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星期日晚,社區開花,街坊著火

2019/10/14 — 13:45

星期日,社區再次遍地開花,人們再次走出來,懷著已積壓到臨界點的許多情緒。
暴行同時遍佈各處,新聞畫面繼續散播痛苦。

愈來愈年輕的被捕示威者。包括疑似遭三個防暴警圍住的小學生。
被推倒與指罵的長者。
沒緣沒故向圍觀市民瘋狂噴灑的胡椒水。
大力壓向被制服少年頸椎的膝蓋。披血並開始變成紫紅色的臉。

傍晚正追看直播,窗邊傳來喧鬧,探頭,騷動一晃眼由屏幕來到跟前,下樓即達的距離。

廣告

馬路上狂奔的速龍與黑衣人,很快兩名示威者給逮住,記者蜂擁趕上,馬上被喝令退開。執法者的強力大光燈,從未停止向記者的眼睛與鏡頭直射,另一種宣示權力的武器。

無法喝退的總是街坊。早就身在現場,隔著短短的斑馬線,第一個人大聲狠罵,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三言兩語間形成力量,反客為主地試圖把警方驅散,嚴正聲明,呢度係我地屋企,不容你侵略。

廣告

人民的憤怒毋須懷疑,先是站在執法者對面的人群,然後樓上開始聲援,四方八面的人陸續加入,聲音高高低低,幾幢樓構成山谷,回聲異常響亮。

這夜街坊語言不太一樣,顯然已沒有嘲諷的耐性及心情,「黑警死全家」直接發炮打過去。好些女士嗌破喉嚨嘶叫「強姦犯」,「你殺咗人呀」,每個人充紅了臉,空氣每顆粒子都裝滿怒火。

打算收隊,預備把示威者押上警車的速龍,猛然轉身,始料不及地朝向站著的街坊直衝過去,沒任何警告與先兆。

被迎面來襲的人本能地鳥獸散,逃入屋苑和商場,也有回家途中的人選擇企定:我睇都唔得?

擾攘十分鐘,執法者終於離開,散去的街坊從四方八面再度聚攏,繼續未完成的咒罵,一起叫口號,向著駛離的警車。

再過十分鐘,街道全然回復安靜。
那安靜只是暫時的,近乎自欺欺人 — 另一個星期天晚上,那麼不正常地感覺如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