚至連近期網民杯葛爛晶的電影,建制派也竟可以派飛、送飛以圖幫爛晶一把,這種共黨的不分是非黑白,純以敵我分明,敵我矛盾為先的策略,正就是社會怨氣累積的起源。

只懂對普市民強硬,另邊廂對「強權」俾躬屈膝,銅鑼灣書店五子被綁架至今,689政府仍毫無建樹,說好的中港合作呢?大家記得「羅君兒」綁架一案?中國公安多麼的合作,香港的警察多的麼神勇啊,銅鑼灣書店五子?

終於,差人突如其來的強硬,碰上日積月累的社會怨氣,旺角黑夜一幕即使年初一不發生,也是總會發生的事,想不到是的只是警方今次終於開槍了。是次開槍,即意味警方聲稱的「最低武力」也包括開槍在內,那麼往後,有流血事件,也是可以預見的。

血若白流誰笑到最後?

在689的挑撥離間下,香港已踏入不歸路,二元對立,中間派再無市場。但作為香港市民,今後要認真思考,當這個689愈強硬時,我們是否也要「硬」起來和他共舞?

或者說,是否每每示威,戴上口罩,揮棍拋磚,便能突顯港人的勇武不屈精神?我不會一見「武力」一詞便立刻不加思索反對,但今後行動,務必要出師有名,要清楚告訴香港人,若要流血,那麼血為何流、為誰流。希望爭取什麼的政治目的,長遠目標如何,以及達致目的的方法。每次行動過後,要檢討得失,發動輿論戰,不是目前的「一夜激情,翌日四散」。否則,你所謂的勇武抗爭,便只會演化為徒有「武力」的虛名行為,血白流了。這亦是689樂意所見的現象,足以給他在港豬面前,扣上「暴徒」一詞以達致其政治目的,結果,689成為最大得益者。

你可以繼續勇武,恥笑港豬的和理非非,但更積極的做法,是要確確實實研究,如何利用社會的怨氣,成為推動香港全民普選的力量。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