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星期日區議會投票,就只為死守一啖氣

2015/11/19 — 20:4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GHOST  GHOST】

雨傘運動打中了中共的痛處,曝露香港回歸18年,港人民心不歸,不斷抵抗中共模式的統治,更曝露梁特以鬥爭為綱的管治方法不得民心,只能靠討好盲目保皇的建制團體,串同不同隱形建制組織做假民意(屈文豪當然功不可沒,大家有興趣更可以看看該陣營御用的香港研究協會)。

不要給權貴藉口歪曲民意

廣告

星期日的區議會投票其實是雨傘運動後一次重要的民意表述,政府及建制陣營怕激起民間反應,一直對是次投票冷處理,甚至不出席競選論壇。但其實中央政策組及政策局等,一定對是次的投票走向十分關注,因為今次勉強是一次全民表態的民意表述:

"究竟佔中後,巿民有多痛恨這班跟中共一丘之貉的保皇黨?"

廣告

簡單說區議會及政府內部文件,在對外發放時很多時都要作民情分析。就區議會為例,每次有重大事情放上會議討論或投票,內部都要提交一份議員分類表,分為兩大陣營,如:

民建聯、工聯會、鄉議會、新民黨等

獨立親建制(即最近說的隱形建制派)

民主黨、新民主同盟、熱血公民、社民連等

獨立親泛民

所以今次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票數,很有機會會簡化為一個兩個陣營的各自票數總和對決。我亦膽敢推斷,梁特其中一個下達的政治任務,就是要政府官員及主流傳媒交出一個信息:

"佔中一年後,主流民意支持政府有效施政,以選票嚴懲拉布及支持佔中的泛民"

建制派擁有著強大的地區網絡,更有操作選舉機器的純熟經驗,區議會選舉本身就是一個為建制派提供強大民意支援的機會。梁特這個政治任務,很有機會再一次成功,為他的假民意制造歷史證據。

在政策局及民政處打滾了好幾年,我可以告訴你,除了專業(如工程/法律)文件,官員寫文件的模式都是依照上司的既定立場,再尋找或製造有利的數據資料去支持該立場。

因此星期日一定要投票。這不單是關乎自己選區的"成功爭取" (老實說,我做了十多年政府,也跟區議員直接打過交道很久,其實哪一個人做區議員對區內生活質素真的影響不大),更是對這個荒謬政權及既得利益者的一次死守。

泛民及傘後組職的總票數,亦關乎中共及梁特繼續倒行逆施的機會成本。佔中支持團體的總票數,亦可演譯為雨傘運動後,散落到地區星星之火燒得有多旺烈。票數反映著民意,讓政權知道就算清走了街上的黃傘,再叫文妓不斷老作抹黑,但香港人對核心價值的守護依然如舊,而且更遍佈各區,存在著大街小巷,更深入建制內部。

增加管治成本

如果有幸增加了各區區議會的泛民議員人數,便可以大幅增加政府推行不得民心政策時的管治成本。梁特上場後區議會變得政治化,由以往只是地區事務,變到現時往往由上至下下單,區議會建制派跟政府官員眉來眼去,進行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表態,脅持地區民意,如:

十八區區會紛動議反「佔中」;支持政改方案、協助各區DO(民政專員)洗錢(例如每區一億的社區重點項目(音樂噴泉)、區議會撥款(XXXX嘉年華無限Loop)、地區小型工程撥款(不能用避雨亭)等)等等,不能盡錄。

上文提及,政府政策在放上區議會爭取支持前,會將議員主要分為兩大陣營,其實分了陣型後相關官員便要聯絡動員支持政府建議的議員,提醒到時要在場投票,甚至在開會期間,安排職員在會場範圍附近待命,隨時向DO滙報在場不同陣型的人數,確保夠票。以往因為建制派加上委任議員往往已過半數,政府在區議會可以為所欲為,基本上只要為建制派提供方便(亦即"成功爭取"),便可以一定在區議會得到支持。


現時泛民在區議會的弱勢,跟本連被lobby的資格也沒有,更未能左右現時地區腐敗的歪風。所以要各區區議會增加了泛民議席,增加了bargaining power,才有機會打破壟斷局面,才能真的有效監察政府。

死守到尾

在我而言,星期日的一票,是對這個Big Brother反說一句: We all are watching you.

就算這場仗打和,往後大家還要迎接大大小小對我們核心價值的挑戰。但既然港隊都可以兩場死守迫和國家隊,我們又有甚麼藉口去說"我討厭政治",然後不去投票?
我們就是要一人一票告訴這個政權: 就算這群既得利益者企圖將香港價值灰飛煙減,要中港融合,還要過我們這代人這一關。

 

作者簡介:八十後公務員,分別在政策局及民政處打滾過幾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