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昨日的驕奢躁進確實汗顏」 游蕙禎:痛省昨日之非,以不同角色拾道而行

2017/8/27 — 11:13

2017年8月25日,梁頌恆、游蕙禎於終審法院外。

2017年8月25日,梁頌恆、游蕙禎於終審法院外。

因宣誓事件獨發人大釋法、被香港法院撤銷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青年新政游蕙禎,昨晚在FB專頁發表題為《陳情表》的文章,全文如下:

前後思忖良久,方能下筆。

許多的感謝和抱歉,非能以一字一句、一篇短文足道之。選舉前的意見、選舉期給予幫助、耗盡精神時間趕出來的文宣、通郵、無數日夜的街站、選舉後的建議、共同商討區務方針、辦公室的日常運作,還有許多未能盡錄的事情,太多人曾予我的援助,無不感銘於心。

直至政府入稟、被裁定失去資格,一切倏然而止。

我的議助們,在極匆忙的情況下收拾辦公室用品,撤離1003,對他們而言無疑是屈辱,予我,是萬分愧疚,不止令他們無法於議員辦公室中一展所長,更是未盡全力保護他們。投票予我的人,失去在議會的發言權,單就這一點,我難辭其疚。之前的選舉需集眾人之志方有好成果,然敗退可在一夕一念之間。

除了道謝或致歉,十個月來面對如斯巨大的變故,我很想用文字紀錄。紀錄自己往日的問題,作為往後的參考。心態決定一切。假若不檢視過去自身的窘態,只會淪於「贏-》輸-》迷失-》不知所為何事」的循環。回首昨日的驕奢躁進,確實汗顏,但這是自己種下的因,結的果要由自己品嚐。

以往的順遂,會令自己遭打擊後迷失了方向,憂慮自身可否再言復起,非懼再次於官司敗北,而是懼怕了人們如何看待自己。然一日不作行動,人們便會一直以既定形象視之。相比經歷過無數風雨的前輩,我的一厥不振稚嫩得可笑。換一個角度思考,這也是因為我無形中已被議席牽著鼻子走,覺得自己除了繼續爭回議席,已無事可做,無用武之地,實際上是可恥地推卸責任。一個由二萬多名選民推舉的代議人物,豈會因為失去議席而無可用之處?

最使我汗顏的,是自己竟然也墮進傳統議員「以議席為先」的思維。

以往之過永不可彌補。之後所作的動作,也無助修正當時的失誤。惟尚有太多的事情和工作需要實踐,早早擬定時間表和項目,逐項推進,是我本應實行卻一再拖延的事,如今也無拖延之理。目標貌似不可行,是因為方向不清;如今迷霧漸清,繼續前行,才是必要之義。政策議題的研究、討論,以至論述,以往或許馬虎,今日不敢輕忽處之,因為這就是方向之指標。

如今貌似失去了一切,但回想兩年前的自己,何嘗不是孑然一身?雖有理念,然而若這理念要有寸進,我必然要痛省昨日之非,再以不同的角色和崗位拾道而行。

路從不易走,也很遙遠,但願往後我們的堅持,會成為互相鼓動的力量。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