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黑夜」的悲哀

2016/2/9 — 14:34

大年初二凌晨,警民在彌敦道、山東街等地段對峙,有示威者以雜物攔路,警員以人鏈組成封鎖線,各個部隊在多個路口巡邏。

大年初二凌晨,警民在彌敦道、山東街等地段對峙,有示威者以雜物攔路,警員以人鏈組成封鎖線,各個部隊在多個路口巡邏。

【文:何德漢】

新年流流,從電視新聞看見這些警民衝突的畫面,彷彿新一年剛剛開始,香港卻處於「法、理、情」的失控狀況。

廣告

從小販在街頭擺賣的問題開始,然後警方到場執法、群眾聚集反對,事件從起初的衝擊事件演變成警察向示威群眾開鎗、打壓及驅散示威者;然而示威逐步升級演變成騷動:群眾在旺角多處縱火、向警方拋擲磚頭、追打部份沒有裝備的警察、混亂中雙方各有受傷,甚至波及電視台的攝影師。

看看騷亂發生的背後,當權者站在維護建制的既定立場,繼續自持「執法有理、打壓異己」的管治思維,以為大權在握,市民只可以選擇順服;另一方面那些備受壓迫的一群,他們以為一切已經走到絕路,也不甘於向強權折服,唯有絕地反擊,重演〈水滸傳〉的落草為寇、迫上梁山。

廣告

然而當警民衝突越演越烈,未來香港的政治形勢卻變成了「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香港版:警民對立、思歪得利。一切都變成當權者施以嚴厲打壓的藉口,也合理化了他們壓制異己的手段。

當權者不斷施以嚴厲打壓、執法者擔當維護法紀的角色,卻成為了勇武派衝擊及發洩的對象。他們企圖發動激烈的衝擊行動,卻不自覺地配合了思歪的高壓管治。然而最後究竟誰人在亂世中得勢?記得三星期前曾經寫過的一段:

「從上任的第一天開始,思歪一直銳意激化建制與反對派之間的矛盾、官員任命完全親疏有別、也將任何反對特區政府及中共管治的香港人,從溫和的反對立場到激進的本土派別都視為破壞社會的安定和諧,同時或明或暗地吸納建制的支持者──不少曾經大力參與反對「遮打革命」的政客陸續被論功行賞。製造對立的矛盾,試圖在分化及撕裂的香港形勢中漁人得利,這是思歪為了保住特首之位的不二法門:面對更多激烈的反對聲音,更加需要像他那樣強硬地壓制反對者的特首。」

或者我們不能只著眼於衝突中的誰是誰非,事實上雙方的衝突已經變成了「法、理、情」的失控狀況。從昨晚到今早看罷「旺角黑夜」的狀況,令我更加相信「思歪十年」似是越來越近。早已預計思歪必定出來嚴厲譴責騷亂事件,大力肯定嚴厲執法的需要,進一步強化政府維護穩定、警方維護法紀及治安的重要性,高壓管治成為他們出師有名的機會。

事實上思歪早已在心中暗笑:當警察只有無可選擇地在執法的過程繼續打壓抗爭者,同時思歪政府的強硬施政卻將憤怒的勇武派引向執法者衝擊及發洩,兩者的矛盾被激化及升級,最終思歪得以連任之路卻又邁進了一大步。

更可悲的是:香港轉向黑面(trun to Dark Side)的狀態更是難以挽回。

 

作者簡介:人民公僕,生命有信,在香港土生土長。不是甚麼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不是經濟學家,卻以實證推論解釋我們的行為。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