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易地而處 以理服人

2017/1/16 — 17:59

羅冠聰遇襲後記者會展示傷勢圖片

羅冠聰遇襲後記者會展示傷勢圖片

近年,本土思潮興起,亦是政改後最重要的政治議題。其實所謂本土的概念非常模糊,如果是指本土文化、本土經濟、本土價值等等內涵,我絕對支持,但就不明白有什麼需要強調,因為這層面的本土一直都在我們生活之中。一些人別有用心,將本土扭曲為港獨主張,我與之誓不兩立、水火不容。一些政黨政團將本土包裝為自決,語焉不詳,對我來說是不知所云。

這些政黨政團的年輕成員,其中包括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近日到台灣與疑似主張台獨的政黨交流,我認為非常不智,絕不認同。雖然當事人聲稱整個活動沒有牽涉台獨,但這始終是我們國家最為敏感的話題,我認為香港人應該與台獨劃清界線,否則會破壞中央與香港的互信。

我在港獨問題上旗幟鮮明、絕不含糊,而我同樣旗幟鮮明地反對暴力。上星期,羅議員從台灣返港,於機場受到肢體暴力對待。即使我如何不同意這位議員的政見主張,我也認為社會不可容忍暴力,原因很簡單:易地而處,我不希望有一天暴力加諸我身,所以也不同意有人以暴力加諸別人。我們日常生活總會遇到與別人不同意見的時候,我相信在文明社會唯一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理服人,如果需要以拳頭解決,就只是證明道理不在你那一方。正如我剛才所說,我與港獨誓不兩立,我隨時準備與港獨分子唇槍舌劍,而不需要動手動腳。而且被襲者身負議員身分,即使我不認同他的政見也得同意他有部分市民支持,所以我認為以暴力阻嚇議員絕不能夠接受,這是對代議制度的極大威脅。

廣告

我原以為上述原則無需辯論、不證自明。但我就襲擊事件發出譴責聲明後,竟然收到數以百計的批評留言,實在是大開眼界。留言充滿粗言穢語、無理謾罵。有的認為不同意見就可以施以暴力,有的認為對付港獨就可以濫用私刑。我認為大部份沒有回應的需要,只是非常痛心,為什麼這香港會有支持暴力的意見?我不明白。有人說我雙重標準,對旺角暴力事件不聞不問,但事實上我當時身在加拿大也第一時間發出譴責聲明,還要求特首委任法官徹查事件,我願意接受批評,但批評應該是基於事實。

我們有幸身處文明社會,享受免於恐懼的自由,所以社會上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守護文明,不容妥協。

廣告

 

原刊於《明報》副刊時代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