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昨日怡和,今日誠哥:「資本大洗牌」下的香港命運

2017/12/4 — 18:37

近日李嘉誠以天價售出核心地段的中環中心,引起誠哥是否撤資之猜疑。李嘉誠自八十年代香港前途問題期間冒起,漸漸成為香港華資的「一哥」。當時正是「英資撤,華資進」的晚期殖民時期,當中老牌英資財團怡和先遷冊,後將業務重心轉離香港,會否與今日的長和相似呢?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1984年公布遷冊決定前夕,怡和其實早有部署。根據英國解密檔案所載報導及當年的《遠東經濟評論》指出,怡和其實早於大約兩年前內部已經開始討論遷冊方案,但一直沒有對外公開。到1983月8月、戴卓爾夫人訪華前夕,怡和再以「管理結構改組」為名,成立「香港及中國地區辦公室」(Hong Kong and China Regional Office),將香港與中國的投資與其他地區的業務分開,同時擴展北美業務,並在三藩市成地區總部。

到了1984年3月,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如火如荼之際,怡和動作更大,在當時英國屬土百慕達成立控股公司,確保整個國際業務可以繼續在英國司法管轄區內,在英國法津下營運,有事都可上訴到英國樞密院(Privy Council)。正如當時怡和集團法律及公司業務董事穆雅(Ray Moore)認為,香港97年後實行法制源於英國,即使中國政府保證法制不變,但相信很容易中國政府刪除,所以選擇在英國屬土百慕達開新公司,希望日後在英國法制下經營。

廣告

怡和睇淡中共管治,其實與他早期經驗有關。根據英國解密檔案引用當時報道指出,中國共產黨1949年建國後,怡和在上海業務被中共接管充公,但整個集團之所以仍可運作,皆因其總部(domicile)在香港,故中國以外的業務在法律上受到保護(legally untouchable)。所以怡和當時面對香港前途問題,其實考慮到自己的「上海經驗」,決定將自己總部移出香港。

然而,根據英方解密檔案,怡和改變註冊地咁大件事,港督尤德其實事前一個星期已經知情,但他當時沒有即時上報倫敦當局,連首相戴卓爾夫人都是事後才知道。尤德事後對此「十分後悔」(very contrite about not having done so),但外交部對此沒有落井下石,反而為其解說,認為是「太大壓力」(a sign that he is under great pressure)所致。事件反映,當時親共媒體及政客直言「怡和遷冊是英方推動」的說法,其實子虛烏有。

廣告

遷冊一事令中方與怡和結怨,怡和財團亦越來越高調與「大膽」。到了1989年六四屠城,怡和的家族負責人亨利凱瑟克(Sir Henry Keswick)在英國下議院一個委員會抨擊英國政府把香港交給「馬列流氓鎮壓政權」(Marxist-Leninist, thuggish, oppressive regime)。其後,怡和亦支持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主張更強硬態度跟北京交涉。這引致中共的報復,怡和封鎖了葵涌九號碼頭的興建。本來怡和為首的財團窮四年之力,才取得數十億美元的開發計畫,最後因北京的壓力而被DQ出局,由聽北京話的財團取而代之。

此後,怡和集團的五間主要上市公司在1994年在香港股市正式除牌,公司的業務重心轉移至東南亞,直至戴卓爾夫人前私人秘書鮑威爾(Charles Powell)為其說項,怡和才回戰內地(註一)。恰如當時怡和董事鮑維爾語所言:可以「靜靜地抽身離開政治,專注發展業務了」。隨着怡和淡出香港舞台,過去英資主導的經濟版圖,九七前漸漸讓位給以李嘉誠為首的港資,仍佔一席位的只剩下太古、匯豐等個別英資財團,但其影響力已不再一時無兩。

時至近年,「英資撤,華資進」局面已經轉為「國進華退」的局面,中資在香港的可見度日益明顯,經濟版圖越來越壯大,這次中環中心的大買家就是中資中國國儲能源化工集團(55%),背後更有中國官方色彩。此消彼長之下,長實應對方法猶如怡和一樣,遷冊與轉移投資比重同時進行。2014年,長和系合併重組,變相遷冊開曼群島。近年長實亦經常在內地賣資產套現,同時轉戰歐洲大舉投資。翻查長實年報,其收入近半來自歐洲,香港與內地只是各佔約一成,而且這個比例日漸加重,香港份額由去年的16%跌至13%,與此同時,歐洲的角色日益吃重,由46%升至49%。

當年怡和高調對中共接管香港一事投下不信任的一票,今日李嘉誠對中港局勢是否也分享同樣的擔憂?諷刺的是,怡和當年遷冊,立即被社會指責背棄香港,認為怡和應對香港人負責,而早前特首選舉時,同樣有人一廂情願地寄望李嘉誠抗衡北京旨意,站在港人「本土」立場一邊。前車之鑑,怡和的經歷反映面對專制政府,資本家往往只能唯命是從,皆因怡和當年就是因得罪北京而被趕盡殺絕。

時移勢易,今日的李嘉誠地位雖然不再是與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單獨見面的「貴賓」,但仍有很多商業利益嵌於內地。面對香港經濟版圖洗牌危機,「超人」也許只能一邊喊住表忠,強調「與中央合作」先於「與港人關係」,一邊則把香港商場讓位予中資,對港人辯稱「出售予內地企業,在今時今日是很普通的事」罷了。

指望資本家站在港人一邊,恐怕從來都是徒然。

——————————————

注一:怡和得罪中共後,1995年曾在香港總商會發表演說向中共致歉。後來經過戴卓爾夫人前外交政策顧問Charles Powell的努力,1997年朱鎔基接見怡和高層。近年怡和已大舉北上。

參考資料:
相關檔案來自英國國家檔案館 PREM19-1263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12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goo.gl/ErBuK3 (暫只供參加香港前途研究計劃朋友借閱)

《遠東經濟評論》,Jardine's Bermudan Rug,https://goo.gl/rCwQ8a

怡和1983年及1984報告書 https://goo.gl/VVYtcc

長江和記實業2015年年報 https://goo.gl/PJypbJ

長江和記實業2016年年報 https://goo.gl/TWA3PF

顧汝德:《官商同謀:香港公義私利的矛盾》(香港:天窗出版社有限公司,2015年)

韋安仕著、霍達文譯:〈 金權經濟〉,收於《香港新貴現形記》(台灣:時報文化,2000年)

馮邦彥:《香港英資財團》(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6年)

 

注一:怡和得罪中共後,1995年曾在香港總商會發表演說向中共致歉。後來經過戴卓爾夫人前外交政策顧問Charles Powell的努力,1997年朱鎔基接見怡和高層。近年怡和已大舉北上。

參考資料:
相關檔案來自英國國家檔案館 PREM19-1263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12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goo.gl/ErBuK3 (暫只供參加香港前途研究計劃朋友借閱)

《遠東經濟評論》,Jardine's Bermudan Rug,https://goo.gl/rCwQ8a

怡和1983年及1984報告書 https://goo.gl/VVYtcc

長江和記實業2015年年報 https://goo.gl/PJypbJ

長江和記實業2016年年報 https://goo.gl/TWA3PF

顧汝德:《官商同謀:香港公義私利的矛盾》(香港:天窗出版社有限公司,2015年)

韋安仕著、霍達文譯:〈 金權經濟〉,收於《香港新貴現形記》(台灣:時報文化,2000年)

馮邦彥:《香港英資財團》(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6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