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他們 1】前言:在論述巷戰中 理解他們的真相

2016/2/25 — 19:28

大年初一晚上,西洋菜南街、豉油街一帶,火頭處處。(圖片來源:Jimmy Lam)

大年初一晚上,西洋菜南街、豉油街一帶,火頭處處。(圖片來源:Jimmy Lam)

年初一晚,旺角發生了一場香港近三十年來最嚴重的警民衝突。

磚頭在飛,大火在燒,警民追逐,對罵,互毆,流血。

對於當晚的事,透過電視的即時畫面、媒體的詳盡報道,我們彷彿親歷其境,登時分出了誰是誰非。

廣告

衝突過後,政府、政黨、各大團體蜂擁而上,紛紛就當晚旺角發生的事,表明「我們」的立場。特首梁振英在初二早上見記者,表明「我們不姑息任何團體或個人策劃、參與暴亂事件。…昨晚大家在電視畫面看得很清楚,這是一場暴亂。」有泛民政黨主席稱,由於當晚電視畫面非常恐怖,「我們強烈譴責……我們與這些人完全無關。」

廣告

在申明立場以外,社會各界也陸續就旺角事件提出不同角度的解讀,就不同觀點展開激辯 — 有的判斷對錯,有的揣測起因,有的對比前塵,有的思考後路。於是,論述如磚頭亂飛,評論如火勢蔓延……自以為置身現場的我們,就此被紛繁的觀點、判斷與評論淹沒。

兩個多星期以後的今天,我們真箇能理解,當晚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嗎?

譬如說,到底蔓延一整夜的衝突,為何會爆發?奔走在旺角街頭的「暴徒」們,究竟是什麼人?是甚麼遠因與導火線,令這些人毋懼警棍與手銬,徹夜與警察毆鬥,甚至放火、擲磚?

換句話說,他們是誰?他們為甚麼會走到這一步?

也許,透過身在現場的他們,香港人能更準確地理解今次事件。《立場新聞》嘗試重組年初一的旺角衝突,力圖以最全面的角度,還原事件「真相」— 最少是部份「真相」、外界尚未仔細呈現的「真相」。

德國哲學家尼采有句名言:「沒有真相,只有詮釋。」這個世界並無絕對正確的「真相」,一切言論,都是觀點與角度問題。

不過,儘管「真相」不存在,並不等於我們就可以放棄追尋、恣意詮釋。將個人看到的(甚至只是聽說的)當做事實的全部,顯然是有害無益之舉。無益,在於不建基於事實的言論,對社會了解事件毫無意義;有害,則在立場先行的論述,多互相指控、批評,又生百般陰謀論,最終只會滋生誤解。

而不幸地,對於年初一旺角發生的衝突 — 這場自八一聖誕騷動、八四的士罷駛以來,香港最嚴重的衝突 — 香港輿論卻出現不少經不起考證的解讀。政府、建制派的言論,固然偏頗、封閉;而同樣以香港民主未來為志的個人及組織,亦似乎在未能掌握最多事實的情況下,已草草定讞。

除了陳述他們所見的事實外,我們亦將嘗試透過梳理今次事件,突顯一些對抗爭至為關鍵的問題,整理出旺角衝突的意義。

採訪過程中,一名從前篤信「和理非」受訪者,說自己正在思考暴力抗爭是否可以一試 — 為何他的信念會動搖?又有受訪者詳述擲出磚頭的心路歷程 — 是甚麼讓他從純粹推撞,走向可能殺人的行為?

我們亦問:這真如梁振英所言,是一場「暴亂」嗎?示威者是「暴徒」麼?如是,為甚麼衝突現場的店舖乃至行人都未見損傷?在磚如雨下、盾如牆臨的街道一角,為什麼鄰近火頭的便利店舖內會有「暴徒」一個跟一個,排隊買水飲?

《立場新聞》最新專題〈旺角.他們〉,訪問十多名被主流輿論模糊為「他們」的示威者,紀錄每個人當晚的所見所聞與精神面貌。受訪者中,既有擲磚者,亦有旁觀者;既有以「本土派」自居的抗爭者,亦有自認為「左膠」的社運人士。有受訪者高呼,「差佬做前線預咗死!」也有受訪者稱對暴力場面感到心寒:「好恐怖,我覺得啲人癲咗。」

當然,「沒有真相」。我們自知眾受訪者結合起來的事件陳述,仍有局限;身處現場的他們,亦很可能「當局者迷」,觀察夾雜情緒,敘述有所偏頗。然而〈旺角.他們〉終究是「我們」理解「他們」所踏出的第一步。希望讀者若發現事實錯誤,或能就某些細節提供另一角度的闡述,不吝賜教,《立場新聞》定當虛心求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