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報的威權先生鍾天祥 — 我的回應

2015/2/6 — 12:10

看完鍾天祥的回應,我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明報多了位身居總編的威權先生。當然他並非太上皇,因為明報員工和公眾仍然對他構成多少制衡,至少像我今次的抽稿事件,最後他還是需要刊回。

我原以為自己的專欄面臨抽稿又延遲,鍾天祥會帶來甚麼實質的回應,但原來又是空洞的短打,(像上次「私改六四頭條」的回應一樣,他辯稱自己「按照新聞邏輯而行使權力」),這不是用理性來說話,而是用權力來說話;有趣是,在上位的人,就是喜歡講些空話,來顯示自己的寬容。他對我文章這樣回應:

廣告

『陳景輝先生惠稿談到「六四密件」新聞處理一事,作為明報總編輯,我雖不同意陳先生的文章部分論述意見,但依據《明報》多年以來秉持的「意見大可自由,事實不容歪曲」原則,仍予以刊登。』

鍾先生的寬容姿態,叫人想起官員愛打的官腔,當面對遊行示威時,他們愛說:「香港是一個多元城市,政府尊重市民有權表達」云云。可是,作者的意見自由,市民的有權表達,這都是常識,何須你們特別肯定和批准呢?這再次說明,鍾先生刻在額頭的寬容,是一種企圖躲避質疑又要顯得大方的官場技倆。這令人擔憂。

廣告

一位總編,面對的是浩瀚的尖銳意見和自由交流的公共言論領域,但鍾先生說話的格調和行事的方式(換頭條想抽稿及空洞回應),卻是一個不知節制權力、語言程度只及官腔水平的政府官員,這個鴻溝令人悲哀之餘,相信將會引發更多風波。

鍾天祥回應如下:

陳景輝先生惠稿談到「六四密件」新聞處理一事,作為明報總編輯,我雖不同意陳先生的文章部分論述意見,但依據《明報》多年以來秉持的「意見大可自由,事實不容歪曲」原則,仍予以刊登,冀以不同觀點的論述,讓讀者可以從多個角度了解事况。

當晚更換新聞一事的決定,本人早前已發表聲明,清楚交代,在此不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