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昨日 ● 六月四日

2017/6/5 — 15:53

2017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2017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看見港大公布最新六四民調,看見中大學生會說悼念已走到盡頭,看見其他連提起六四都反對的意見。

八九年我得六歲,什麼都不記得,開始認識六四是從成年買了一隻六四VCD,第一次看還沒有什麼感覺,只覺得那個手拿膠袋對著坦克的人很有型。

再大些時看視頻,Google六四背景,相關人仕資料與訪問,開始知道什麼是六四。

廣告

我從來不去集會,對,從來。

因為我不需要特定一天去記得六四,我只是盡我能力去明白六四。

廣告

六四學生當時也不是為別人紀念才絕食,才選擇送死的。

他們應該只是單純的想中國變得更好,變得對人民更好。

他們應該只是單純想喚醒當時的中國人,國家做錯,大錯特錯。

他們當時所想應該和雨傘時的人相似的:

明知是一場必輸的仗,卻不能不打。

但我絕對不會攻擊去集會的人。

因為我們理應是有共同目標的人。

每個人都有自已的選擇,有人選擇用集會表達,有人選擇忘記,有人選擇妥協,有人選擇不選擇。

前提是沒有一個方法是錯的,除了你反對別人的選擇。

前提是要憑自己的良心去做選擇。

我說的是反對別人悼念或反對別人不悼念都是錯的。

但是雙方都必需做足功課知道什麼是六四,不要只是一句「鄰國的事關我什麼事」就去否定,真的去了解你批評的事情。

中大學生會表明不悼念,那怎麼樣?我一樣看見黑布飄揚在中大。

你說集會沒有實質作用,「悼念活動只是『舊調重彈』,並無實際意義。」

不會吧,令更多人首先認識六四,對政治關心,有基本是非概念,這沒有用嗎?

其他人不知道,至少當時我會提供我能力範圍許可的那些物資給雨傘者,有一部份都是因為六四所教給我的東西。

我一直堅信的公民抗命都是從六四開始的。

你可以每年去紀念一個虛構的聖誕老人(很少人提起穌哥的),和女友朋友去食餐好,不停同人講「Merry Christmas」。

但是為什麼真實發生過,有血有肉的事情就連看也不想看一眼?還要大力攻擊別人紀念它?

如果什麼都不做,就慢慢連想起六四那個手持膠袋站在坦克前的那個男人都覺得白費心機,你想嗎?

你或許覺得無所謂,但那一代明白六四意義,經歷過六四的人,是不會忘記的。

 

 

發表意見