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天去不去遊行?

2019/6/15 — 16:01

執筆之際(星期六上午 12 時),政府通過傳媒放風,下午三時將召開記者會公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這條「緩兵之計」,相信必有高人指點,因為所選的記招時間(周六下午)甚具策略性,似乎務求要打散反對陣營的凝聚力。

且回顧一下事情發生的順序:

  • 首先是連續三日(12-14/6)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都決定不開會,但後兩日根本沒人包圍金鐘。
  • 到昨日(14/6),多名建制派議員(田北辰、蔣麗芸)及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林正財、湯家驊)陸續出來,說暫緩或擱置都可考慮。(湯渣華等建制派,周四前還一直言之鑿鑿限期前必須修例,現在卻「立即變臉又得,得咗」,請記住這些人的嘴臉。)
  • 與此同時,「民陣」下午跟警方商討星期日 6.16 大遊行路線。因 6.12 警察使用過份武力而餘怒未消的市民,已經磨拳擦掌,誓要令百萬人肩摩踵接、由陽光普照行至夜黑風高的畫面再現。
  • 然後今早(星期六/大遊行前一天)香港人一覺醒來,扭開收音機打開臉書,聽到「政府打算暫緩修例」的消息。

這個時間點,選得真「巧妙」。很多立場較溫和者,相信會認為政府這次暫緩二讀、推倒重來,是回頭是岸肯聽民意的表現,「那就給林鄭一個機會吧!」

廣告

或許很多人會相信政府有誠意。但我心腸不好,我覺得這一招,是最高明的「離間計」:

把那些認為送中條例等如「打爛一國兩制防火牆」的堅強反對派,和那些僅因林鄭跳過正常修法程序且漠視百萬民意的溫和反對派,用一把名為「暫緩」的刀,「霍」一聲切成兩半。

廣告

譬如上周日和我結伴遊行的溫和派老友,昨晚便跟我說:「這次不去了,大家冷靜吓吧。估計佢唔敢再進逼。」

本來,要港人連續兩周末都在火熱太陽底下遊行已是極高難度(除了時間,也是體力問題),現在還加上離間計,反對陣營的凝聚力肯定會被瓦解不少。

但我仍想盡點綿力。

現在距明天遊行 25 小時,如果你是我剛才所形容的「溫和反對派」,請仔細考慮以下幾點,再決定明天應否放棄假期,流多一次汗,再次上街遊行宣示力量:

(1) 首先,下周一二的立法會大會,尚未正式取消(而是待主席介時決定開不開會)。因此若明天遊行人數銳減,政府隨時可「再轉軚」,急 call 建制開會推草案二讀。到時大家想再結集反對力量,便太遲了。

所以,除非政府表明撤法(而不是暫緩),否則明日最好再度上街。這是為「香港」買份保險、預防政府反悔的最佳方法。

(2) 6 月 12 日金鐘警民衝突,被警方和港府定性為「暴動」。但所有全程收看有線或 Now 或其他媒體直播的人都看見:大部分參與者和平到不得了,令人咋舌的反而是警方,竟向沒衝擊行為、只是反應慢擋著路的示威者近距離發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胡椒噴霧等。更嚇人的是,警察連穿著「Press」反光衣的記者也攻擊。香港電台外判司機便被催淚彈打中心臟一度停頓。

第二次遊行,因此是向政府強烈要求「除去 6.12 暴動之名」和「反對警方濫用武力」時機。所有關心傳媒的人或媒體工作者,都應該站出來表達不滿。

(3) 「暴動」一日仍被政府掛在口邊,那些沒到過金鐘的中立派或保守派市民仍會說示威者是「暴徒」,而當日因受傷被補但只屬和平示威的青年和老師,則極可能被判暴動罪。需知道,暴動罪會被重判六、七年。

你忍心看見香港有更多政治犯嗎?不忍的話,請花一個下午,上街表達你的聲音。

(4) 最後一點,鑑古知今。那古並不太古,只是五年前的事。你可還記得類似的緩兵計在傘運時已領教過?當人民來勢洶洶佔據道路,她便說可以「對話」;到「對話」時,便拋出一些空泛諾言,令溫和民眾 cool down;最後,整個運動力量轉弱了,她便啋你都傻,清場、判罪。被政治人物騙一次,可以安慰自己是「經驗不足」,但被同一個政治人物騙第二次,就只能說是「蠢得交關」了。希望明天在遊行隊伍中見到你。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