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日之後

2019/6/16 — 16:38

6.16 反送中遊行

6.16 反送中遊行

明日之後

林鄭暫緩了送中條例修訂,其即時效應是避過了一場血腥之災。政府將要啟動一場公眾諮詢,大家都知道什麼叫做公眾諮詢,它只不過是一場秀,給雙方一個機會,做一場戲。諮詢,總要完結的;修訂,總要通過的。

它是未來一年半載的事,總不能每天包圍立法會,每天喊撤回吧!於是,「明日之後」變成了運動組織者,受了警察不公平待遇,被送中條例修訂呼喚出來的年青人心中一個難解的結。

廣告

送中條例修訂

從立法過程來看,撤回與暫緩的分別不同。因為,林鄭也是要求保安局向立法會收回二讀的。政府議案與議員議案不同,政府議案可隨時再向立法會提出。

廣告

當年的網絡 23 條也衝擊了議會,其結果是政府撤回,至今沒有再提出。

林鄭不敢直接撤回,表示今次是北京的硬命令,北京願意暫緩,在某意義上,是不想血洗香江。

林鄭在此之前,已透露了盡快與北京、台灣和澳門簽訂長期協議。

長期協議與修訂主體法例不同,它是主體法例的附屬法例,不用二讀的。林鄭大可先簽訂,不用讓社會預先知悉,以先訂立後通過的方式,交給立會審議,管你是否拉布,拉足二十八日後,它就會自動成為附屬法案。

其實,之前與其他國家簽訂的也是這樣,只是社會不關注,與澳門商量長期協定,已拖了五年還未定簽訂,當中必有些故事。因為,這些協議大同小異,爭拗點不多,所以,林鄭與北京可以很快把它搞掂,連諮詢都慳番。

兩端發光,中間黑暗

西方政黨政治有一傾向,是偏向中央。因為,這是吸票的最有效方法。

但今天的自發運動則主體的中庸沒有發聲權,而左右兩端的少數則主導了聲音。

今次運動的左端(不是左翼,它們沒有左翼思想),是衝擊的一小部份人;右端是帶宗教色彩的唱聖詩歌詠群眾,和因林鄭一句慈母話而出現的香港媽媽的發聲運動。

運動的主體是一群沒有代表的中學生和年青人。

民間力量

民間社會需要一個相對平靜的環境才能建立,因為它需要持之以恆的教育工作。六月十二日衝擊後的晚會活動相當成功,添馬公園能否成為新的、多元的、活潑的民間社會的發源地,是一個未知之數。

問題只有一個,如何再匯聚一個龐大的政治素人群體。

要有理論,才有戰鬥力

如筆者在「小小苦楚等於激勵」一文談及,香港的社會運動只會越來越激進,抗爭的規模越來越大。

三十年前的北京民運顯示,反抗學生在群眾運動的認識上,遠遠不及學生運動和工人運動出身的中國共產黨。

香港的社會活動家被林鄭的一招「暫緩」將了一軍。提升群眾意識是社會活動家關注的事情;政客們不會,政客們只關心自己做秀。

社交媒體

社交媒體本應是接觸政治素人的好的手段。可是,筆者在今次運動中注意到,社交媒體的黃絲陣營的內容相當單調,很多重覆又重覆的轉傳,很多垃圾農場新聞和「內部消息」,還有很多情緒發洩式的粗口,這些肯定對提升政治素人,特別是中學生的意識的作用不大。

結語

由於將出現一個公眾假諮詢和再次強行修例,可以預見運動會出現一個緩衝期和一個衝擊期。在緩衝期裏,「撒回」不可能成為一個社會口號。筆者認為,可要求設立獨立委員會,撰寫下一輪的諮詢報告和引導社會討論是一個可考慮的方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