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乎?暗乎?人大釋法的省思

2016/11/14 — 18:56

【文:栩晉】

日前,人大就基本法第104條作出釋法,惹起各界的極端回應。普遍而言,有人以釋法為一錘定音,宣告基本法已然死亡,不能再予港人任何保障,香港正式步入黑暗寒冬;有人以之為如雷貫耳,顯示中央取締港獨、本土思潮的決心,內能穩定民心,外可宣示中央的主權地位,讓晦暗不明的香港政局,正式迎來重光的日子。如此明暗不一,真令人如墮五里雲霧,實是不安至極。為此,筆者望藉此文,對是次人大釋法作一省思。

第一,法治精神及三權分法再受衝擊。筆者以為人大是次釋法雖合法,卻是無情無理之極。誠然,基本法確立了人大具備對基本法的解釋權,這是毋庸置疑的。但同時,香港向來奉行「法治精神」和「三權分立」,「法律」為至高無尚的統治原則,而法院則為法律的代言人,凌駕並超然於所有政府機關,其裁決更是不容推翻的。然而,這行之既久的原則卻面臨行政機關的挑戰。

廣告

月前,青年新政兩位議員於宣誓就職時,引發「支那」事件,惹起全城不滿。及後,特首及律政司長竟以「私人身份」入稟法院,就兩位議員的宣誓及資格,進行司法覆核,無視立法會的獨立性,實具以「行政」干預「立法」的意圖。再後來,事件弄得滿城風雨,更引來人大委員會不顧「立法」尊嚴,主動就基本法第104條進行釋法,無視及破壞香港的法治精神和三權分立,視法院為無物,更會影響法院作出公正和獨立的裁決,而香港亦將陷入永無止境的司法覆核之中。此外,觀乎釋法內容非就原文加以解釋,而是平白加添主觀性極大的內容,這不單踐踏了基本法的條文尊嚴,更有人大凌駕法治的深意。如此一來,「行政」、「立法」及「司法」三權,均得融合並置於國家機器之下,法治既亡,民主定必隨之。

第二,議會形勢將更失衡,非建制亦將迎接政治寒冬。長久以,建制派因得力於比例代表制的選舉規則,以及背後的配票策略,盡享少票多席的優勢。加上,非解制之間的路線鬥爭,更助陣建制一方的氣焰,以致立會經常陷入政府及建制的操控之中。然而,今屆立會選舉,非建制憑藉雨傘運動的加持和公民覺醒的力量,成功擴版圖,不獨保衛否決權,更能與建制分庭抗禮,有望將議會拉回正軌。但隨着人大釋法,美夢頓成炮影。先不論梁游是否內鬼,作為非建制的後起之秀,其議席被廢,幾無懸念。加上,其他於宣誓「加料」的議員,亦遭受池魚之殃,前途不明。如此往復,非建制定必元氣大傷,不獨版圖萎縮,更加能將雨傘後的辛苦經營和民意,毀於一旦。內外交困,正是非建制所面對的難題之一。

廣告

另外,主席的失中和議員的制肘將是議會面對無力化困局。「支那」事件之初,具建制背景的主席梁君彥本容許梁游等議員再宣誓。但隨着建制派的群起圍攻,以及市民的入稟,主席竟收回當初的決定,其行事原則自是令人失望不已,更不難想像的是,往後的立會會議將由建制派於幕後操控。此消彼長下,非建制的反抗將更形無力。再者,人大釋法後,各方均表示釋法具追溯力,並影響議員日後的言行,這實是刀架議員頸,半點不由人。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相信部份議員定必規行矩步,以免動輒得咎,大大破壞了其言行及政治自由。如此一來,作為反對派的議員飽受制肘,自難完全發揮監察和制約政府和議會的力量,議會亦將變得無力化。

第三,香港的內部矛盾,將激化為敵我矛盾,不獨撕裂情況更嚴重,更會招來中央及港人的極大反彈。一直以來,香港政局均由泛民及建制作主角,背後的幕後玩家雖是呼之欲出,但畢竟動作不大,香港的政局表面上多為泛民與建制的內部矛盾而已。為此,部份人更相信「阿爺本意並非如此,一切都是建制派的好事多為」。但隨着釋法次數增加,以及西環的造王大計和配票策略逐漸暴露人前,港人的矛頭得以直指西環、港府以及中央,並逐漸凝聚和分裂為涇渭分明的敵我矛盾。這種情況不獨反映於「本土」和「港獨」思潮的崛起,亦見之於中央的政策收緊,以及社會上的中、港矛盾和衝突。如此一來,我緊敵更緊,將使香港墮入永續輪迴之中。當撕裂至極,只怕將釀成更嚴重的反動。

第四,釋法事件實可視作國教回歸的先聲,虛偽風潮亦將隨之而起。正如上言,人大釋法尤如架頸之刀,勢必影響部分議員日後的政治立場和言行。當民意與中央越走越遠時,議員又能否言必由衷,誓死悍衛其代表的民意,實是未知之數。而且,中央如此釋法亦可能造成「以言入罪」的局面,但凡政敵即能羅織罪名,強加不忠誠的罪名,打擊對手。如此風氣,相信部分議員,甚至有意進入政府工作的人,可能為明哲保身,收藏其真正的想法,以致虛偽風盛,這與多年前的「國教事件」,作為軟性洗腦的本質是一樣的,情況令人擔憂。

「釋法」本為合理之舉,這在任何一個奉行法治的國家,都是必須而且必然的事,但這畢竟關乎釋法者一方的修養和政治觀。觀乎現時香港,正值政治高氣壓的時候,港人對港府已徹底失望和不信任,而中央政府又不斷壓制港人,亦使釋法變成一件政治意味深重的事,實在不宜多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