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報》社評主筆,勿把對政權抗爭與對平民襲擊混為一談

2019/7/23 — 17:06

2019.7.21 元朗 讀者提供

2019.7.21 元朗 讀者提供

【文:安喻真】

《明報》7 月 23 日社評〈港變暴力之都 令人痛心疾首〉,在希冀社會各方冷靜同時,對若干暴力事件,尤其是元朗襲擊的判斷,失諸偏頗,把針對政權的抗爭和煽動社區、社會恐慌的暴力襲擊混為一談。

文中提及警方日前在工廈搜出 TATP 烈性炸藥,謂此乃嚴重警號,在政治爭議背景下,對警方說法照單全收,而不考慮當中疑點,包括警方聲稱引爆的分量,實際足以造成非常嚴重的破壞,在讀者看來,或許也是對傳媒公器能否發揮監察作用的警號。

廣告

事實上,近月來社評偏袒警方已非罕見。6 月 13 日臭名昭著的一篇〈暴力無補於事 唯盼香港平安〉,以雙重標準論斷示威者與警方,已是顯例。今篇批評警方在應對元朗暴力事件中有負市民所託,但對 7 月 21 日晚上港島區警員對示威者的懷疑濫暴行為,包括出橙旗前開槍、有警員向頭射擊等,幾近隻字不提。偏袒警方、漠視警暴的最嚴重問題,就是跟社評希望制止暴力的初衷背道而馳。

若按社評主筆在 7 月 8 日〈社評所為何事〉一文提出的標準衡量,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社評主筆在 7 月 2 日〈暴力就是暴力 譴責衝擊立會〉說「暴力是一種瘟疫,當社會不去譴責暴力,它就會迅速滋長」,但這個多月來,社評對警暴這種瘟疫,以至縱容警暴的人,又花了多少筆墨?若說要待獨立委會徹查,為何又只急於譴責示威者(如 6 月 13 日、7 月 2 日社評)?傳媒這個第四權,雖不能與司法相比,但也有點像球證,若只對其中一隊的疑似犯規睇 VAR 吹罰,另一隊出盡南拳北腿則說有待足總賽後調查,無疑是荒謬和不公。

廣告

文章試圖指出元朗襲擊事件「可能涉及政治動機」,襲擊「未必」真的「無差別」,置事件於反修例風暴脈胳之中,指出此事「標誌社會暴戾氣氛升至反修例風暴以來新高」,繼而指出擔憂「訴諸暴力只會加深對立仇恨,將香港推向萬劫不復深淵,類似當年泰國『紅衫軍對黃衫軍』的社會大內訌和流血暴力,有可能在香港上演」,似乎忽視了反修例抗爭者與元朗逞兇者(還有各區對市民拳腳相加「撕紙王」之類人馬)的分別 — 前者縱有和理非與所謂激進之分,但都不會以「向大眾施襲」為目的或手段,若要說向警擲物或者襲警等等,則不能不正視失控警暴在先;後者則在客觀上已造成社區恐慌,企圖彰顯暴力、製造恐懼令人噤聲,絕不能同日而語。傳媒更不能輕易附和官方腔調,把疑似幫派暴力和抗爭運動混為一談,繼而同用「和諧之棍」打下去。

元朗逞兇者之流,背後的操盤者為何人,又有何隱藏議程,傳媒應該探究,而非試圖簡單化約為「不同政見者之爭」。針對「警黑合作」,社評說「政治人物說話更要格外審慎,不應信口開河煽動民情」,但傳媒在避免傳播流言同時,更應正視傳言何以滋生,是否値得查個究竟,不能輕易放過蛛絲馬迹。對有勾結逞兇分子嫌疑、早有公開助長暴力言論的政客,監察力度絕不應低於在大學裏參與論爭的政治人物吧?當前線和編輯室同事努力做好本職時,還請博學多聞的主筆勿再偏聽偏信,公正地做到「求真如一」。

如果主筆想針對公民黨梁家傑發言放炮,請他再讀讀當日梁說了什麼

"Violence may sometimes be the solution to a problem. But of course, to solve problems by a revolution is not something that we want to likely choose.

And Professor Zhang, as the Vice Chancellor a of a leading university in this territory, you are of course part of the establishment. And I hope everyone of us, especially those with powers in their establishment, should strive their best to avoid that people will eventually, inevitably, have to choose to use force to solve our problems. I hope your can bear that in mind."

(作者按:本文是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機構或團體意見)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明報》員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