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昨夜,星光燦爛,但烏雲仍然蓋頂

2016/12/10 — 8:36

梁振英

梁振英

昨夜,星光燦爛,全城共慶……因為689被亞爺DQ了。

是的,但我們明白,這絕不是民主的勝利。因為,689只是循「密室政治」的方式「被自願」地以家庭為重,宣告不參與連任選舉。正如四年多前上台時一樣,他怎樣上台,也怎樣下來;對他而言,規矩從來沒有改變。

我們高興,因為689絕對不配當香港人的特首。四年來,香港已被這人弄得面目全非,禮樂崩壞。這個誠信破產的人,治港劣政,磬竹難書;以鬥爭為樂,靠梁粉、小人治港,在極低民望,及民眾一遍「689下台」吶喊下,竟能夠完成任期,這本身已是香港民主之恥,是對公民社會極大的侮辱。但無論如何,他在磨刀霍霍之際,突然被DQ,香港人仍是感到極其痛快的。

廣告

其實,689很知道中共的政治,只要走在正確的「路線」上,過激從來只是「『極』『左』」的問題,只要「路線」站對,「極『左』」只是執行上的偏差,在政治上並沒有犯錯(路線靠「右」的「右傾」才是死罪)。浙江拆十架是這樣,689鬥爭政治也是這樣。因此,他因著某些政治考慮而不獲「祝福」連任,卻仍是在一片「充分肯定」的聲音下離任。「沒有我,誰敢DQ這幾位民選議員」,成功插手進入立法會,那管你有多民意授權,他成功為亞爺「清君側,靖國難」。我相信,他已取得「免死金牌」,談妥了條件,其中UGL五千萬、橫州風暴等,都不會在卸任後被追究。他甚至再被中央授予官位,曾蔭權得不到的(全國政協副主席),他仍是定睛注視著……

是的,689真的很不甘心,但這一點點「不甘心」,對像他一樣城府極深,深得厚黑學真傳的人,根本不算甚麼。他知道授權予自己不是香港人(選民),而是中共的權力中心。因著黨中央的考慮,需要更換棋子,他只能「不甘心」地接受。別忘了,他會得到令他滿足的政治交易。曾蔭權被ICAC 起訴,689,看來不會。這是「黑箱交易」。

廣告

中共不再祝福689,是香港民意的勝利嗎?可說是,但也不是。是,因為如果沒有民間的堅持與抗爭,在立法會選舉、選委選舉中「ABC」的總動員,中央也樂得繼續貫徹「幹部治港」。不是,因為中共從來不會向民意屈服,被民意挾持。「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一套,中共絕不接受。中共行事,一切按「鬥爭」與「團結」的辯證關係,為黨的領導服事。「團結」是為了「鬥爭」,「鬥爭」也是為了「團結」。689不是被中共「鬥爭」,只是讓他有體面地完成任期,為中共重新部署治港政策服務。正如2003年七一百萬港人怒吼,董伯伯後來「腳痛」下台,中共表面上看似順從民意,換來港英孤臣,但七一後,中央全面調整對港政策,從「不干預」變為「積極有為」,這才是重點。近十年的香港局勢,豈不是中央治港新策的結果嗎?因此,現在689不能連任,不論下任的是誰?是「葉劉」、「林鄭」還是「雙曾」,也許有管治作風與手法的不同,但仍需要全面貫徹中央新的治港政策。

昨晚,香港人很興奮(我也是)。但其實我們很悲哀,因為我們仍不能以手中一票(真普選)來更換領導,一切仰賴亞爺喜好的「施捨」。我們需要的是憲政與制度的保障,而不是領導人的喜好。香港人仍然活在強權管治之下,制度依舊不變,公民社會千蒼百孔、立法會已被蹂躝、三權分立危在旦夕。紅色資本與中國因素已全面操盤,香港前路如何?

昨夜,看似星光燦爛,但不要忘記,頭頂仍是一片烏雲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個人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